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滚滚红尘(五)

    韩信其实是想逗逗赵云才一直同他讲话,就是不让他睡去,现在看他困成这样,倒是不忍心了。于是他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事,语速也很慢,赵云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渐渐没了声音。眼看着赵云一低头睡着了,韩信才住了话,看了会儿赵云的睡颜,心里很平静。

    赵云直接把午饭睡了过去,韩信托车夫买了些糕点,放在车里等赵云醒了吃。赵云早就被韩信放平了,一睁眼看见车顶,好一会儿才回过神。韩信正打坐练功,吐出口气,睁眼笑道:“你醒了?”

    赵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窘迫地“嗯”了一声。

    韩信笑起来,指了指放在一旁的糕点,“快吃些吧。”

    赵云睡醒以后缓了好一会儿才完全精神,此前虽然人是清醒的,但还是有些蔫。他出来的时候也没带本书,无聊之下就又和韩信聊了起来,韩信也知道了他原本是北方人,父亲更是天策军士,难怪他的剑法中带了些沙场的战意。又想到他也是自幼父母双亡,不免心下恻然。

    抵达扬州时已是夜里了,韩信昨日只把之前击杀恶徒时顺手捡的几个东西当了,身上仍然没什么银钱,于是车费还是由赵云来出。两人走到再来镇,虽是夜里,镇上也甚是热闹。赵云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哪里还猜不到韩信约他出来的用意?两人相视一笑。

    上次来扬州,入夜便乖乖入睡了,想不到夜间也自有一番繁华景象。赵云穿梭在灯火通明的夜市中,虽然念叨着节俭,还是忍不住买了几个精巧的小玩意。韩信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人群之中,灯火之间,赵云一袭白衣。

    夜市虽长,也终有尽头,赵云满载而归,欣喜地计划着哪件东西要送给谁谁谁,不时还和韩信说上几句。韩信却是早觉肚饿,四处看了看就拉着赵云去了他大为赞赏的小吃店,点了几样摁着赵云吃。两人大快朵颐一番,因为韩信两袖清风,钱自然还是算在赵云头上。

    吃饱喝足,这镇子至少还有一半未逛,韩信又带着赵云走来走去。因着大吃一顿,两人步子都慢了许多,也方便了赵云东张西望。待走到韩信出糗的那家客栈前时,韩信突然大发兴致,喝道:“凌霄登顶!”

    赵云眼前一花,韩信便没了踪影,再看时人已站在屋顶上了。赵云哭笑不得,两层楼算什么凌霄?身后却传来一阵嘈杂,却是镇民们被韩信惊得目瞪口呆。

    赵云失笑,心想韩信都这么大人了,却还爱干些受人瞩目的事。他正想着,突然听见韩信喊:“赵兄!你也上来罢!”

    周围的镇民们这才发现这还有位白衣的少年,看这服饰也像是哪个门派的弟子。赵云没想到韩信来这么一出,正愣神着,已经有好事的镇民起哄鼓掌了。赵云还在犹豫,偏偏这时韩信居高临下地又来了一句:“赵兄!你是不敢么?”

    这哪里还能忍。赵云冷笑一声,纵身一跃,稳稳当当落在韩信身边。底下又是一阵喧哗,赵云不满道:“韩兄自己要耍威风也就罢了,干什么要激我一起胡闹?”

    “怎么就是胡闹了?这是带你欣赏高处景色呢。”韩信笑起来,“再说了,不是你自己愿意被我激的吗?”

    赵云不愿与他争辩,把头扭向一旁。底下很多人还在好奇地看着他们,赵云羞赧起来,冲下面笑了笑,也不知有没有人能看见。

    底下挤挤挨挨的一堆人,韩信看了眼,一屁股坐下来,撑着下巴笑看赵云。赵云觉得自己这么高一人站在屋顶上不太好,也坐了下来。下面的人群见他们俩再没其他的动作,很快就散去了。赵云松了口气,回头看见韩信一直以同样的姿势看他,挑眉道:“韩兄为何总是盯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可不是嘛,有好多东西呢。”

    “什么东西?”

    “鼻子眼睛嘴,难道不是东西?”

    赵云笑起来:“这些东西,谁人没有?韩兄何必盯着我看呢?”

    他们此时坐在屋顶上,人世的喧嚣与他们隔了两层楼的距离,声音都远去了,却还有一点暖色的亮光映在赵云随风飘起的长发上。韩信看着他隐没在暗色中却依然看得明晰的脸庞,没有回答他。

    他转而看向身后的天空,今夜月朗星稀,因着身在高处,离月亮像是更近了些。韩信站起来,走到屋脊边缘,他彻底被夜色包裹了,却也离月光更近。他仰头看了一会儿,冲赵云招手,道:“你过来,欣赏高处景色了。”

    赵云应声走过来,月光便也洒在了他的身上。

    韩信又看了赵云一阵,赵云这次却没再追究了,他的注意力被天边的月亮吸引了去,入迷地看了一会儿,赞叹道:“这月华,当真赛过霜雪......韩兄说得对,此等景色只有高处才可赏得。”

    韩信哼笑一声,抱着手臂看月亮。两人一时无话,韩信正出神,听到身后一声琴鸣。他扭头看向赵云,后者不知何时已解琴坐下,开始弹奏韩信不知名的曲子。淙淙琴音萦绕耳畔,韩信静静地听着,扭头又看向明月。

    一曲终了,韩信叹了口气。他想赞叹曲子绝美,又想赞叹赵云手法高妙,奈何腹中几无辞藻,许久后问出一句:“月色昏暗,你看得清琴弦么?”

    赵云道:“就算看不清,有的曲子也是铭记于心的。”

    韩信心里一动,回头看向赵云,赵云仍看着琴,韩信就又把头转了回去。他们在屋顶又待了一会儿,下面的喧闹渐渐散去了,灯火也已熄灭,人们都回家休息了。赵云没再弹奏新的曲子,只偶尔再拨出几个小段,更多的时候是和韩信一起看月亮。等到差不多人去街空的时候,韩信拍拍手道:“走了。”

    赵云站起来,把琴重新负于背上,韩信站在一旁等他,然后准备从楼顶上跳下去。刚走没两步,赵云突然停住了。韩信回头看他,问:“怎么了?”

    赵云呆呆地看着韩信,结结巴巴地道:“这么晚了,我……娘亲她……我忘了……”

    韩信还道是什么大事,原来是赵云这小孩怕娘。他说什么赵云都应对如流,倒让他差点忘了赵云足足比他小了五岁。韩信笑起来,道:“你怕什么?你娘还能把你活吞了不成?”

    赵云没精打采地垂下头,道:“也可能是煮熟了再……”

    韩信心里笑得不行,伸出一条胳膊搭在赵云肩上,道:“那也不要怕,就说本大侠带你外出惩恶扬善去了,难道不是好事一桩?你娘还有什么好说的?”

    赵云闷闷地点了点头,心想你这人怎么净说鬼话。韩信松开赵云,纵身一跃,落在地上。街上漆黑一片,韩信想了想,对着屋顶张开双臂,道:“你跳吧,我接着你!”

    话音刚落,赵云就稳稳落在韩信旁边的地上,像看傻子一样看了眼韩信。面前是客栈的后门,赵云看了一眼,又翻上屋顶,跑到另一边跳了下去。韩信咧了咧嘴,追上赵云。

    客栈还有最后两间空房,被赵云包了下来。掌柜的正在算账,看见韩信后愣了一下,又看了看赵云,心道难怪这么快就弄到了钱,原来是傍上了贵公子。

    韩信哪知道老板在想什么?他跟着赵云上了二楼,两人房间挨着,他房间就在赵云房间的左边。韩信走过去,突然眼珠一转,撑着门框对赵云笑道:“有事就喊救命,哥哥会来救你的。”

    赵云气笑了,道:“你也一样!”

    他用力带上门,突然想起别人还在熟睡,于是悻悻地撑住门,轻轻关上。韩信看着紧闭的房门,摇了摇头,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日一早,两人在客栈用完早饭,韩信找到这城中的驿夫,送赵云回长歌。赵云就知道韩信昨夜说的又是苍云大侠又是惩恶扬善的,全是鬼话连篇,心下白眼一翻的同时又忍不住问道:“你不同我一起回去了吗?”

    “同你回去作甚?能发大财吗?”韩信随口道。见赵云神色怪异,他又补充道:“这一晚下来,我又欠了你不少银两,现在我囊中空空,又欠下你这一大笔债,如今之计,只能是回军中做些任务拿奖励了。”

    赵云明白过来,笑道:“确该如此。韩兄要是在别处又因银钱陷入困境,可不会再有第二个在下来为韩兄雪中送炭了。韩兄也不必急着还钱,身外之物,我是不在意的。哪日有缘再见,韩兄再还我便是。”他低眸笑道,“若是娘亲发现,责问起来,我就说是帮助路边的乞丐了……”

    韩信初时还挺感激,听到最后一句直恨得牙痒痒,想揪住赵云的耳朵使劲拉扯一番,又觉得这样实在冒犯,最后只哼了一声,道:“大人不记小人过。”

    驿夫坐在一旁看他俩拌嘴看得直乐,赵云不好意思起来,韩信趁机道:“你快滚吧!”

    话虽如此,他还是把赵云送上马车,然后目送马车驶出一段距离后才转身离去。先前两次都是赵云送他,现在他终于送了赵云一次。

    马儿走得慢悠悠的,赵云害怕回去后凤青绫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也想让马车慢点走。可没过多久他就坐不住了,在马车里翻来滚去,终于没忍住提前下车,剩余的路程都用轻功来赶,好歹在下午回到了长歌。

    可怜的赵云还是难逃他娘的一顿臭骂。赵云的夜不归宿让凤青绫提心吊胆,等到孩子好好的站在她面前的时候一颗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不断上升的熊熊怒火。她把赵云捞过来数落了好几顿,赵云一直低头听着,期间高师兄还过来一趟,探头瞅了眼屋里的情形后就溜了。凤青绫直说到口干舌燥也是余怒未消,她大袖一挥,赵云带回来的小礼物她全部拿走,赵云本人则丢去御射场喂马。

    端的是凄惨无比,可悲可叹。赵云坐在小舟上,对着粼粼碧水,把韩信大斥一通。

    那边韩信就又打了个喷嚏。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赵云又念叨他,也不理会,只一心赶路。他回到苍云,军中恰好有任务缺人手,于是他稍作休整后便又上路了。离开之前他四处看了看,苍云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大变化。他作为军中的江湖侠士,一直负责在各地镇压动乱和收集信息,在外的时间倒比在苍云时还要长些。

    安贼史贼虽早已伏诛,大乱过的天下却再难回到过去安宁的日子,表面上虽还平和,实际却是祸乱四起。苍云军大仇已然得报,剩下的便是守护大唐江山,可这与复仇比起来,竟似比复仇还难。

    那又如何?韩信想,那又如何呢?难道因为艰难,就不去守护这大好河山了吗?就任它在战火中飘摇动荡了吗?

    他打开一坛酒,和身旁的兄弟碰了下就各自痛饮,但胸中块垒,酒也难浇。

    虽说是乱世出英雄,但若能永享盛世太平,不做英雄又何妨?

    TBC

评论(8)
热度(18)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