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极东无差】一次在烧烤店里的会晤

    我写过的极东,名字都很精神病……
    极东无差,ooc,慎。

    01.

    本田菊从学校出来以后钻进旁边商场逛了两个点,没买新衣服倒是买了一堆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出来以后发现外面还和进去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天黑的透透的了。本田菊一看表,十点多了,他犹豫着是回家还是顺道去美食街吃点东西,这时候他的肚子很贴心地“咕”了一声,于是他放弃回家这个选项,掉头去商场附近的美食街。

    本田菊是日本来的交换生,正在念大三,这年头交换生什么的实在是满地跑,本田菊还是个和大家长得差不多的霓虹人,更加不稀奇,所以也就刚到学校的时候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现在都各玩各的,这也给了他精钻学术的机会。

    今天正好是他在异国着陆满两个月。本田菊站在人流不减的大街上,抬头看了看头顶正播放着某著名快餐企业的广告的大屏幕,寻思着要不要庆祝一下,改善一下伙食。

    这么想着,本田菊一头扎进美食街里,左边看看这家店,右边看看那个摊,在满耳喧哗满鼻香气中眼花缭乱,仿佛穿越回了江户时代的艺妓街,踩着超级无敌恨天高,嘴角含笑挑拣着两旁的男人。

    呃,实际上他既没有恨天高,也不是在挑男人,而是在挑饭店。

    最后他选了一家不大也不小的烧烤店,原因是整条街就他家人最多,好像这一片的人都不睡觉专门来他家吃饭似的。本田菊比较了一下好吃和麻烦哪个更能打动他以后毅然走了过去,在最后一张空桌处坐了下来。

    好在虽然屋里屋外坐的全是人,但是大家基本上都是在拿着东西啃,老板也就能腾出手来招呼本田菊。本田菊在菜单上戳了戳,老板记在小本本上后就去准备了,本田菊微笑着说了句多谢。

    在等待的过程中本田菊随意打量了下周围,来这吃东西的不是中年大叔就是社会小青年,而且还都呼朋唤友,三五个人围着一张桌子边吃边侃,哈哈哈哈哈的大笑声在这块地上来回冲撞。本田菊倒也不觉得吵,只是越坐越觉得自己孤身一人在此实在是格格不入,真就有点寂寞。

    没等多久,老板就上菜了,菜摆到一半的时候本田菊听见身后有人喊:“老林!给我来盘羊肉串!”

    本田菊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笑意。

    他的狐朋狗友来了。

    02.

    “哟,王老师啊,今儿个怎么这么晚了还来吃饭啊?”老板给本田菊摆好菜,一抬头,乐了。

    “别提了,本来今天早早就下班回家了,正睡觉呢给饿醒了,就特别想吃你家羊肉串。”来人说,“还有没有位置?”

    “有。”本田菊倏地回头,不忘露出一个自认为知书达理的笑容。

    来人愣了愣,“本田……呃……葵?”

    本田菊脸上的笑意加深了:“那是家父。”

    03.

    本田菊以前因为家庭的原因看了不少天朝的偶像剧,因此在出国留学以前,他一直以为天朝是一个盛产帅哥的国度。

    可是他的同学们却打破他长久以来的认知,以别样的美深深震撼了外国友人,使得他经常在上课的时候陷入沉思。

    就在本田菊对各种邋遢埋汰审美负值都已经见怪不怪的时候,王耀出现了,以一人之力拯救了全体天朝男的形象。

    本田菊第一次看见王耀的时候,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风流倜傥惊为天人,只要是跟脸有关的他还认识的词语全都往上堆。

    他忍不住问旁边的同学:“他是谁啊?”

    “教我们历史的,姓王,叫王耀!”同学神秘兮兮地说,“摊上老王这种老师,你就偷着乐去吧!别的系的挤破了脑袋都进不来。”

    同学又说:“老王长得是帅,但可不是花瓶!讲课也可精彩了,好多小女生都崇拜他。他讲课不是那种风趣幽默的,是夹在正经和幽默中间的,克制的幽默!懂吧!”

    本田菊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认真听课了。长到变态的一堂课到了王耀这里短得就如白驹过隙,本田菊还沉浸在王老师精彩的讲授里不能自拔,抬头看见其他人已经往外走了,便也开始慢吞吞地收拾东西。

    王耀还站在那里跟每一个和他打招呼的学生说再见,看见本田菊,他也不能免俗的多问了几句,比如叫什么名字这类的。

    本田菊说:“在下本田菊。”

    “菊?”王耀挑了挑眉毛,“这名字取得好,像你。”

    本田菊猝不及防,差点羞了个大红脸。他垂下眼帘,说:“多谢老师夸奖。”

    “实话实说罢了。”王耀说,“以后你我就是师生了,请多指教,也祝在中国玩得愉快。”

    04.

    多俗套的初见啊,把本田菊性别换一下不又是一篇校园师生恋小说的开头,呃其实不换也行。

    本田菊嫌弃地皱了皱鼻子,说:“我怀疑你是假的王老师。”

    王耀此时正坐在另一把椅子上吃着本田菊点的菜,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我怎么就是假的了,我是画皮了还是夺舍了,不用想了我就是你人见人爱的校园小霸王王老师。”

    “还校园小霸王呢,呕,你能不能要点脸,你不是我认识的王耀。”

    “我不就是把你名字叫错了吗,这就翻脸不认人了?我告诉你我是故意的,你们一家三口我分得可清了,葵樱菊,你家不开植物园都可惜了。”王耀摇了摇头。

    “所以说你是假的老师,真的老师怎么会做出故意气学生这种吊儿郎当的事。”本田菊也摇头,突然声情并茂地喊了一声:“啊!在下认识的王老师,君子如玉,成熟优雅,怎么会变成今日这般模样呢!”

    “我还简约清纯呢!”*王耀脱口而出。

    “???什么?”本田菊大惊。

    “没什么没什么。”王耀说,“你别看我课堂嘛,那么多学生我也不能太不像话是不是,私底下这不是把你当老铁才露出真面目的嘛。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对,反正课堂上也是我,现在也是我,你意会意会。”

    “差距太大,在下实难承受。”本田菊冷漠。

    “那你就去吃屎吧。”王耀摇了摇头,摸了根羊肉串,“你瞅瞅你,现在物质这么丰富,正是吃好喝好修身养颜的时候,你怎么能还吃烧烤这种垃圾食品呢?怎么能进行历史的倒退呢?”

    “那请问您现在吃的是什么?”

    “那不一样!我都二十八了,老男人了,是时候发发福走中年大叔的路线了。你才二十一,还有做鲜肉的机会,不要放弃自己,加油。”

    本田菊微微一笑,抛出终极杀招:“中年大叔还有妻有子呢,老师你有吗?”

    王耀看了他一眼,恨恨地把多撒了一层辣椒的鸡块塞进本田菊嘴里。

    05.

    本田菊第一次听说王耀是东北人的时候在心里直点头,原来是高纬度居民,怪不得冰肌玉容。

    现在他只想大骂王耀是骗子。

    “老师。”本田菊绽放出一个带泪的笑,“你是冒充东北人的四川人吧。”

    “又不是只有四川人才能吃辣,我跟你讲就算是四川人来了也得被我这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折服的甘拜下风。”王耀说,“倒是你,口音听起来像南方人啊。”

    “老师耳力真好。”本田菊摸了摸鼻子,颇为遗憾地说,“我的中文老师是江西人……”*

    “你老师教的不错啊,你都能以假乱真了,要是不盯着你看估计发现不了你不是中国人。”

    “谢谢你啊老师。”本田菊笑呵呵的。

    王耀悚然一惊:“你干什么,辣傻了?”

    “没有啊,就是觉得既然我的中文水平都这么高了,那我再学一门别的方言应该也没问题吧。”

    “你不想着学别的语言,却想学别的方言?”王耀乐了,“你这人真有意思。”

    “我一直都很有意思。”本田菊微微一笑,“只不过大部分的人都没发现。”

    “那我这还是捡了块宝啊。”王耀也笑了,“来,让我给你擦擦灰,让你闪闪亮亮灿星芒。”

    06.

    “我跟你说,不要听网上那些争抢着学东北话的人的妖言惑众。东北有什么方言?连我这个东北人都记不住几句。”

    王耀举着根烤串,脑袋来回晃寻找最适合下嘴的地方,一边还不忘跟本田菊唠嗑。

    “你看大家平时网上聊天,哪个东北人敲出来的不是正儿八经的普通话?他们也想秀一下方言啊,像‘干哈’啊,‘啥’啊,‘寻思寻思’啊,这些玩意谁不会说。要想说点别的吧,小年轻还不会,你说可不可惜。你再看那些南方人,按他们的发音打字你都找不出来字,就只能拿拼音代替,更厉害的是拼音你都拼不出来,反正我是吓傻了。”

    本田菊默默地听着,心里想你们天朝人真厉害。

    “哎,你老师不是江西的么,你说两句江西话来听听呗。”

    本田菊一窒,有苦说不出。他拜师是学普通话的又不是学方言的,但又确实听老师打电话的时候说过两句,他又偏偏天资聪颖过人,于是他想了想,跟从自己的记忆说了两句,语调机械语音冰冷,念课文都比这有感情。

    王耀听着叽里咕噜的话从本田菊的嘴里冒出来,又看了看本田菊那宛如考试遇到不会的题的严肃认真中带着点执拗的表情,砸吧砸吧嘴,深深地感受到了南北差异。

    07.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东北话总是被拿去玩梗?”王耀严肃地问。

    本田菊也严肃起来,背挺直了:“不知道。”

    “你觉得江西话和东北话哪个更容易懂?”王耀继续严肃地问。

    “东北话。”本田菊不假思索地回答。

    “这就是了。”王耀又严肃地说,“因为容易学,好懂,还带着那么点搞笑的倾向,所以东北话成为了大家的宠儿。”

    “听着还挺可怜的。”本田菊若有所思。

    “那是你多愁善感。”王耀一挥手,“既然你想学方言,那我就教你东北话吧!”

    本田菊乐了:“历史老师教方言,传承传统文化,真敬业。”

    “那你还不感激涕零。”王耀入戏很快,这就全身心代入到方言老师的角色中了,“东北话最重要的是什么?口音!我问你,口音的精髓是什么?”

    “几个同乡凑在一起毫无顾忌地大侃特侃?”本田菊试探着问道。

    “这是其一!”王耀神秘兮兮地说,“还有其二!”

    “其二是什么?”

    “是没学过普通话硬要装普通话。”王耀悠悠地说。

    0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09.

    “你不是我认识的本田菊。”王耀冷笑,“我认识的本田菊从来不会这样猖狂地大笑,他是个安静的好boy,从来不逃课,不闹也不吵,是我的心尖尖学生。你这獐头鼠目不伦不类的家伙,还敢扮他。*”

    “在下不是本田菊,是本田葵。”这话说完了本田菊又觉得不太对,想改口又没法改,这时候他发现了更不对的地方:“你说什么心尖尖?”

    “顾名思义,如果说一间教室就是一颗心,那你就是最尖的那块,因为你不闹也不吵,甚合朕意。”

    “……多谢陛下盛赞,微臣告退?”

    “回来!你上哪去?账还没结。”

    “我的钱给了啊。”

    “我的钱还没给!”

    本田菊大惊:“你还要我帮你付账?”

    “有什么问题?”王耀冷笑,“学生请老师吃饭是天经地义!”

    “你道德绑架也绑的无情无义。”本田菊冷漠。不过他还是坐了回去,因为他本来也没打算走。

    本田菊看着总算安静了一会儿的王耀,心里叹了口气。

    10.

    本田菊有时候会想,为什么要出国留学呢,跑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来,从头熟悉,从头交朋友,等交到朋友对地方也有了感情的时候再回国去接上原来断掉的生活,这段在外的日子就成了人生中的小插曲,刚熟悉起来的人马上又分开。

    本田菊本来是不在意的,反正他不善言辞不善交际,出来一趟估计也交不到什么朋友,于是他就沉迷学术。直到他跟王耀混熟了,这个就住在他家楼上的有着黑龙江的冰肌玉骨和辽宁的纯正口音的他的梳小辫子的历史老师,课上课下判若两人偏又坚持说真实的自己是二者的统一体。

    本田菊想,他会舍不得王耀的,他现在就已经舍不得了。今天是他出国两个月纪念日,没有多久他就要回国了,他还能像现在这样和王耀在一起多久呢?这个二十八岁就自称老爷爷的会和他一起撸串一起打游戏的人,本田菊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发掘他身上的其他方面。他甚至都不知道未来还是否有再见之期。

    本田菊叹了口气,借肉消愁,把一整块多加了辣椒的鸡肉都塞进嘴里了。

    11.

    最后还是王耀自己掏的钱包,因为本田菊辣的手都直哆嗦,被王耀扶回家的时候还在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12.

    第二天是周六,本田菊一大早地下楼去买早点,在煎饼果子前面看见了王耀。王耀手里提着个袋子,袋里装了杯豆浆,正在等着煎饼果子。

    本田菊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走了上去。

    王耀交了钱,一转身看见本田菊,愣了愣,说:“早啊。”

    “早啊。”本田菊笑着说,“昨天你说要教我方言,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啊?”

    END

    *《奇迹暖暖》衣服标签
    *——《龙族》恺撒
    *——《龙门飞甲》雨化田

评论(5)
热度(57)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