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刀男/太江】灯影繁

    刀剑乱舞,太郎太刀x江雪左文字

    江雪左文字在剧烈的颠簸中短暂地恢复了意识,他闭着眼睛,放任自己在这人世间浮沉。然而耳畔的粗重气息并不放过他,一下一下的呼吸声编织成长藤缠在他腰上,说什么也要将他拖出意识的深潭。江雪左文字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那句曾无数遍地被他用来质问人世也质问自己的话如叹息般逸出。

    “世间的战争,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太郎太刀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又把他往背上托了托,这样一个微小的动作却让他站立不稳,他腿一软,几乎扑跪在地,连忙努力稳住身形。他们身后的地上,两个人的血滴汇成了一条线。

    太郎太刀背着江雪左文字踽踽行走在夜晚的平原上,偌大的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人。太郎太刀抬起略有些模糊的眼看了看天上的繁星,不知远处是否有万家灯火也如这般明亮。

    他又使劲托了托江雪左文字,轻声说:“我带你回本丸。”

    ***

    太郎太刀来到这座本丸是一天清晨的事情。

    负责接待他的鹤丸国永只跟他打了声招呼就去喂马了,他独自走在这座本丸里,边走边参观,直到听见一阵嬉笑声。

    他抬眼望去,刀剑们正围在一起比早餐,嚼着日复一日的腌菜和过分酸的梅干,短刀们难以忍受这样清淡的饭食,已经匆匆吃完了,此时正在门前的空地上追逐打闹,将压切长谷部和药研藤四郎的喝止声当做耳旁风。见到他,孩子们都是一愣。

    太郎太刀的视线越过短刀们,投到屋子里搜寻着什么,最终定格在一片温柔的水蓝色上。

    “江雪。”他出声唤道。

    屋里,江雪左文字拿着筷子的手猛地一抖,他慢慢抬起头,与太郎太刀四目相对。他放下筷子,“腾”地站了起来,绕过所有人快步走向门口。

    门外的短刀们回过神来,一时间“太郎先生!”“太郎先生来啦!”“太郎先生早!”这样的问候声不绝于耳。太郎太刀一一点头回应,再偏过头时,江雪左文字已冲到眼前。

    江雪左文字一向平静无波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眼中似有水光闪动。

    太郎太刀低头看着江雪左文字。他身材高大,几乎比江雪左文字高出一个头。他突然抱住江雪左文字,将他抱离地面,使两人的视线平齐。

    江雪左文字看了半晌,确认眼前这人是太郎太刀无误后伸出双臂紧紧地搂住他,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太郎太刀一只手抱着江雪左文字,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

    用完早餐的刀剑们陆陆续续地走出来,看到这一幕都是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压切长谷部出面做黑面神,他重重地咳了一声。

    太郎太刀如梦初醒,正想放下江雪左文字,江雪左文字却突然说:“我一直……!”

    太郎太刀赶紧停下动作,说:“我在听。”

    “我一直……都在等着你。”

    太郎太刀怔了怔,重重地点了点头,说:“我也是。”

    压切长谷部一看这场面,知道是管不了了,摆摆手让大家各干各的。一期一振走过去带弟弟们去别处玩,使他们远离这是非之地。

    听到大家陆续离开,太郎太刀并无羞耻之心,反而觉得松了口气。他静静地抱着江雪左文字,直到对方轻轻挣了一下,才把他放了下来。

    江雪左文字已经恢复了平静,眼底的水光也消失了,好像刚才那个激动的人并不是他。他问:“要跟我去一个地方吗?”

    太郎太刀点了点头,说:“好。”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庭院转瞬间冷清下来。等两人走远了,一大早就喝得醉醺醺的次郎太刀从屋里爬了出来,扒在门槛上不满地嘟起嘴:“大哥都不过来看看人家……”

    ***

    江雪左文字说的那个地方,是本丸附近的那棵万年樱。

    此时并非樱花开放的季节,树上只有郁郁葱葱的叶子。

    江雪左文字显然是极为高兴,竟然手脚并用地爬上了树,太郎太刀紧张地在树下看着,准备随时张开双臂接住摔下来的江雪左文字,等江雪左文字在不高不低的一处坐稳了,他才安心。

    江雪左文字拍了拍身旁的空位,示意太郎太刀坐上来。

    太郎太刀慢吞吞地爬了上来,在江雪左文字身边坐好。高处的视角自是与低处不同,然而除了广阔的草原,太郎太刀并不能看到什么稀奇的景色。

    “这棵树开花的时候,很好看。”江雪左文字说。他的声音总是很轻,但会保证对方能听到,他说话也偏慢,像清柔的流水缓缓淌过心田。“我听说,他们以前会把愿望写在纸条上挂在这棵树上,然后就能成真。”

    “是吗?”太郎太刀接道,“听起来很神奇。”

    江雪左文字点了点头,说:“小夜把写着想要见到我的愿望的纸条挂在树上以后,没过几天,我就来了。藤四郎们也写了想要见到一期一振,又过了几天,他也来了。”

    太郎太刀失笑:“那是谁在纸条上写下想要见到我,把我招来的呢?”

    江雪左文字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也许是次郎太刀吧,反正不是我。”

    “哦?”太郎太刀心里有一点点失望,但马上被与爱人重逢的喜悦冲走,他不由自主地回应着江雪左文字的每一句话。“那你写的是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也写了?”江雪左文字有心逗他,唇角勾起浅浅的笑容,这使得这张素来阴沉的英俊面容看起来精神焕发。他继续说:“你应该知道我写的是什么的,‘希望世间不再有战争’,像我这种人,也只能写这个了吧。”

    随后,他低下头,将眉眼隐藏在刘海后面。“我没有写关于你的愿望,是因为……我知道,不管我写还是不写,你都会来见我……还有次郎的。”

    “……”太郎太刀一时无言,只能把恋人揽进怀里,亲吻他水蓝色的头发。

    江雪左文字轻轻叹了口气,既像在问太郎太刀,又像在自言自语地说着:“世间的战争,到底有没有结束的那一天呢……?”

    “有。”太郎太刀顿了顿,坚定地说,“我相信。”

    “呵。”江雪左文字轻笑一声,问:“那之后呢?太郎要去哪?”

    “回去继续接受供奉吧?反正像我这样的刀,跟这个人世是扯不上什么关系的。”太郎太刀摇摇头,“没有人使用过的刀,相当于不存在于这个世上……而且,到了那时,我们会失去现在的人类的形态的吧?变回刀的我,没有了自主行动的能力,自然也就无法去管自己身在何方了。”

    “说的也是……”江雪左文字说,他似是想起了什么,语气突然变得急切,“如果是那样的话也不错,就可以享受永远的和平了!那么能否让我和太郎一起被供奉起来呢?即使不躺在一起也没关系,只要远远地看着就好……”

    “我不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和你永远在一起。”太郎太刀轻声说,“无论以后如何,至少现在,我们是在一起的。”

    江雪左文字沉默片刻,重重地点了点头。

    风吹过这片草原,不仅吹弯了小草的腰,也奏响了树叶们沙沙的乐章。

    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其中有一对恋人正静静地依偎在一起,仿佛这样即是永恒。

    ***

    “洒下汗水,然后收获一天又一天的粮食,真是幸福的生活呢。”

    “用来做油豆腐吧!”

    江雪左文字看了眼旁边兴致勃勃的小狐丸,摇了摇头,拿着自己的铲子勤勤恳恳地耕作去了。今天轮到他当番,耕作虽是体力活,但对惯于上战场的刀剑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而且在他看来,只要不是去参加战斗,做什么都是幸福的事情。

    在两个人的辛勤耕作下,不大的土地很快就耕完了。

    江雪左文字擦了擦额上的汗水,转身走向太郎太刀当番的马棚。太郎太刀来到这座本丸已经十天了,他从一开始的每天早晨都要确认一遍太郎太刀是否真的来了变成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太郎太刀果然在马棚里喂马,原本和他一起当番的爱染国俊却不知去向,想来是被他偷偷放出去玩了。

    见到江雪左文字,太郎太刀挥了挥手,等江雪左文字走近了,他饶有兴致地说:“喂马还挺有趣的,能看着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进食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如果能稍微碰触一下就更好了。”

    他本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江雪左文字真的抓起他的手轻轻地放在马的身体上。指下一片温热,太郎太刀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想缩回去却被江雪左文字抓住了,直到那匹马动了动才把手收了回来。

    太郎太刀看着自己的指尖,喃喃道:“想不到竟是这样的感觉……真是要怀着敬畏之心哪。”

    江雪左文字点了点头,说:“对于我们现在的这副身体,也需要敬畏。”

    “不错。”太郎太刀忍不住动情地说,“因为我能真真切切地碰到你了。”

    江雪左文字看着他,正要伸手抱他,门外却传来今剑的声音:“太郎先生,江雪先生,主公让你们去练武场切磋!”

    江雪左文字原本盛满柔情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低声说:“我讨厌拔出刀剑。”

    “没关系的,毕竟对手是我。而且总不训练,身手不如从前的话,上战场的时候受伤就不好了。”

    江雪左文字想想也是,于是就跟着太郎太刀去了演武场。

    “真的要和我切磋吗?我可是大太刀啊。”太郎太刀握着手中的木剑,还没等出招,眼前突然一花。他心中一凛,退后一步用木剑去格挡,江雪左文字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出三招,太郎太刀尽数挡下,却显得有些狼狈。

    “正因为你是大太刀。”江雪左文字的话音中带了点笑意。

    本来想在恋人面前耍耍帅,结果被打了个落花流水,太郎太刀觉得自己也是挺悲壮的。

    ***

    “我的机动什么时候能提升一些呢?”太郎太刀叹了口气,“也是,像我这种体形,没有慢得如同蜗牛爬就已经该感谢上苍了吧。”

    正嘟囔着,就听到压切长谷部大声叫出自己的名字:“副队长,太郎太刀!”

    太郎太刀看了眼前面,对江雪左文字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站起身走到庭院正中。

    压切长谷部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念道:“队长,江雪左文字!”

    江雪左文字站了起来,缓缓走向众人,站到太郎太刀的身边。

    太郎太刀听到恋人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还好队长不是我。”太郎太刀故作轻松地说,“我的侦察能力实在堪忧。”

    江雪左文字只是低低地说:“我讨厌战斗。”

    太郎太刀轻声安慰道:“我们战斗是为了守护历史,也是在守卫和平。”

    江雪左文字点了点头,低声说:“还好你是副队长,你在我身边,我能好受一点。”

    压切长谷部看着他俩交头接耳,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大声说:“出发!”

    这一次是去关原消灭那里的时间溯行军,还算是简单的战斗,因此他们很快就回到本丸了。

    大家一如既往地挤在门前欢迎部队归来,江雪左文字在太郎太刀的帮助下跳下了马,摇了摇头说:“……并不开心。”

    太郎太刀看了看欢呼雀跃的刀剑们,问:“我们以后就要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了吗?”

    “大概是吧。”

    归来的六位在大家的簇拥下走进本丸,太郎太刀看着叽叽喳喳的刀剑们,竟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人世间的气息已在不知不觉中侵入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比以前沉重了,但更加具有实感。他觉得自己一只脚已经踏进了人世,看到了里面繁华的景象,听到了人们的欢声笑语,他享受着令人欢喜的一切,身旁站着江雪左文字。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他说。

    江雪左文字看了他一眼,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没有说话,只是悄悄握住他的手。

    ***

    “如果我的机动能再提升一点就好了……”

    太郎太刀背着江雪左文字,艰难地走在夜晚的平原上。

    “那样的话,说不定现在我已经把你送回本丸了。”

    江雪左文字伏在他背上,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脖颈上。江雪左文字轻声说:“你受了中伤,本来就走不快,现在背着我当然更慢了。”

    “不止是这个……”太郎太刀苦笑着说。

    如果他的机动能再快一点,就能抢在江雪左文字前面护住五虎退,或者在检非违使没头没脑地攻向江雪左文字的时候挡在前面接住攻击了,而不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江雪左文字倒下,然后愤怒地大喊“扫平你们!”,更不至于带着江雪左文字一起和大部队走散。

    江雪左文字摇摇头,说:“我没事的,只要回去一个人静静就好了,还没到破坏的地步。”

    他又叹息着说:“都说了,我讨厌战争……”

    江雪左文字是实话实说,他说他没事就是真的没事,太郎太刀稍微安心了一些,紧了紧托着江雪左文字的手,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没走几步,他又不得不慢了下来。

    江雪左文字抬头看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轻声说:“真好看……”

    太郎太刀也抬起头,赞同道:“是啊。”

    再往前就是本丸了吧,只要再多坚持一会儿,就能看到本丸里的灯火、听到大家叽叽喳喳的声音了吧。

    这条路虽然走得慢,走得艰难。

    但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选择去走。

    END

评论(2)
热度(29)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