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一支舞

朔间零跟莲巳敬人搭戏,他演公主,莲巳敬人演将军,他们演了一出求不得爱别离的大戏。

日日树涉到酒吧里喝酒,不小心喝多了,天祥院英智去扶他。

日日树涉啪地把酒杯往桌上一放,喊道,我要跟敬人搭戏!

天祥院英智苦笑,说我也想跟零拍戏。

日日树涉又说,明明一直演公主的是我,为什么不找我演?我很委屈!

天祥院英智说,因为你不古典!

日日树涉笑了,他喝得晕晕乎乎的,脸上泛着异样的红。他问天祥院英智,零很古典吗?

天祥院英智说当然啊,他古典,全学院就他最古典,欧古日古都是他。他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人,跟现代社会格格不入,懵懵然往那一站,时间扫过他都要放慢速度。天祥院英智又说,看他一眼我就觉得特别安心。

日日树涉抱着酒瓶笑,扯着自己的长发,举到天祥院英智眼前晃悠。你看看我的头发。日日树涉说。我留了这么久的头发,你却说我不古典!

你当然不古典!天祥院英智又一次说。他从日日树涉手里抢过酒瓶喝了一大口,呼哧呼哧地喘气,觉得很热,好像自己也醉了。他接着说,你是现代的,但是最现代的是我。

我唱现代风的歌,穿现代流行的衣服,住着现代式的房子,遵循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我生长在现代的大家族里,服务于现代的演艺界。

他歪着头,觉得自己少说了什么,服务员送来新的酒的时候他一拍桌子,叫了起来。我还靠现代医疗活着!

他嘿嘿笑起来,把自己常吃的药挨个说给日日树涉听,日日树涉嫌长,摆摆手说你别说了我不爱听。

天祥院英智越来越觉得自己有理,他生于现代,长于现代,靠现代活着,为现代而活,他是不折不扣的现代人。

所以。他把手指放在日日树涉眼前晃了晃。我们俩都没法和他俩拍电影。

但是!他又说。我想和零拍电影!他好看!

日日树涉哈哈哈哈哈哈地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天祥院英智摇摇头,说我开玩笑的,当然不是真的。

他掰掰手指头。一二三四五,我和零一起拍过五部电影。如果每一部都是经典的话,每一部都能流行二十年,这样加起来就有一百年了!你看,我和零又在一起过了一辈子。

日日树涉无情地提醒他加错了,五部是同一时期拍的,加一起也只能流行二十年。

天祥院英智不高兴了,他撅嘴,说二十年就二十年。

昏黄的灯光照在日日树涉的银发上模糊了颜色,日日树涉趴在自己的臂弯里,看着咕咚咕咚喝酒的天祥院英智说,英智,其实我羡慕你们所有人。

你应该光荣地死去!像一个英雄那样。英雄大气地登场,又潇洒地谢幕,像一阵卷着花瓣的风,转瞬即逝,但看过它的人都会永远把它记在心里。而零,他应该永远地活着,像一棵沉默的树,把力量都蕴在体内。就算他死了,他的尸体也应该放在水晶棺里,永恒的存在。

而我!我是一个小丑,世人只看到我在欢笑的皮,却看不到我哭泣的心。我在人群中间表演,他们说,好棒啊!好棒啊!看完之后,他们就走了。他们第一眼,看到的是我的表演,第二眼,说不定会注意到我的皮囊。可是却没有第三眼了!他们看不到我的心,不懂我!我站在表演结束后的狼藉上,却像是被抛弃在孤岛!只有你们!我的朋友们!你们愿意理我这个糟糕的人,向我伸出温暖的手,我爱你们,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活着还是死了,我都爱你们!

天祥院英智笑了笑,他照旧相信日日树涉所有的话,又全都不信。

等日日树涉平静下来,天祥院英智缓缓地说,我不想成为英雄,我想当个普通人。

日日树涉又摇头,他说你不是普通人,你是变成了普通人的英雄。

天祥院英智笑了笑,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闪动的画面,朔间零跑到河边,看着平静的河水。公主不想和亲,将军又不来救她,她只好投河,像一个公主那样,庄重又美丽地死去。

手机里扑通一声,天祥院英智凑到日日树涉耳边,轻声对他说,命运造势,让我成为英雄,可我要反抗命运,我要当普通人。我要当普通人!我要活很久,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活着!!

他一把扯住日日树涉的头发,吼道,你明不明白!!

日日树涉又哈哈哈地笑起来。他站起来,猛地把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扫下去,酒瓶酒杯哗啦啦全掉在地上,碎片像一只只眼睛。日日树涉一脚踩住这些碎片,在上面旋转,在上面跳舞。

让我为你。他指指天祥院英智。为他们。指指还在放电影的手机屏幕。为我。最后指指自己。献上一支舞!

日日树涉疯狂地跳起来。天祥院英智握住手机,在一片脆响中睡了过去。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爽(。)

评论(13)
热度(120)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