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Goldfish(2)

    *心理年龄只有十五六的龙太子信x二十五岁正常人云。

    *每晚十点左右更新,不更请假。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烂作一篇,随便看看。


    这其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作为东海的太子,等待着韩信的一直都是锦衣玉食,从来都不是龙王的拳头。而他这次显然是犯了大事,龙王的拳头直接张开了,化为利爪勾住他的领子,当着虾兵蟹将的面把他提出了龙宫。

    对于这个判决结果,韩信是不满意的。他被东皇太一拎着,四肢悬空无处借力,只能拼命扭动表达自己的不满。他大叫道:“我为你说话,你为什么要惩罚我?”

    东皇太一于百忙中抽出时间回答他:“因为你幼稚。”

    “我哪里幼稚了!我还不是为了你?那老混蛋拐着弯的骂你,我要让他好看!”

    东皇太一懒得再跟他说话,直接一巴掌拍在屁股上。这个巴掌效果显著,韩信立刻就不说话了,他心里像装了一座火焰山,正在孜孜不倦地往外喷着火焰。他愤恨地想:为什么我们要忍耐?就为了那几笔交易,还有那几处产业,你堂堂东海龙王就要被人指着鼻子骂?你难道就能咽得下这口气?

    接着他又反思自己:那么骂老混蛋到底对不对?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要不干脆去炸了他们的粮仓?

    龙太子还在为了他爹琢磨杀人放火的事情,龙王却已经一甩手把他丢出了东海。韩信被他老爹惯用的黑布隆冬的球裹着,只在球合上前的最后一瞬间看了眼龙王的脸。东皇太一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活像他扔的不是自己的亲儿子。时间太短,韩信什么都还没看清,就被球裹着一路冲出海面。

    韩信落到凡间是在一个晚上。球把他吐在了不大的小城里,他挂在树上,趁人不注意才爬了下来。头顶的天空依稀还能看到两颗星星,来自不同光源的各色光线交织成网。韩信茫然地站在路边,看着他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东皇太一事情做的绝,不但封死了韩信回东海的所有道路,而且连个手下都不派给他。身无分文的韩信在这块地上转了两天也饿了两天,他想吃饭,却放不下脸面和乞丐并肩。拖着饥肠辘辘的躯体,揣着熊熊燃烧的恨意,韩信阴差阳错地遇到了赵云,然后又稀里糊涂地跟他去吃饭。

    至此,龙太子终于吃到了他在人间的第一顿饱饭。

    筷子僵在空中,赵云的眼睛僵在韩信的脸上。小少年风卷残云般地撕咬着碗里的馄饨,活像饿死鬼投胎。赵云心里又奇怪又恻然,他问道:“你多长时间没吃饭了?”

    韩信正在专心致志地对付着香菇猪肉馅儿的馄饨,可怜的馄饨被他撕咬得皮肉分离。韩信想了想,含糊不清地说:“两天。”

    ……那确实该是这个反应。赵云心有戚戚焉。他其实不饿,全是为了给韩信台阶下才提出去吃夜宵,没想到真就拯救了一个饥饿的人。碗里的馄饨没下去几个,赵云有意把自己这碗让给韩信,但毕竟已经是他碰过了的。赵云问:“要不要再来一碗?”

    韩信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向口腹之欲投降,点了点头。

    赵云就又去给韩信点了一碗。韩信念及下碗还要再等一段时间,进食的速度慢了下来。赵云出来的时候给了韩信从老板娘那里要来的皮套,韩信低头看了眼自己,头发上确实已经沾了些汤汤水水。他想拒绝赵云,但转念一想,他模仿的对象现在还在龙宫里逍遥快活。于是他从赵云手中接过皮套,恨恨地把头发在头顶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

    韩信的头发又长又厚,糊在脖子上,早就热的出汗了。扎头发的时候后颈暴露在空气里,冻得韩信一激灵,赵云看见了,赶紧抽了张纸巾过去帮他擦干。

    龙太子没有虾兵蟹将跟着,倒是在凡间撞上了好心人。韩信使劲地往外抽着头发,瞥了眼赵云藏蓝色的衬衫,嘴唇动了动,一句“谢谢”到底也没说出口。

    老板娘把馄饨端上桌的时候正好手机响了,铃声居然还是《Goldfish》。赵云心里哭笑不得,脸上也没绷住,老板娘眼尖瞧见了,打趣道:“怎么了小赵,对我们离哥有什么意见啊?”

    “没有没有。”对于一个能拉着你唱十个小时摇滚的人,哪敢有什么意见。

    韩信拿勺子搅着馄饨汤,在腾腾的白气后面对赵云进行暗中观察,随口问道:“那是什么歌?”

    “《Goldfish》。”老板娘用她不太标准的发音回答道。

    “什么?”

    “就是金鱼。”赵云解释道。

    老板娘有点惊讶:“哪里来的孩子,英语都听不懂吗?”

    “金鱼?”韩信把老板娘当成空气。他重复了一遍,皱起眉,嫌弃地摇摇头,“不行。”

    “这你就不懂了吧,金鱼多可爱啊。”老板娘像是被拨开了体内的什么开关,口若悬河地说起来,“这是我们离哥给他朋友写的生日歌,听说他年年都写,就是有些没发表。唉,像我们离哥这样重情重义的好男人,我都忍不住想嫁给他了!”

    已是半老徐娘的老板娘单手捧脸,对着馄饨汤顾影自怜,剩下两个人面面相觑。韩信又皱了皱眉,低声问:“离哥是谁?”

    他本来是自言自语,没想到老板娘眼睛尖耳朵也尖,几乎就要在寂静的夜里大呼小叫:“你连高渐离都不知道?天哪,你是哪来的外星人?”

    韩信刚把一只大馄饨整个儿塞进嘴里,这一声吓得他差点没噎死。赵云完美地在韩信说不出话的这个时间切入:“他平时不太关注这些的。”然后他又堵住了老板娘将要滔滔不绝安利的嘴:“下次我带你听几首他的歌。”

    老板娘这才满意地进屋了。韩信的眉头还紧紧拧着,他回头看了看屋里,把碗推到赵云那边,然后站起来在赵云旁边坐下。他小声地问:“你也认识那个高什么离吗?”

    赵云点点头:“他是我高中同学。”

    韩信“哦”了一声,心里面因为孤陋寡闻而产生的不适淡了一点。他想起了什么,挑了挑眉毛:“这歌不会是写给你的吧?”

    他本来是随口问问,没想到赵云回答:“是啊。”

    韩信有点吓到:“今天是你生日?!”

    赵云摇摇头:“过了四五天了。”

    “这样啊。”韩信扒拉扒拉碗里的馄饨,指了指屋里,“那个女人给你庆祝了吗?”

    “没有。”

    “为什么?你们不是朋友吗?”

    赵云笑了笑:“只是认识而已,而且她不知道这首歌是写给我的。”

    韩信懒得想这其中复杂的关系。他又问:“你们人类是怎么过生日的?”

    东海虽辽阔,却不冷清。东海有自己的节日,每逢佳节都要好好庆祝一番。而地位仅次于各大节日的,就是龙王和太子的生日。重视生日是东海的传统,每到龙王和太子的生辰,龙宫里必定张灯结彩,普通百姓之间也是喜气洋洋。只不过今年有点不太一样,生日还没到,韩信就被东皇太一扔出海了。

    赵云想了想,说:“一般是吃生日蛋糕,然后和家人或者朋友聚聚什么的。”

    “那你吃了吗?聚了吗?”

    赵云笑了:“没吃,也没聚。”

    “为什么?”韩信奇怪地问。

    “因为我要上班啊。”赵云说,“而且我孤家寡人一个,父母朋友都不在这个城市,自己给自己过生日,说实在的也没什么意思。”

    在东海,无论是虾兵蟹将还是普通老百姓,在自己生日那天都是有假期的,连东皇太一都可以一天不理朝政。韩信大大地摇头:“做人真难。”

    “是挺难的,不过没有办法。”赵云看韩信碗里的馄饨又是一个不剩,心想这下可算吃饱了吧。他问韩信,“吃饱了吗?”

    “饱了。”韩信现在很满足,他想打个饱嗝,但他马上想到东皇太一的教导,于是忍住了。

    “那回家吧。”赵云把自己面前的碗向前一推,还剩一半的馄饨在碗里晃了晃。他站起来,看了眼韩信,然后带头向来时的路走去。

    韩信一路都跟在赵云后面,边走边记道。进楼以后韩信抢在赵云前面上楼,赵云看了眼少年略显单薄的背影,没说话。楼不高,八楼就是顶层了,对于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来说还远远算不上征途。韩信先一步跨到门前,突然张开双臂拦住了赵云。

    赵云预感到是什么事了。他站在台阶上,视线跟韩信平齐,问道:“怎么了?”

    “我那会儿说要给你看证据,你没忘吧。”

    “没有呀。”

    韩信歪头想了想,问:“要不你还是先睡觉吧?”

    “为什么?”

    “我怕你看了以后睡不着。”韩信诚恳地说。

    赵云“扑哧”一声笑了。他两步上了楼,摸出钥匙开门。韩信不得不仰着头看赵云,他想这个人怎么总是笑,偏偏笑起来还很好看。

    门开以后赵云没有第一时间拔出钥匙,他回头看着韩信,挑了挑眉毛:“我向你保证,要是我被你吓得失眠了,我负全责。”

    他说完话就拉开门走了进去,韩信跟着进屋,反手把门带上。声控灯的光被隔绝在外面,韩信站在原地,“嘁”了一声,以此掩饰自己在黑暗中越发剧烈的心跳。

    赵云按亮玄关的灯,脱了鞋走进屋里。他还没把手机钱包放在桌上,灯又灭了。赵云顿了顿,转回玄关的位置:“韩……”

    一声清啸把他的疑问堵了回去。赵云堪堪把身子转过来,就被一股大力击飞了。后背狠狠地撞在墙上,赵云本能地闭上眼睛,再睁眼的时候,他对上了一双血红色的瞳仁。

    整个身体都被不知道是什么的物体压在墙上动弹不得,赵云试着挣了挣,没有任何效果。他垂下眼帘,想躲开那双还在黑暗中发着幽光的血色眼眸,但身体马上被重重地压了一下。赵云闷哼一声,只好再次投进那片血红里。

    那两团幽暗的红光离他忽远忽近,突然向右下方移动过去。赵云屏住呼吸,但很快他就忍不住大口喘气,有什么略显粗糙的东西从他颈侧缓缓擦过,引起一阵阵酥麻。

    两个血池回到原位,紧接着,一股热气喷在赵云脸上。赵云猛地闭上眼睛,狠狠地抖了一下。

    身体上的禁锢突然消失,赵云两腿发软,第一时间扶住墙才没让自己狼狈地坐在地上。“啪”的一声,屋里的灯亮了,赵云举起右手挡在眼前,好半天才放下。

    韩信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上面顶着满头白毛和一对犄角,下面一条龙尾“啪嗒啪嗒”地拍着地板,中间还有双臂抱在胸前。韩信冲赵云抬了抬眼皮:“这证据怎么样?”

    赵云盯着甩来甩去的龙尾看了一会儿,苦笑着说:“够了。”

    满头白毛的韩信点了点头,煞有介事地说:“正常人看见龙都得吓得屁滚尿流,你的反应还算可以,有胆量。”他顿了顿,又说,“除了心跳快了点。”

    赵云一口气没上来,咳了好几下。他哭笑不得,伸手去揉刚才被撞痛的后背。“你的真身还给别人见过?”

    “没有,你是第一个。怎么样,惊不惊喜?”

    “谈不上惊喜,意外倒是真的。”赵云实话实说。他上下打量着韩信,突然说:“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这个样子……特别像蛇?”

    “啊?我这是……”韩信愣了一下,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换成一声冷哼。他抬手摸了摸头上的角,角退了回去,又摸了摸龙尾,尾巴变成了腿。他往旁边挪了挪,大喇喇地拍了拍沙发:“过来坐。”

    赵云一脸认真地问:“你们龙吃不吃人啊?”

    “啊?”韩信又愣了一下,“我没试过,但是你我肯定是不吃的。”

    “那就行。”赵云三两步跨到沙发前面,在韩信身边坐了下来。

    TBC

评论(8)
热度(124)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