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英零】情侣围巾

    一个短打,带179和涉北玩。
    我这个点发文的毛病估计是改不了了……

    “涉,我们真的不合适。”

    “怎么会呢!难道皇帝陛下要抛弃我了吗?小丑发誓,一定会找出解决的办法的!”

    “不是办法的问题……你不能这样。我不会同意的。”

    “英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够了。”朔间零站起身,嫌弃地看着快要扭在一起的两人。“柜子里还有一条长的,应该够用,吾辈去拿来。”

    “哈,零,你居然这么轻易地就背叛了我,你这个负心汉。”天祥院英智扒拉掉日日树涉抓着自己肩膀的手,瞪大眼睛看着朔间零从衣柜里翻出他们上次在商场不小心买下的那条过长的围巾。朔间零把围巾扔给日日树涉,后者一伸手抓了过来。

    “就是这条吗?”日日树涉摩挲着手里被叠成豆腐块的柠檬黄色绒线围巾,发出了惊喜的赞叹。“啊!这奇异的手感,这美妙的温暖,还有这如此不符合你二人风格的颜色!Amazing……”

    朔间零没理他,转身走向客厅的角落,那里有一个铁笼子。朔间零蹲下去,打开笼子,将里面的小白兔抱了出来。

    天祥院英智看见了,也抛下日日树涉走了过去。“要带上它一起?”

    “正是。这么好的天气,也是时候带它出去透透风了,而且差不多该把它还给仁兔君了吧?”朔间零蹲在地上,准备给小白兔穿衣服,兔子乖乖地立于原地,只是不时地动一动,室内暖黄色的灯光照在它身上,给它的身体罩上一层蜂蜜色的光晕。

    朔间零耐心地给小兔穿上淡蓝色的保暖织物,天祥院英智站在一米之外的地方低头看着,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日日树涉无声无息地走远了一点,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嗯,这样就万无一失了。”朔间零给小兔穿好衣服后满意地欣赏了一遍自己的这个杰作,然后就把它抱了起来。兔子尚在幼年,朔间零双手合拢就能为它提供一个可以熟睡的小窝。此时朔间零把它抱在怀里,用左小臂托着它,右手覆在它的头上轻轻揉动。

    天祥院英智看着这一幕,胸中像有一盏灯亮了,蜜色的柔情充斥着他的心脏。他忍不住走上前与朔间零一同看着可爱的小兔,右手极其自然地揽住朔间零的腰,如果不是日日树涉干咳一声,他说不定还会在朔间零的额角处落下一吻。

    “所以我们快来试一试吧!难得三人重聚,这可是一个百年难遇的机会……”日日树涉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围巾。

    “可是我们才刚放假还不到两个星期,也就是说我们才两个星期没见,而且开学了以后我们三个碰面的机会多的是。”天祥院英智无奈地摇了摇头。

    然而日日树涉早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抛在了脑后,他大步上前,一手一个把天祥院英智和朔间零扯了过来,他把围巾挂在自己脖子上,叉着腰看着另两人,问:“我们谁在中间?”

    天祥院英智和朔间零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鼓励之色。

    对嘛,本来玩的就是情侣围巾,情侣挨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拉个手手亲个脸脸什么的也比较方便。朔间零眸光一闪,正要提名自己,日日树涉却伸手把他和天祥院英智拆散,自己挤在他俩中间。

    “当然是我在中间啦!”日日树涉大声说。

    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

    围巾确实够长,绕在三个人的脖子上之后还多出一截,他们三个就以这样奇异的状态走出屋子,来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刚下过一场雪,还没来得及清理,鞋底踩在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Amazing!想不到我们三人有一天也能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的一起出来逛街,还真是奇迹……啊,搞得我又想变出鸽子来讴歌玫瑰人生了!”

    “最好不要这样做哦,涉,那样会吓到路人的吧。”

    “倒不如说吾等如今这副打扮就够吓人的了……不过也罢,反正吾等现在仍是学院中的学生,还没有多少人认识,等进入了演艺界只怕出行都要戴着墨镜口罩。涉说的对,今天确实是百年难遇的机会。”

    “啊,零,想不到你是这样理解我,我感动到快要落泪了……”

    日日树涉抹了抹眼睛,然后笑眯眯地打量着周围,全然不顾路人好奇的眼神,甚至还伸出手去抓住两位同伴的手。天气很冷,他们三个之中只有日日树涉没有戴手套,他左手握着朔间零的皮手套,右手握着天祥院英智的棉绒手套,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享受着舒适的晚风,心情十分舒畅,甚至哼起了歌。

    简直像个小孩。朔间零一边照顾怀里的兔子一边想。他本来以为这种像是从幼稚园放学的小孩子牵着爸爸妈妈的手般的行为只有天祥院英智才做的出来,没想到他的故友做起来居然也面不改色。朔间零在心里叹了口气,难不成是所有离天祥院英智太近的人都会被传染这种怪病?心理年龄直接下降到三岁?他想起越来越婆婆妈妈的莲巳敬人,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不仅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如他这般人,要是跟旁边那两人同样傻,那大概跟老年痴呆没什么区别了。

    正思忖着,朔间零感应到右方有一道炽热的视线,他扭头一看,是天祥院英智歪着脖子朝他挤眉弄眼,看他口型,是在说:“我们甩开他吧!”

    朔间零也歪着头同天祥院英智用口型交流。他们两个同时往后仰头,估计日日树涉不会太好受,但朔间零懒得管那些,他无声地问:“汝觉得能甩的掉么?”

    天祥院英智耸了耸肩,把头扭回去好好看地面。

    他也知道日日树涉差不多是故意的,一开始可能确实只是凑巧路过他和朔间零搬出来一起住的地方,寻思着上来打个招呼,谁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难不成他会占卜,预先就知道他和朔间零准备出门腻歪?

    今天不是什么节日,就是一个普通的雪天,本来也没有什么计划,就是单纯想出来轧轧马路,就当是饭后消食,所以多了一个日日树涉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就是他恶意满满地非要夹在中间,使得天祥院英智不能与恋人拉手手贴脸脸比较遗憾,还有就是他们三个奇特的宛如一只大螃蟹的逛街状态十分吸引人眼球。

    朔间零穿了一身黑,天祥院英智穿了一件灰色的棉袄,日日树涉的则是白色的,他们三个典型的黑白灰围了一条柠檬黄色的围巾在脖子上,要有多不搭就有多不搭,就连路人小姑娘看见了都忍不住笑,但笑完之后她们还是会热切地盯着他们,这是因为他们三个都有着极其出众的外貌,天祥院英智相信这一点。虽然他们的搭配的确是够丑的吧。

    但是天祥院英智并不在意路人的目光,他觉得这样逛街还挺好玩的,朔间零估计也是这样想,因为他的脸上也有带着轻蔑路人意味的笑容。这个地方离学院不太远,说不定还会遇见学院里的学生,天祥院英智已经开始期待起学生们看到他们三个的时候的有趣反应了。

    正想着事,日日树涉突然叫着“章鱼烧!”就冲了出去,天祥院英智猝不及防之下被围巾狠狠一扯,顿时咳嗽起来,他看了看旁边的朔间零,对方也在揉着脖子。老板见了他们仨也是很惊奇,一边准备章鱼烧一边问他们为什么要三个人围同一条围巾,日日树涉揽住另两人的肩膀,大声说:“因为我们是受神明指引而走到一起的最要好的朋友!”

    钱是日日树涉付的,他和天祥院英智一人捧着一份章鱼烧,朔间零因为要照顾小兔子所以没有买,只能眼巴巴看着他们吃东西。天祥院英智起初是十分愉悦地欣赏着馋的直咽口水的恋人,但当朔间零别过头去的时候他主动把一块章鱼烧递到人家嘴边。过程中日日树涉既要往后站给两人腾出位置,又要看着他们俩在自己鼻尖前面秀恩爱,此等惨绝人寰的景象,即使是日日树涉也难免心中动摇。

    他们又在一起逛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十分钟左右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仁兔成鸣和他的几个后辈,朔间零恋恋不舍地把怀里的小白兔还给了他。告别仁兔成鸣以后他们继续向前走,期间还凑在一起说了些玩笑,比如日日树涉说想试试四个人围同一条围巾并提议莲巳敬人,天祥院英智否定了他,理由是敬人太矮,而提议鬼龙红郎的自然也被否定了,理由是太高。朔间零还开玩笑说四个人的围巾不该叫情侣围巾而是该叫家庭围巾,找机会想让轻音部的大家一起试一试。

    这种欢乐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日日树涉脚步一顿,缓缓睁大眼睛,然后突然兴奋地边挥舞双手边叫道:“北斗君——”

    天祥院英智和朔间零抬头一看,果然看到冰鹰北斗和他同班的游木真正从远处走来。

    冰鹰北斗正和游木真说话,遥遥听见有人叫他,他回头一看,正好看到路灯下宛如大螃蟹般的三人,进而看到正中间的日日树涉。冰鹰北斗脸色一变,直接掉头冲进旁边的蛋糕店,不明所以的游木真也跟了进去。

    日日树涉急了,直接从围巾里钻了出来,拔腿就去追冰鹰北斗,边跑还边回头朝天祥院英智和朔间零挥手,他银色的长发在背后甩动,一呼一吸之间他就冲进了蛋糕店。朔间零被这突然的变故搞得有些发愣,回过神来的时候天祥院英智已经帮他围好了围巾,这下是真的情侣围巾了。

    “冰鹰君似乎不太待见涉啊。”

    “怎么?汝想帮着拉红线?”

    “并不是,我想涉并不需要,而且我也没什么立场做这种事。”天祥院英智笑着说,“现在我有更想做的事情。”

    “什么?”朔间零好奇地问。

    “蛋糕店是不能去了……”天祥院英智捏了捏下巴,东张西望。“有了。”他拉住朔间零的手,抬腿向前方走去。

    他们离开繁华的商业街,拐进了黑暗的居民区中,只有零星几扇窗户还亮着。天祥院英智拉着朔间零走到花坛旁边,在楼上投下的黯淡光线中捧住朔间零的脸。

    “朔间零。”天祥院英智说,“我爱你。”

    朔间零愣了一下。“我将永远爱着你……”

    天祥院英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谁让你说这个了,誓词可不能随便说哦,不是现在也不是这个地方。”

    “那汝把吾辈拉到这里做什么。”朔间零四处张望一下,“啊……找不到家了。”

    “家不就在这吗?”天祥院英智笑着指了指自己。

    朔间零别过头,在黑暗里悄悄地翻了个白眼。

    “本来只是想说我爱你,没有别的了。”天祥院英智歪着头想了想,说,“但是现在又有了新的计划。”

    “……高估了汝,汝只有两岁。”

    “两岁也好,两百岁也罢,只要你还在这儿,什么都没有区别。”天祥院英智笑得狡黠,“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我还想抱你。”

    “行啊。”朔间零慷慨地张开双臂。

    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头顶又亮了一扇窗户。

    天祥院英智轻轻咬了口朔间零的耳朵,“我还想……”

    “回家再说。”朔间零推开天祥院英智。

    “好好。”天祥院英智笑容满面地拉住朔间零的手,又替他调了调脖子上的围巾。然后他们沿着来时的脚印离开了这片黑暗的地方,手牵着手。

    “回家啦。”

    END

评论(4)
热度(97)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