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敬&零】假如朔间零饰演安倍晴明(上)

    “这戏没法演。”莲巳敬人说。

    敬+零友情向,有英零无耻撒糖,捏造有,瞎写有,ooc,注意注意。

    01.

    “怎么没法演了!”转校生急急忙忙地翻着剧本,“学长你再看看啊!有什么不足之处我可以改的!”

    莲巳敬人捏着手里的剧本,眉头拧成了个“川”,他说:“你给我详细讲讲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要举办一个主题为阴阳师的演出,会有剧情,但更多的还是唱歌跳舞之类的表演。因为觉得莲巳学长很适合演博雅,所以就……”

    莲巳敬人被气笑了,指着剧本上的一句“博雅这回真的撅起了嘴”问:“我很适合?”

    “呃……”

    “好了,你也是为了工作。”莲巳敬人说,“那你觉得朔间零适合演安倍晴明?”

    “呃,是……”

    “你怎么能找他?让他穿着狩衣在舞台上弹吉他唱摇滚?”

    “不是不是,我会安排朔间学长和红月一起训练一段时间的,让他最起码能进行简单的和风表演。还有莲巳学长你擅长的是三味线吧?博雅大人擅长的是笛子,这些日子你也要多练习吹笛哦。”

    “我还没答应参加演出呢。”

    转校生立刻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莲巳学长……”

    莲巳敬人头皮一麻。“……好了,我会参加的。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回学生会了,正式排练的时候再去找我。”

    “好好好。”转校生小鸡啄米般点头。

    等莲巳敬人离开后,转校生摸出手机想要联系朔间零,告诉他莲巳敬人已经同意参演的事情。

    可是电话拨出后久久都没有人接。

    转校生挂掉电话,自言自语:“朔间学长去哪了呢……?”

    02.

    莲巳敬人一路上都在想演出的事,作为专业的和风团队的队长,他当然不会不知道源博雅和安倍晴明的故事。

    朝臣源博雅,身份是一名武士。平安时代的皇族公子及雅乐家,有“雅乐之神”之称。

    关于博雅的故事,《今昔物语集》中多有记载,不过当代人最了解的还是他与阴阳师安倍晴明之间的友情,还有以他和晴明为主角书写的小说《阴阳师》。

    转校生提供的剧本也是以小说中的形象进行创作的,所以莲巳敬人将要扮演的是一个耿直憨厚、心无杂念的武士。

    这倒是没什么,梦之咲哪个学生没上过表演课,他还和守泽千秋对着哭过好几节课呢,扮演这么一个耿直汉子自然是小菜一碟。难缠的是他这回的搭档……

    莲巳敬人的大脑中飞快闪现出朔间零的脸、狩衣、乌帽、符咒等物,然后它们自动拼接到了一起。朔间零的脸说古能古说今能今说东能东说西能西,埋在一堆传统服饰中看起来居然还有模有样的,再给他安一副神秘莫测的笑容还真有点白狐之子的风情,只不过……

    光是要和朔间零合作这件事,就足够消耗掉他一整盒胃药了。

    莲巳敬人垂眸走路,不知不觉间已走到学生会室门口,他低着头推开门走了进去,关门的时候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转过身,头也抬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看到一个人影笔直地戳在窗口。

    莲巳敬人还搭在门把手上的手猛地收紧,不动声色地吓出一身白毛汗。他定了定神,看着那人的一头黑毛,低声喝道:“你怎么在这里?”

    那人转过身来,正是朔间零。看起来是刚睡醒,眼睛努力地睁着,嘴唇抿的有点不自然,看上去好像下一秒就会打个大大的哈欠。即使这样他依然坚持着露出一个自以为慵懒邪魅的笑,说:“吾辈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学院重地,闲杂人等不准入内!我现在就要处理文件了,请你马上离开。”

    朔间零看了莲巳敬人一眼,抬腿走向柜子,轻车熟路地从里面拿出一瓶番茄汁,然后又无比自然地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上去,顺便还把椅背上搭着的天祥院英智的外套扒拉到自己身上。做完这些,他当着莲巳敬人的面,吸管一插开始吱溜吱溜。

    “……”莲巳敬人无话可说。

    “你看起来很虚啊。”莲巳敬人说。

    “啊?”朔间零愣了一下,“哦,可能是刚睡醒,有点冷。”

    “那就快点回你那冬暖夏凉的棺材里躺着。”

    莲巳敬人拉开自己的那把椅子,旁边传来朔间零标志性的笑声:“呼呼,看来莲巳君不太待见吾辈啊。”

    “我不是说过了,学生会室不欢迎闲杂人等,家属也不例外。”

    “可是汝好像忘了……”朔间零气定神闲地抖掉身上的外套,手一撑桌子,灵巧地翻了上去。“这里原本就是吾辈的领地。”

    03.

    莲巳敬人定定地看着朔间零。

    朔间零保持着一手撑着桌子的姿势,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狭长的眼睛隐隐透出寒光。他迎着莲巳敬人的视线,挑衅似的抬了下眼皮。

    如果不是另一只手里还握着喝了一半的番茄汁,他看起来倒真像是个卷土重来的帝王。

    扑面而来的不仅有朔间零身上的草木香,还有一股番茄汁的酸味,莲巳敬人皱了皱眉。

    “别装了,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哦,吾辈来看看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合作伙伴,不要告诉吾辈转校生小姑娘还没有把汝摆平。”朔间零坐直身体,离莲巳敬人远了点,不过还没从桌子上下去。

    “哼,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参加这次演出?是你自告奋勇吗?”莲巳敬人冷冷地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暗夜的魔物,却又来扮演阴阳师,真是自相矛盾。”
       
   “噢,原来莲巳君是担心吾辈左右为难啊。放心,戏是戏,生活是生活,吾辈还是分的清的。况且出演与自己本身设定完全不相符的角色也是个不错的体验,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呢,呵呵呵……”

    朔间零自个儿笑了一会儿,回答了莲巳敬人的问题。他叹了口气,说:“这要问汝那个好竹马了。”

    “英智?他怎么了?”

    “他听说了转校生小姑娘的计划后是这么跟吾辈说的。”朔间零没拿番茄汁的那只手捂上胸口,脸上露出悲伤的表情。“咳咳,咳,最近身体又有些不太好了呢,大概是要死了吧。也罢,我早就知道撑不了多久的,不过,如果能在死之前看到零出演安倍晴明,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莲巳敬人不动声色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胡闹你也陪着他瞎疯,真是无可救药。”

    “吾辈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本来寿命就比正常人短了一截,再不及时享乐和白来一趟有什么两样。”

    莲巳敬人心里一抽,强行转移话题:“那为什么让我来演源博雅?虽然我确实主打和风,但红月的神崎飒马比我更适合,他一直以武士的标准要求自己。哼,如果不是看在英智和红月的份上,我早就把你的棺材和他的刀一起没收了。”

    朔间零笑了:“那汝可得悠着点,吾辈的棺材比起神崎君的刀可是奇大无比。”

    顿了顿,他说:“因为吾辈跟汝比较熟。”

    04.

    仔细算一算,莲巳敬人跟朔间零也算是老朋友了。

    在很久很久或者没那么久的以前,朔间零还不是现在这副慈祥好说话的样子,拽得二五八万的,一只手“啪”的拍在桌子上,惊的莲巳敬人眼镜往下一滑。他抬起头一看,朔间零的脸距离他不足一尺,另一只手举在半空弯成一个独揽天下的姿势,问他:“你要不要加入我的组合?”

    莲巳敬人当时也是个热血男儿,一个想不开就答应了,结果玩了好一阵子根本不适合他的摇滚,给他郁闷坏了,直到重新组建了红月他才舒坦一点,但穿了这么久的和服感觉还是扑不灭身上那股哥特味儿。

    分道扬镳之后也不是没想过会再合作,但更多的还是想下次在舞台上怎么火拼,好容易有了一个合作的机会,没想到还是这样的情形。

    莲巳敬人的脑子飞速转了几圈,把“你的组合成员不是跟你更熟吗”这种白痴话掐死在肚子里。一想到四个摇滚小青年一人拿把扇子在那跳和风他就头大,还不如他牺牲自我挽救传统文化。

    想到这里,他心里又是一动。

    朔间零的人脉在学院里可以算是数一数二的广,出国留学期间应该也结识了不少友人,可要是真的掰手指算谁跟他比较熟,依莲巳敬人对他的了解,可能还真掰不出几个人来。

    他莲巳敬人虽说已经被划到“昔日友人”那一栏了,好歹也是和他一起并肩作战过的老伙伴,所以他说“因为吾辈跟汝比较熟”,这话确实不假。

    里面的莲巳敬人心念电转一息之间心里翻腾起无数小泡泡,外面的莲巳敬人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做出妥协:“让我和你搭档也可以,只要你不在训练的时候给红月造成麻烦。”

    “吾辈是那么幼稚的人吗?汝也未免太小看吾辈了。倒不如说,吾辈是整个学院里最能让汝放心的合作伙伴。”

    那可未必,你是不是忘了S1的时候你做出的混账事了。莲巳敬人心里这么想,说:“口头上承诺算不得什么难事,希望你的实际表现和你说的相符。”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今天看见朔间零以来的第一个微笑。

    “好好,莲巳君真是越来越婆妈了。”朔间零从桌子上跳下来,抬腿向门口走去。

    ??我一共才说了几句话?

    莲巳敬人决定不和老年人计较,朔间零走了他也算松了口气,正打算翻开最新呈上来的文件,没想到朔间零突然站在门口不动了,还喊他:“博雅。”

    “什么?”

    “没什么。”朔间零笑了笑,“你真是个好汉子啊。”

    “……你快走吧!”

    05.

    这话可不是瞎说,朔间零想。

    莲巳敬人以前比现在要更加的有男子气概,有勇有谋,当得起“好汉子”的称号。现在虽然比以前唠叨了,但还是看得出来成熟了不少,肚子里的墨水应该也更多了。这没法说好还是不好,就像朔间零从炫酷青年变成和蔼老爷爷,只有他自己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也就一年多的时间,大家却全都变了样。脸还是那张脸,人却变得差不多了,有时候唠嗑唠着唠着都能一愣。

    不过这也是必然的,人早晚都是要变的,变成不知道啥样的一个人,然后大骂以前的自己是傻逼。

    朔间零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嘴咧到一半又耷拉下来。他站在走廊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瘪瘪的。

    刚才那瓶番茄汁太酸了,加上快到饭点,一瓶下去不饿也饿了。朔间零靠着窗台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寻思着要不要现在就去弄点吃的,一想到莲巳敬人现在还在学生会室里工作,敬佩之感油然而生。

    吾辈掌权的时候都没有他这么刻苦努力啊。朔间零感叹。

    他刚才去学生会室确实是想刺探一下莲巳敬人有没有答应参加演出,但同时还有想看看莲巳敬人的冲动。自从S1以后他们又没了往来,平时两个风格相距甚远的组合也不怎么在一起活动,虽然同在一个校园免不了要偶遇几次,真正坐下来说几句话的时间还是少得可怜。

    以前那个“铁三角”里,大神晃牙天天都和他泡在一起,就剩莲巳敬人基本上见不到,一听说转校生想让莲巳敬人出演源博雅,他心里的草就拨弄个不停,终于坐不住起来去了学生会室。

    莲巳敬人也算是他的老友,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虽然这位老朋友的脸一直绷着,最后才给了他点好颜色看。

    刚才他借书中的台词表达了对莲巳敬人的赞扬,他相信总有一天他能像以前一样叫出他的名字,然后说上好多好多话。

    朔间零溜溜哒哒地在走廊上走着,他心情不错,身体里的细胞雀跃着,让他想摆脱老年人的设定好好活动上一番,甚至还想高歌一曲。总之就是想摆脱桎梏放飞自我。

    不如就跳个舞吧,朔间零想。他抖了抖并不存在的大袖子,刚一迈步就想起来自己对什么传统舞蹈全都一窍不通。但他很快就想起来,这个传统不会,另一个传统他还是会的。于是他吊起嗓子,唱道:

    “咿——呀——”

    等没气了他才发现这楼的班级都还没下课。

    朔间零登时就吓的一动不敢动,定在目前这个哪个教室都绝对看不到的地方大气都不敢出,心说坏了坏了,吾辈的形象就这么毁于一旦了么,刚才还跟莲巳君放大话呢!唉最好是谁都听不出来是吾辈——

    “哇呀呀——”

    楼梯口响起另一声,朔间零愣了愣,以迅雷之势掠了过去。天祥院英智金色的脑袋从墙壁后面露了出来,他把食指抵在唇上,左右看了一眼,伸手拉住朔间零转身就往下冲。

    俩人一直跑到操场上,确定没有人跟上来以后才各自笑成一团。天祥院英智颤抖着把手里的袋子递到朔间零面前,朔间零一看,里面是好几只圆滚滚的小笼包。

    TBC

评论(5)
热度(110)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