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敬&零】假如朔间零饰演安倍晴明(中)

    敬+零友情向,有英零无脑撒糖。
    下一更大概是下周末w 

    06.

    第二天一下课,朔间零就跟着鬼龙红郎去红月训练了。

    一个欧式现代扎进日式古典堆里还是很刺激的,朔间零在路上就已经跃跃欲试了,只可惜到了之后他才知道只有他一个人是日式古典。

    “莲巳君,现在又不是什么正式演出,没有必要穿组合服装吧?”   

    “哼。你身上哥特气息太浓,穿几天和服先驱驱邪。”

    “可是很热哎。”朔间零指了指窗外,又薅了薅领口的毛,最后指了指莲巳敬人露在外面的胳膊,说:“汝也不希望看到吾辈中暑晕倒吧?”

    莲巳敬人坚定不移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动摇,偏偏这时候天祥院英智唯恐天下不乱般的拍了拍手:“好看,好看。”

    天祥院英智今天是以监督训练的名义硬挤进来的,搬了张小板凳往那一坐,享受着窗外吹来的小风,嘴里还吃着从明星昴流那顺来的西瓜,好不快活。朔间零回头瞪了他一眼,他非但不悔改,还使劲挤眉弄眼。

    “哼,我把我的衣服借给你穿是你的荣幸,你就好好地接受我的恩泽吧。”莲巳敬人转身招呼另外两人,“开始训练!”

    朔间零无奈,只好跟着一起转圈,眼睛不时瞟莲巳敬人跟着学动作。莲巳敬人气度沉稳,即使穿了身夏季校服往那一站也比朔间零这个捂得严严实实的更和风,他一进入训练就全神贯注,动作从容优雅自具古典气质,朔间零看了一会儿,心想,了不得。

    让这么一个弹三味线的人跟他一起弹吉他,真是好调料放错菜了啊。

    朔间零看着因动作而在空中翻飞的自己的大红袖子,一走神就想起莲巳敬人还是摇滚小伙的时候在舞台上表演的样子。现在莲巳敬人已经完全摆脱了过去的设定,变成全心全意的和风少年,心念坚定没有杂质。

    他好像总是能很快地调整自己的位置,辅佐朔间零的时候尽心尽力,辅佐天祥院英智的时候也鞠躬尽瘁,当魔术师也有模有样,还要不时回顾漫画家的光阴。每一回他都做得很好,基本上从来不让别人失望,仿佛无论把他安在哪都能是领军人物。

    朔间零欣赏他,哎呀真不愧是吾辈当年看中的人。

    07.

    折腾了半天,朔间零决定去抢个限定菜单犒劳一下自己。

    天祥院英智因为吃西瓜吃撑了回学生会瘫着去了,就不跟他一起上路了。

    朔间零看着前面的长龙,又看了看后面黑压压的一片,心里有点后悔趟这趟抢饭的浑水。

    正叹息着,他突然感觉脸上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他低头看去,正好迎上莲巳敬人苍绿色的眼睛。

    莲巳敬人刚来就看见朔间零了,他盯着朔间零黑色的后脑勺陷入了沉思,思索自己为什么突然就跟朔间零绑定了似的。一起排练也就算了,这也是演出需要,为什么买饭也能正好碰到?他俩别说搁一块,连照面都很久没打过了,陡然这么“亲密”,他有点不适应。

    本来中间隔了两个人,那两人不堪排队半道手拉手跑了,莲巳敬人这才紧贴上朔间零的。他冒着发生踩踏事故的风险蹲下去系鞋带,一抬头就看见朔间零回头张望,心里正膈应的他忍不住朝朔间零发送了冻感光波。

    朔间零只觉寒气沿着脊柱往上爬,勉强笑了笑:“好巧啊,莲巳君。”

    莲巳敬人表示不置可否。

    人生中的巧事不会只有一件,比如排到朔间零的时候正好就剩一份饭了。

    后面的乌云发出大片嘘声。朔间零作为幸运者本来应该理所当然地把最后一份领走,可是他突然想起后面站着的是莲巳敬人,于是他回头低声说:“这份让给汝?”

    莲巳敬人看上去有些惊讶,眉毛颤动了一下。“不必,这是属于你的,你拿走便是。”

    “可是这样莲巳君不是就白白浪费时间了嘛,吾辈可不忍心。”

    “你让给我不也是浪费了你的时间吗。”

    “呼呼,吾辈可是永生不死的吸血鬼,这点时间对吾辈来说不过是时间巨河中的短短的一瞬……”

    “你快点拿走。”

    朔间零叹了口气:“这样吧,既然汝坚决不接受,吾辈又很想把饭让给汝,不如吾等就以男人的方式决出胜负。”

    莲巳敬人本来想赏他一句“幼稚”,可惜也不知道是被猪油蒙了心还是咋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好”。他俩大眼瞪小眼,然后各自退开一步。

    没抢到的群众本来已经闹哄哄地准备散开了,看到两个学院的大人物突然就剑拔弩张起来,迈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等着看热闹。就连服务大众的食堂人员都被吸引了。

    只见两个大人物各自伸出拳头,隔空大战了五个回合。

    “……”莲巳敬人沉默地看着自己比了个“V”的手。

    朔间零微微一笑,把手背在身后,功成身退似的在围观群众的注视下离开了。

    莲巳敬人努力忽视身后众人的窃窃私语上前领奖,碰到还热乎的饭的时候他也微笑了一下。

    不得了啊,朔间零。

    08.

    转校生拉上鬼龙红郎和紫之创,没两天就做好了服装,朔间零刚从红月的大厚毛领中挣脱出来又掉进了另一个地狱。

    “这是什么?”朔间零盘腿坐在地上,看着手里的假发,眉头拧成了一个“川”。

    “因为莲巳学长提过一句觉得朔间学长的发型不太合适,所以我特意又买了一顶假发!”转校生蹲在他旁边解释道,脸上因为跑来跑去有些发红,眼睛亮晶晶的。

    “噢,真是让小姑娘费心了啊。”朔间零比了比手里假发的长度,啧啧称奇。“这得快到腰了吧?”

    “没让你直接梳个发髻就不错了,我想象了一下,特别丑。”莲巳敬人说,“反正不是拍什么正剧,为了美观还是可以改变一下发型的。”

    “汝还好意思说,吾辈的发型怎么了,十六世纪的法国贵族都是这个发型。”

    朔间零揪了揪自己发尾的小卷卷,莲巳敬人不屑地冷哼一声。

    “吾辈看汝是纯心想把吾辈热死,好霸占学生会柜子里那一打番茄汁。”

    “谁对你那酸了吧唧的饮料感兴趣!嫌热你就把你自己的头发改一改,改成……”莲巳敬人本来想说“改成我这样的”,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好,于是随手往天祥院英智那边一指,“他那样的!”

    天祥院英智猝不及防地躺枪,两只眼睛无辜地眨了眨。

    “可得了吧!”朔间零只稍微想了一下就快吓出精神病,“汝怎么不让吾辈改成汝那样的。”

    “那只会玷污我的发型。”

    “汝就是嫌弃吾辈不像三好学生。”

    “你是三无学生。”莲巳敬人冷笑,又指向天祥院英智,“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每次都是一到考试就装病。”

    本来正兴致勃勃看他俩斗嘴的天祥院英智再次躺枪,这回连眼睛都阵亡了。

    朔间零也冷笑:“博雅,不如你我在此大战三百回合吧。”

    “你还是先把头发弄好吧,晴明。”

    “汝转过去,本帅哥戴头套的样子才不给汝看。”

    “你以为我想看!”莲巳敬人腿一迈离朔间零远远的,自己弄自己的帽子去了,还把镜子带走了。

    朔间零没有镜子了,心想这个人怎么这么阴险。他三下五除二把假发戴好,捋了捋黑长直,因为没有镜子,他扭过头问天祥院英智:“好不好看?”

    天祥院英智登时宛如五雷轰顶,呆愣在原地两秒以后情难自禁地向朔间零走了过去。

    莲巳敬人立刻很识大体的拉上存在感早就和空气差不多的转校生退了出去。

    09.

    即使是在紧张的排练期间,学生会的事务也不能扔下,姬宫桃李和天祥院英智都靠不住,衣更真绪又正好在这时候病倒了,所以莲巳敬人只好独挑大梁。

    学生会这边已经如此辛苦,还要应付演出前的排练,每天扮演耿直的博雅让他觉得自己就快精神分裂。偏偏还有自己的好竹马和朔间零在旁边随时随地撒狗粮,就算是莲巳敬人这样坚韧不拔的人也有些心理不平衡。

    几日高强度的工作和排练让莲巳敬人身心俱疲,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充满了劳动带来的热量,几乎膨胀成了个气球。

    莲巳气球晃晃悠悠地飘出教学楼,又晃晃悠悠地飘到了校园里,在那里他看到了他的好伙伴朔间气球。

    此时正值夜晚,朔间零精神抖擞地瘫在长椅上,翘着二郎腿,腿上还摆着一个手机形的发光物体。

    莲巳敬人掉头就想走,可他又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朔间零,于是他又转了回来,向朔间零走去。

    “晚上好啊,莲巳君。”朔间零抬起头,笑眯眯地冲莲巳敬人挥了挥手。

    手机的光从下往上扑在他脸上,把他照的跟鬼似的。

    莲巳敬人心里一跳,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晚上好。”

    “既然来了就坐会儿再走吧,汝站都站不稳了。”

    莲巳敬人一想也是,于是就在长椅的另一边坐了下来。他把眼镜摘下来,揉了揉太阳穴,又觉得不能太浪费时间,于是歇了会儿又把手机掏了出来。

    那边朔间零突然发出叹息般的声音:“噢噢,大典太的限锻啊。好,这次一定要一雪前耻……”

    莲巳敬人看了眼朔间零的手机,发现他正玩着的是当下某著名历史向乙女游戏,他也看神崎飒马玩过,于是不禁皱了皱眉:“你平时就玩这种游戏?”

    “是啊。”

    “无聊。”

    “英智帮吾辈下载的。”朔间零头也不抬,“吾辈也想玩一些刺激的竞技游戏,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

    莲巳敬人看了看朔间零在屏幕上戳动得极其缓慢的手指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朔间零还在翻来覆去地欣赏着活动海报上的大典太光世。“看着就超凶啊,莲巳君你看,是不是很像汝?”

    “我才没有这么凶神恶煞吧。”

    “差不多了,汝再努力一把就能到此境界。不过吾辈觉得英智跟他长得挺像的……”

    你从哪看出来像的?!

    “好,惯用公式,一切准备就绪……”

    朔间零一手托着手机,另一只手悬在屏幕上方只伸出食指,近乎虔诚地往下一戳,然后瞪大眼睛盯着屏幕。漫天花雨之中,某二星打刀跃然屏上,朔间零叹了口气。

    “失败了?”

    “还有很多机会。”

    然而事实证明朔间零是在自欺欺人,无论他变着法用什么稀奇古怪的锻刀公式,出的都是那几个老面孔,就是没有大典太的影子。看着顶端显示的越来越少的资源,他不得不另谋出路。

    一个被屡次提起的都市传说出现在他的思维世界里:“莲巳君,汝帮吾辈赌一次吧。”

    莲巳敬人从他正在兢兢业业地研究的《阴阳师》原著的电子书上抬起头,本来想抱怨几句,可是又觉得没什么必要,于是安静地接过朔间零的手机,随随便便地就往下一戳。

    “是这个人?”

    “什么是这个人。”朔间零把手机拿回来,一个没忍住:“我靠。”

    他呆愣一秒,迅速地调大音量,正好赶上大典太出场词的后半句。朔间零把手机放在腿上,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莲巳敬人,仿佛下一秒就会射出两道精光。

    莲巳敬人被他盯的有点不自在:“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吾辈只是想比较一下吾等二人谁更白一点。”朔间零抬起胳膊撸上袖子瞅了眼,有些失落地说:“明明是吾辈更白啊!上次英智帮吾辈锻数珠丸也没锻出来,怎么汝就……”

    莲巳敬人虽然不玩这些,但神崎飒马经常抱着他的大腿哭诉自己太非无法和刀刀们团聚,于是也懂了点什么欧啊非啊的道理。于是他推了推眼镜,淡淡地说:“因为你俩是偷渡过来的,现在被遣送回国了。”

      10.

    “博雅,你很有长进啊。”

    “怎么了,晴明?你又要讲‘咒’的事情了吗?”

    “是的,我不仅要讲,我还要讲一夜。”

    “噢,可是我觉得比起阴阳师,还有更适合你的职业。”

    “什么?”

    “刀马旦。”

    11.

    朔间零深吸了口气,叫道:“莲巳君……”

    莲巳敬人不理他。

    朔间零又柔声叫道:“敬人……”

    莲巳敬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冷酷地哼了一声。

    “吾辈老了,不能做太剧烈的动作……”

    那是谁还要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所以刀马旦什么的还是汝来吧,吾辈给汝打下手。”

    莲巳敬人冷笑:“我再怎么样也是个小生。”

    “汝怎么知道是吾辈。”朔间零眨眨眼睛。

    “我不知道是你。”莲巳敬人说,“但是英智的声我一听就能听出来,然后我就知道是你了。”

    不争气的东西。朔间零这么想着,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莲巳君,看在吾等君臣一场的份上,这次就不要说教了。”

    莲巳敬人也笑了笑:“亏本生意,不做。”

    “那怎么办。”朔间零想了想,“看在吾辈一把年纪的份上?”

    “别跟我来这套,你没比我大多少。”

    “看在吾辈是英智他老公的份上?”

    “你骗谁?”

    “看在吾辈是英智他老婆的份上?”

    “想的美。”

    朔间零怒了:“那汝要怎么样啦!!”

    莲巳敬人邪魅一笑:“不说教也可以,演出结束之后和我打一架,不打不能泄我心头之恨。”

    12.

    神崎飒马听说朔间零也玩刀剑乱舞之后专程到3B拜访他并与他互换心得,朔间零说了昨日莲巳敬人的光荣事迹以后神崎飒马又跑到学生会请求莲巳敬人帮忙锻刀。

    莲巳敬人正被如山的文件搞得眼前星星乱飞,无暇管神崎飒马,只在他视如生命的宝刀上摸了一把,就当是渡了神力。

    神崎飒马回去就锻出了一期一振。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

    食堂里,众目睽睽之下,神崎飒马如一张长了翅膀的烧饼般扑向正在讨论剧本的朔间零和莲巳敬人面前,一人抱住一条大腿开始嚎啕大哭。

    两人皆被搞得一愣,只能俯下身去好生安慰。

    当天的《梦之咲日报》的头条就是《零敬二人亲密似因戏生情,学生会长开后宫反戴绿帽》。

    TBC

评论(6)
热度(87)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