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英零】光荣与梦想(中)


    04.

    在漫长的骚扰撩拨之后天祥院英智终于火力全开,好像之前种种就是为了让朔间零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免得来个措手不及。朔间零也接受了自己从一个普通过活的高中生变成被人追求的香饽饽的事实,只是没有半点感动的心情。他变本加厉地躲起了天祥院英智,基本上一整天都窝在棺材里睡觉,只有晚上才出来活动一会儿,就算是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敲棺材盖,他也全当没听见。

    然而魔高一丈,更大的魔高三丈,天祥院英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说服了轻音部其他人和莲巳敬人,把文件拿了过来,直接在轻音部里办公,还拿朔间零的...

【英零】光荣与梦想(上)

    *本子完售啦,把文放出来混个更(。)看过的也请不要吝啬小红心小蓝手啦。

 

   00.

    “我也有一个梦想。”

    十八岁的天祥院英智站在舞台上,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台下,缓慢而平静地说道。

    “我想当一名偶像。”

    没有人回复他。天祥院英智笑了笑,将一缕被风吹到额前的发丝拨开。他接着说:“我知道在这个国家里拥有和我一样的梦想的还有很多人,为了让他们实现梦想,也为了让喜爱偶像的...

【英零】两个脆皮的爱情

    王者荣耀paro,伪白鹊,伪鱼药,ooc。
    哈哈哈哈哈哈哈敏感词居然是……

    1.

    “新赛季怎么来的这么快。”天祥院英智叼着雪糕,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朔间零正拨弄着他心爱的吸血鬼伯爵刘邦,端着杯红酒的白发伯爵被他拨得三百六十度转了好几个圈。朔间零头也不抬地问:“怎么了?”

    “我还沉浸在最后一天连着八次碎同一颗星之中呢。”

    “...

【英零】假如朔间零变小了

    很不及时的六一贺!假如第三部曲!嘿嘿这个系列到这就完结啦,回头在三篇的开头都放上其他两个的超链接。

    三十四岁的天祥院英智在轻柔的音乐中睁开了眼睛,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面对着窗外的街道。天祥院英智看着自己在窗户上的倒影,迷茫了一会儿才撑起身子坐了起来,他低头看向面前的桌子,发现并不是自己熟悉的纹理。

    天祥院英智带着点疑惑环视了一下他所在的这个地方,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家咖啡馆中,旁边还有两三个客人,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安静地做着事情。

    做梦了?天...

【敬&零】假如朔间零饰演安倍晴明(下)

    敬+零友情向,有英零无脑撒糖,捏造瞎编有,注意。
    这个有病的文终于写完啦(^Д^)

    13.

    天祥院英智说:“呵呵,能看到零和敬人和谐相处我很欣慰呢。我们三个天天都泡在一起,他们两个的事情我最清楚了,没关系,不介意,不care。”

    天天泡在一起的三个人中两个人手拉手跑回家去了,留另一个苦逼地在学生会挑灯夜战。

    窗户被推开了一条缝,涌入的不仅有凉爽的夜风,还有食物的香...

【敬&零】假如朔间零饰演安倍晴明(中)

    敬+零友情向,有英零无脑撒糖。
    下一更大概是下周末w 

    06.

    第二天一下课,朔间零就跟着鬼龙红郎去红月训练了。

    一个欧式现代扎进日式古典堆里还是很刺激的,朔间零在路上就已经跃跃欲试了,只可惜到了之后他才知道只有他一个人是日式古典。

    “莲巳君,现在又不是什么正式演出,没有必要穿组合服装吧?”   

  ...

【敬&零】假如朔间零饰演安倍晴明(上)

    “这戏没法演。”莲巳敬人说。

    敬+零友情向,有英零无耻撒糖,捏造有,瞎写有,ooc,注意注意。

    01.

    “怎么没法演了!”转校生急急忙忙地翻着剧本,“学长你再看看啊!有什么不足之处我可以改的!”

    莲巳敬人捏着手里的剧本,眉头拧成了个“川”,他说:“你给我详细讲讲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要举办一个主题为阴阳师的演出,会有剧情,但更多的还是唱歌跳舞之类的表演。因为...

【英零】光荣与梦想(部分试阅)(附印调)

    光荣与梦想(三)

    (2)

    回顾过往与朔间零交恶的岁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直至今日也十分冷淡,打照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提单独相处。所以天祥院英智把自己此时的心跳加速归咎于对陌生情况的不熟悉,但他很快发现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原因。

    比起对陌生事件的吃力掌控,更令他不安的还是坐在那里的那个人。

    朔间零坐在离他颇近的地方背对着他,面前摊开的东西看上去像是相...

【零中心】一家之主

    现代架空,无cp,勉强算是朔间零中心,出场人物是零凛泉。

    朔间零十四岁的时候,家里只剩下他和朔间凛月两个人。

    他们家是由两个高中教师组成的家庭,算是中产阶级,虽然不算很有钱,但也不至于想要点什么都买不起,妈妈虽然性格暴躁,但爸爸脾气好,日子过得也算和和美美。

    可惜朔间零十三岁那年爸爸查出了绝症,治了一年多,家里什么钱都搭进去了,还管亲戚朋友借了不少,最后还是没治好,就这么去了。

    家里的顶梁柱被抽走了...

1/3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