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滚滚红尘(十八)

      有一大坨————私货

      快期末了!事也多!估计要变成周更选手了!(本来就是)

  次日一早,赵云悠悠转醒,扭头一瞧,却见身边的位置上空空如也。但韩信的刀盾又分明正立在墙角,可知他是不会去别处了。赵云便也不急,又静静躺了一会儿,而后起身更衣。叠得整齐的外袍压在床边,他给抖开来披在身上。这袍子是平素看惯了的,但此时不经意间一瞧,却叫他心里一动,犯起愁来。

  只见这袍上所绣,又是青竹又是飞羽的,凡是个稍有阅历的江湖人都瞧得出这是长歌的服饰。至于韩信的一身黑衣,虽然稍显普...

【信云】滚滚红尘(十七)

  韩信又在赵云房里坐了一会儿,听得有人敲门,过去开了门,见是手捧菜盘的店小二。原是这小二来给韩信送饭,进了房间后却发现空无一人,料想是在另一位公子的房中,过来一看,可不正是?韩信点头称谢,侧身将小二让进屋里,小二将饭菜在桌上一一摆好,说句“慢用”后就退了出去。

  其时赵云正在更衣,只往门口瞥了眼就不再理睬,待到小二上完菜,他刚把满头乌发拢在手中。韩信瞧在眼里,心道赵云果真是名门正派的弟子,连束发都束得一丝不苟,想是平日端方守礼惯了,出门在外也不敢忘了师长教诲。再看自己,一头长发只草草扎了,要不是顾虑着还有那许多旁人在,只怕衣裳也早穿得乱糟,随时可以投身丐帮。

  韩信坐回桌边,低头看...

【信云】滚滚红尘(十六)

      奇迹信云环游大唐

  两人商量对策之际,棕马已又行出些路程,只是它并未发力奔跑,是以仍是在树林中。赵云看了眼一旁的大树,道:“那我这便去了。”

  他刚想提气跃起,被韩信一把拉住。赵云回头问道:“怎么了?”

  韩信道:“不急,走完这一程再说,你也好省些力气。”

  赵云觉得有理,于是仍坐在马背上,与韩信二人同骑。韩信拍了下马背,棕马即知晓主人心意,加快了步子。两人一时都没再说话,四下里只余马蹄踏在地上的“哒哒”声。韩信手握缰绳,赵云坐在他身前,便是被他圈进怀里了。这姿势固然亲密,但此时两人所思只是尽快离开长歌门,便也...

【信云】滚滚红尘(十五)

      【顶楼广告】Goldfish的二刷不出意外的话还剩两本,有意者不要错失良机噢!详情看置顶!!!

  赵云沿来路疾奔回去,等跑到那片熟悉的小树林时才收住,蹑手蹑脚地走到树木合抱中的空地上。凤青绫的屋子没什么异样,房门严丝合缝地闭着,他自己的房门却大敞着,那是因着他月下追韩信的缘故。赵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闪身钻进屋中,伸手去关房门,心里祈祷着别发出什么声响。

  然这木门实在不争,赵云慢慢地推门,待要关上之时,这门突然大作一声“吱呀”,把赵云吓得动也不敢动。正是夜深人静,此吱呀无异于天降响雷,只怕凤青绫在她的屋子里都可听得清清楚楚...

剑三记事2

前情提要:霞宝——帮主,军爷——帮主男人,法王——师父父,黄鸡——帮主男人的徒弟,琴弟——我

45.如今两月过去,我已与帮内众人(四人)混得比熟透的瓜还要熟,每日在群里嘻嘻哈哈。这两月也发生不少乐事,记不清楚具体的时间辽,以下记叙不分先后。

46.多日之后我才知道,当年(时)我刚刚毕业就被拉去红本,红的那个荻花宫圣殿,那一次,三开马具。

47.多日的多日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已经拿我三开马具的传奇事迹在外吹嘘甚久。我问他们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军爷思索片刻,道:“可以吹到你a游。”

48.我:“你们拿我在外面吹,我自个儿都不知道,我要收费!!!!”

49.我确是极红的,不仅有三开马具,还有...

【信云】滚滚红尘(十四)

      本章琼瑶,红色预警

  韩信呆了一呆,看着从天而降的赵云,心头好似被一束光击中。其时虽然夜色深重,却还有月光照耀,视物尚且无碍,但在韩信眼中,却是什么也瞧不见。不仅如此,他的双耳也霎时失灵,什么也听不得了。朗月清风,树影虫鸣,一时全都化作灰尘消失无踪,韩信眼中所见唯余赵云,耳中所听也仅剩衣袂纷飞带起的细微的风声。天地好像在一刹那间缩小,之中只余赵云一人,又好似赵云就是天地。韩信眼看着赵云将要落在他身后,情不自禁伸手去扶,只欲快些触到那雪白的衣袖,将他的红尘一醉揽入怀中。

  但还未等他扶到赵云,胯下马儿就嘶叫起来,原是赵云砸得...

【信云】滚滚红尘(十三)

      卡文卡得我都懵了,最后出来这么个大型ooc言情剧拍摄现场,我没脸见人辽

  韩信轻手轻脚地从赵云房里出来,拉了拉肩上的行李,径往屋旁的树林中走去。其时月上中天,地上直如铺满霜雪,进到树林中后,因着有树叶遮挡,月光被切割得零零碎碎,映在地上也别是一番美景。

  韩信踩着这样的月色走在树林中,却并没什么欣赏的心情,行不多时,只见一匹棕色大马拴在一棵大树上。树下放着块布,布上摊了不少草料,那马正低头嚼草,抬眼看见韩信,兀自气定神闲地将口中的草嚼完,而后打了个低沉的响鼻。

  这棕马便是韩信的坐骑了,他来长歌数日,此马一直寄养在御...

【信云】滚滚红尘(十二)

      我问一下吼!!这篇写完以后要是出本的话有没有人要呀!!(…………)

       这位步履匆匆自漱心堂而出的人正是韩信,但见他神色凝重,面上隐有悔意,似是在思索着什么事,竟连迎面而来的赵云都并未看见。他甫一被人拉住,只淡淡扫过一眼,见是赵云,面上的寒霜才化了些许,眼里透出些真挚的暖意来。

      赵云见韩信眉宇间隐有忧色,心中一惊,忙问道:“韩兄为何愁眉不展?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

【信云】滚滚红尘(十一)

      却说赵云这边马不停蹄地跑上跑下,总算是把凤青绫罚他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这半天他几乎把整个长歌门都跑了个遍,路上有人想同他打招呼,话还未出口他人影已不见了。最后他在怀仁斋帮着打了几桶水,从怀里摸出纸条来,看到上面所写的事情都已做完了,才算是松了口气。

      时间尚还算早,赵云思忖着下面该干些什么事。这便打道回府吧,又怕娘亲还是冷着脸不理他,韩兄也必不能一直待在家里。他脑中忽地灵光一现,拔腿要往镇上走去,走了没几步,又折返回来,想道:“没有韩兄在身边,我一个人逛又有什么趣味?”便不...

【信云】滚滚红尘(十)

      凤青绫年少时同其他的弟子一样,平日里在长歌门求学,定期回家同亲人团聚。后来亲人们或故去或搬迁,她便直接定居在长歌门中,待收养了赵云后,她在翠湄居觅了间屋子供二人居住,逐渐变得煮饭洗衣样样精通。待赵云再长大些,她便送他去读书学琴,母子二人就这样相依为命了二十年。

      赵云打从记事起就知道娘亲并不是真的娘亲,可他乖巧懂事,对凤青绫极是爱重,打心底地把凤青绫当作他的亲生母亲。凤青绫平日里鲜少发脾气,只在当赵云真有不对时才会训他几句,更多的是苦口婆心的教诲。可这次凤青绫不但一言不发...

1/17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