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晃&零】未解之谜(友情向)

    如题,是友情向,友情向,友(亲)情向。所以不要刷晃零晃。真cp是英零和晃杏。ooc预警。

    1.

    棺材里静悄悄的。这用来盛放尸体的器物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午后的新鲜阳光分了一片儿照在棺材顶上,竟也给它带去了点人世间的气息。按理来说,这里面该长眠着一个人,就算棺材封得严严实实的不会有半丝阴气泄露出来,它也该因死人的缘故而沉重非常,可这庞然大物看起来却是这般轻盈,仿若待在里面的只是虚空,就连黑暗也变得稀薄。此刻它躺在地上,显出诡异的祥和,似已与这间教室的宁静融为一体。

    大神晃牙犹豫了一下,收回贴在棺材上的脚,弯下腰将棺材盖推开。

    映入眼帘的是朔间零的脸,带着古韵的美丽,着实一副好皮囊。即使躲藏在阴影中,旁人也能一眼看出他的脸苍白得透明,他纹丝不动地躺在那里,面上无悲无喜,教人恍惚中还以为他是哪个艺术家造出来的不死不活的雕像,只有鼻下悠长平缓的气息能证明这副躯壳确实被赋予了生命。大神晃牙一屁股在棺材边上坐下,撑着脸看他这位前辈,这不是他第一次凝视朔间零的睡颜,只是每次看都会不自觉地被吸引,即使他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朔间零那桀骜的灵魂虽然已被深埋了,但他的美仍然存在,并且一不留神就会跑出来祸害世人。

    大神晃牙在心里叹了口气,扒着棺材沿伸手拍了拍朔间零的脸。“喂,吸血鬼混蛋,起来练习了。”

    朔间零睡得死死的,大神晃牙拍了他四下他也没有反应,大神晃牙一挑眉毛,另一只手也伸进去,左右开弓啪的一声打了他两巴掌。人还是闭着眼睛。大神晃牙顿时心头火起,正想抡圆胳膊扇个百八十下,却看见那张白脸蛋上泛了红。大神晃牙硬克制着自己,毕竟一会儿还要练习,朔间零若被他扇成了猪头,一会儿练习的时候不太方便,而且让阿多尼斯看见了也不太好。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于是他双手下移,掌心发力,狠狠压在了朔间零的胸口上。

    这下朔间零可算睁开眼睛了,绯色的眸里满是痛意,他无奈地笑了笑,说:“就不能换个温和的方式戳穿吾辈的伪装么,小狗。”

    “谁管你!要不是顾虑你一把老骨头了,怕把你心脏吓出个好歹来,我早就把你的棺材盖踹飞了。”

    “喔,小狗有这份心意吾辈十分开心,吾辈确实也是老得快走不动了,如果再被吓出什么疾病就更是雪上加霜。小狗也长大了,懂得体贴他人了,吾辈真是像自己的事一样高兴……”

    “杀了你啊!本大爷才不会体贴你这混蛋!”大神晃牙嫌弃地拍了拍手,想把沾在上面的朔间零的气息赶走。“快点起来!羽风……学长估计不会来了,但阿多尼斯已经在路上了,你不是喜欢当别人长辈吗?那就快起来,带着我们练习!”

    “啊,好麻烦,吾辈还想多睡会儿呢……”朔间零嘟嘟囔囔地坐起来,先是捶了捶老腰,又踢了踢老腿,然后才慢悠悠地从棺材里爬了出来。“薰君又不见了?真是的,明明也是组合里的长辈,却这么不负责任,把孩子丢给吾辈一个人带。”

    “你可算了吧,本大爷从来都没指望过他。”大神晃牙叉着腰摇了摇头,看着朔间零摇摇晃晃的背影又小声嘀咕了一句:“明明只是憧憬着你一个人啊……”

    大神晃牙盯着地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把脑袋里那些奇奇怪怪的伤感想法全都驱逐出去。他想起朔间零推开棺材后没把盖放回去,于是想做一回好人帮他把盖子放好。这一转身可不要紧,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顿时瞎了狗眼。

    之前朔间零躺着的时候披散的黑发遮住了枕头上的图案,他爬起来以后枕头露了出来,上面赫然印着天祥院英智的写真。

    难怪睡得那么香。大神晃牙暗啐一口。

    身后传来一阵响动,大神晃牙回头一看,只见朔间零在柜子前面忙活着什么。大神晃牙看着朔间零从里面拽出来个什么玩意儿,正抻着脖子看呢,朔间零就转过身来。大神晃牙一瞅,可了不得,看这大小,看这形状,看这图案,可不就是最新款的天祥院英智大团子抱枕吗?大神晃牙看得呆滞,只见朔间零轻飘飘地瞄了他一眼,像捧着放有王冠的托盘一样捧着团子走到棺材边上,然后撕开团子外面的塑料袋把团子放进棺材里,还特意给它塑了个特别圆的形。做完这一切后他把棺材盖推了回去,末了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大神晃牙一眼,好像在说:“汝难道以为吾辈像汝一样粗心大意吗?”

    准时前来的乙狩阿多尼斯没能看见那个可爱的大团子,但他看见了同样也很可爱的大神晃牙紧绷着一张脸。他心下诧异,忍不住问道:“大神,你怎么了?”

    大神晃牙怒容满面,在乙狩阿多尼斯越来越焦急的目光下,大神晃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妈的狗男……男。”

    2.

    早在很久以前,大神晃牙就发现那两人不对劲了。

    本该老死不相往来的两个人突然渐渐地亲密了起来,一开始是偶尔会同时出现在食堂,彼此之间座位隔得老远,然后是阴天的时候朔间零爬起来散步两个人会在校园里擦肩而过。这都没什么,看起来自然无比,连身为朔间零第一迷弟的大神晃牙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当朔间零坐在长椅上向夹着文件路过的天祥院英智招了招手被大神晃牙恰好看见的时候,灵敏的狼嗅出了一丝诡异的味道。

    吸血鬼混蛋什么时候和学生会长关系这么好了?不就是办执事咖啡厅的时候借过一回红茶吗,难道喝出感情来了?

    大神晃牙皱眉思索几秒后得出一个结论:咖啡厅里只有红茶没有咖啡,这真不是人干的事。

    本大爷才不是关心吸血鬼混蛋,怕他被学生会长忽悠了,只是出于组合的利益才去调查这件事的,这叫刺探敌情!要是吸血鬼混蛋鬼迷心窍跳槽了,UNDEAD不就少了一大招牌么?没错,就是这样!

    大神晃牙一边在心里为自己打气一边把脸凑近学生会室的门缝,他是一路跟踪朔间零来到这里的,两分钟前吸血鬼刚刚踏进天使的领地。大神晃牙小心翼翼地扒住门板往里张望,本来以为能看到朔间前辈霸气侧露地与敌人谈判,却没想到看见的是两人悠哉悠哉地面对面喝茶的场景。大神晃牙心里咯噔一声,还真是喝出感情来了。大神晃牙宁愿相信这只是缓兵之计,喝完以后朔间前辈就会露出獠牙,他眼巴巴地看着朔间零放下茶杯,抬起头对天祥院英智说——

    “再给吾辈倒一杯,要加果干的。”

    大神晃牙难以置信地瞪圆眼睛,这时他的肩膀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大神晃牙僵硬地转过头,看见了杏甜美的脸。

    “大神君。”杏悄悄地说,“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因为是小声交流,杏与大神晃牙离得很近,温热的气息正正喷在大神晃牙脸上。大神晃牙被喷得有些晕,心里享受与杏这么近的距离,身体却下意识地把头别了过去,想起这样不能说话,又把头扭了回来。“没干什么。”他用尽毕生功力压低声音回答道。

    杏也悄悄地往门缝里看了一眼,然后悄悄地问大神晃牙:“你在偷窥他们?”

    “谁偷窥他们了!”大神晃牙怒吼。看见杏被自己吓得抖了一下,大神晃牙暗暗自责:说好了不让她再受伤的?他正想跟杏道歉,听见遥遥一声“扑哧”,他心中一凛,知道自己暴露了,于是破罐子破摔,干脆一脚踹开门,冲里面还没来得及敛去笑容的朔间零劈头盖脸一顿大骂。

    后来他才知道自己刚跟踪上的时候就被发现了,门缝是朔间零特意留的。

    3.

    自那以后他俩就开始大摇大摆地旁若无人地秀起了恩爱,成对出现的次数呈几何倍增长,关于他俩的传言也遍及全学院。

    紫之创说:“哎嘿嘿,说起来,圣诞节前夜祭结束的那天我发现自己有东西掉在舞台上了,回去拿的时候看见部长拥着朔间学长在跳舞!部长还穿着演出的服装,舞台上的灯又亮起来了,他们两个在蓝莹莹的舞台上旋转,看起来好浪漫的!”

    伏见弓弦说:“我在打扫学生会室的时候发现了被会长大人藏起来的一排新鲜番茄汁,当时我还在疑惑,没想到是为朔间大人准备的啊。”

    朔间凛月说:“兄长扑过来的时候我闻到一股熟悉的药味,以为把自己的气息搞得跟小英差不多就能令我放松警惕,他还是那么愚蠢。”

    莲巳敬人说:“……英智的房间里全都是朔间和日日树的周边。”

    ……

    当事人朔间零说:“没想到吾辈还能再次成为学院的焦点,真是令人怀念。”

    当事人天祥院英智说:“呵呵,真有趣呢。”

    被害人大神晃牙说:“妈的两个背着全学院媾和的老东西。”

    他心里不平衡啊,他世界第一好的朔间前辈怎么就被天祥院英智那头猪给拱了呢?他坐在夕阳里寻思半天也没琢磨出来朔间零是咋想的,明明以前那么要死要活的,S1上的对决也好像就是昨天的事,怎么就突然冰释前嫌了呢?他们两个无比自然地和解了,无比自然地关系转好了,无比自然地在一起了。其他人也无比自然地接受了这件明明是爆炸性新闻的事情,甚至纷纷送上祝福。只有大神晃牙自己气不过,跟个发现妈妈怀了二胎的孩子一样,无比生气又无可奈何,只能对着路边的小石子狂踢。夕阳之下他的影子显得格外萧索,长叹口气后他想着事已至此还是要努力接受这一事实,于是就转身回教学楼了。结果一进轻音部教室就看见两个老东西在那卿卿我我,天祥院英智坐在棺材旁边撑着脸笑看朔间零吃东西,等他吃完了再凑上去亲一口他唇角。这一幕好死不死被大神晃牙正好看到,他的两个眼珠顿时呼啸着冲出眼眶破碎在空气里。

    都给本大爷滚。

    4.

    “滚!”大神晃牙愤怒地朝乙狩阿多尼斯吼道,后者一脸懵逼,试探着问了一句:“我又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对不起。”大神晃牙烦躁地摇摇头。

    “那你怎么了?说出来,我说不定还能帮助你。”

    大神晃牙上下打量着这个一脸纯真的黑皮,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在与女性有关的问题的方面,大神晃牙实在是无法信任面前这位经常惹怒三个姐姐的,“多吃肉”可以算是情话的,见面就夸人瘦小的他的可靠的队友。大神晃牙想到了羽风薰,那个轻浮男泡女孩子最有一套,但他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他跟那个男人目前可以算是情敌!

    大神晃牙被自己脑内滚过的弹幕吓了一跳,僵在当场,等身体慢慢放松的时候,他已经承认了事实。

    他他妈的确实是有点喜欢杏那个女人。不,是挺喜欢,很喜欢。

    谁能想到会变成今天这样呢?他把杏砸晕的时候嘴上还不依不饶地说着这个女人真弱,现在却连她被针扎伤手指都揪心。生活真奇妙,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点,又不一定什么时候把你领向命定的结局。就像天祥院英智和朔间零,当年初见的时候他们自己也未必能想到未来会围绕着他们两个发生那么多事,就算是今日已经发展到可以依偎入眠的关系,偶尔回想起以前的事,还是会感到恍惚的吧。

    大神晃牙幽幽地叹了口气。

    就算他能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他也没法明白是朔间零是怎么想的。他可以纡尊降贵去喜欢杏那个把工作当娱乐的笨女人,可是朔间零,他怎么就甘愿让天祥院英智这衣冠禽兽给拱了呢。

    “唉。”大神晃牙撑着脸叹了口气。

    “唉。”朔间零也撑着脸叹了口气。

    大神晃牙吓得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吸血鬼混蛋?!你怎么在这里!阿多尼斯呢!”

    “阿多尼斯君见汝愁眉苦脸,问汝话汝也不回,自顾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十分担心,就去找吾辈求助。”

    “那个多事的家伙!”大神晃牙气愤地跺了跺脚。“你走吧,本大爷好的很。”

    “是吗,可是汝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名为‘我不好’的气息。”朔间零瞪大眼睛,竟真凑到大神晃牙身边,作势要嗅他的味道。大神晃牙一阵恶寒,使劲把朔间零往旁边一推,看着老头子好歹稳住了身体默默称赞了一下他的智商。朔间零痛苦地揉着自己用来撑住地面的手的手腕,嘴里抱怨着年轻人下手不知轻重,他这一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大神晃牙心里烦,站起来转身就走了,留朔间零自己搁那坐着。

    这个时间大家差不多都有自己的事情,走廊里没什么人,朔间零坐在楼梯的最高一级台阶上,见没有人上楼,索性放下两条大长腿,让台阶的棱硌着。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大神晃牙最近的状态,嘴角慢慢浮现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晃牙不会是恋爱了吧。

    5.

    朔间零有些恍惚,他的晃牙不知何时也已经长大了。

    曾经他自己都还是个青涩的小孩,留着自认为有个性的刘海,满口老子本大爷,骄傲的笑容毫不客气地挂在脸上。那样的自己居然也有人跟随,这是现在的他想象不到的事情,他剪了刘海,学来一副老爷爷的口气,抹掉张扬的笑容,给自己换上一张沉静的脸。这下好了,他自认为已洗尽铅华圆融如意,成熟稳重温柔大气,可是晃牙不认识他了,他对他的新躯壳失望至极,但是眼底的希望还没散去,于是他成天在他耳边大叫:吸血鬼混蛋!!

    他怎么会不知道晃牙的用意呢?他在提醒他他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吸血鬼,是暗夜的魔王,而不是现在这样行将就木的老人。他有的时候也会摸出镜子来看,问镜子里的自己:你是朔间零吗?镜子里的人眨了眨眼睛,什么都没说。他有的时候还会摸摸自己的脸,看是不是已经长出了皱纹,可实际上还是那么光滑,他还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啊。

    他有的时候也害怕,怕自己真的成了自己口中的老骨头、已腐烂了一半的肉体。可让他回到过去的姿态,他又不愿意,他可不想承认那个尖锐又欠揍的家伙是他,亏晃牙还模仿得有模有样。为此他偶尔想起来的时候也会苦恼不已,干脆就不去想,把注意力放在后辈身上,看他们一点点成长,就好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样高兴。他与孩子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远远地守望着他们,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过去搭把手,完事之后立刻退回自己原来的位置,绝不往前再走半分。直到天祥院英智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强硬地拉着他往前走。他说,零,你别怕,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朔间零恍惚间感觉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回头一看,天祥院英智刚坐到他旁边。

    “地上凉。”朔间零无奈地说。

    天祥院英智置若罔闻,笑吟吟地问:“刚才想什么呢?”

    朔间零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靠在天祥院英智的肩膀上。

    “孩子长大了,到叛逆期了,吾辈真是打心底里愁啊。”

    6.

    大神晃牙一边踢路边的石子一边往便利店走,清爽的夜风吹动着他的头发,却没能吹动他沉重的内心。

    白天他不练习的时候都在思考着杏的事,到底要不要表白,怎么表白,她对他有没有那个意思。大神晃牙想得一个头两个大,甚至还去找羽风薰借了点经验,当然他没说那个女孩是杏。结果经验是借着了,他也被羽风薰大肆嘲笑了一番,气得他差点把前辈暴打一顿。

    啊,总之就是玫瑰花,是吧。大神晃牙站在路中间扯了扯头发,觉得肚子饿,于是决定先去买个面包再回去思考表白的事情。于是他大步迈进便利店,瞅了一圈之后抬腿想往里面走,这时候他眼前突然闪过一个人影,一个长毛怪从里面扑了出来,直直扑进他怀里。

    “你干什么!看清路再走啊!嗯……?日日树……学长?”

    “Amazing!这个时间能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命定的相遇!”日日树涉高声说着他的惯用台词,然后转身走进里屋。大神晃牙觉得好奇,于是也跟了上去。

    “警戒解除!并不是右手君哦。”日日树涉对着另两人眨了眨眼睛。

    “哦,原来是小狗啊。坐吧。”朔间零点了点头。

    大神晃牙又一次瞪大了眼睛。他看着摆出预备格斗的姿势的朔间零,又看了看躲在朔间零后面捧着杯面埋头狂吃的天祥院英智,觉得自己长了双假眼睛。

    “那个,天祥院……学长,慢点吃,别噎着。”

    话说完天祥院英智就差点被噎,朔间零赶紧给他拍背。

    大神晃牙站在门口,傻愣愣地看着三位同样都是179的有头有脸的前辈围成一个大三角,坐在这样一家小小的便利店里……吃杯面。天祥院英智吃得最多,仿佛突然对庶民食物起了莫大的兴趣,当他把这份杯面吃完的时候,大神晃牙都担心他下一秒会被撑得翻白眼。

    “哦呀,既然皇帝陛下已经用完餐了,那小丑就带着皇帝陛下四处散散步吧!”日日树涉笑眯眯地站起来走过去扯了扯天祥院英智的袖子,后者会意,同朔间零和大神晃牙挥了挥手后就跟着日日树涉走出了便利店。屋里只剩朔间零和大神晃牙面面相觑,大神晃牙盯着朔间零的脸看了一阵,不自然地别过了头。

    还是那张好看的脸,虽然气质已经完全不同,但也只是换了种风格。醒一醒,大神晃牙!你不是喜欢转校生吗,干嘛要对着吸血鬼混蛋的脸发痴!这样一想大神晃牙就释然了,于是又把头扭了回来。

    “如果吾辈没猜错的话。”朔间零打破沉默,笑着说,“汝是喜欢上杏那个小姑娘了吧。”

    “是又怎么样?啊?杀了你啊!”

    “别那么暴躁,小狗,靠不住的男人可不会有女人喜欢。”朔间零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说,“吾辈知道汝正在为如何向小姑娘表白而烦恼,然而不冷静的时候可做不出好决定。”

    “本大爷知道。”大神晃牙一屁股坐在朔间零对面的椅子上。“我又不是明天就要去表白,我会找到一个好办法的,实在不行,去问羽风……学长也可以啊。”

    “汝竟然会因为小姑娘去主动找讨厌的薰君说话,看来汝真的对小姑娘很上心啊。不过汝可别忘了,薰君也是小姑娘的追求者哦?”朔间零低低地笑了起来。“真是长大了,有喜欢的姑娘了,爷爷真是欣慰……”

    “呸!什么爷爷,你哪有那么老!”

    “那,爸爸很高兴……”

    “呸呸!也没有那么老!再说了,妈妈还差不多。”大神晃牙鄙夷地看了一眼朔间零挂在耳朵上的,迷你天祥院英智团子耳环。朔间零干咳一声,脸上浮现两朵红云。

    “……喂,吸血鬼混蛋。”大神晃牙突然说。
朔间零疑惑地看向大神晃牙,后者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离老还早得很,你也就比我大那么一点。”大神晃牙说,“有的时候我也怀疑,我追随的那个朔间零是不是已经死了,眼前这个只是顶着他名字的冒牌货。可是我又能清楚地感受到,你身上有什么东西一直都没变……我在等,等你醒过来的那天。”

    朔间零静静地听着,垂着眼帘一言不发。

    “有时候我也安慰自己,你做的决定一定也有你自己的看法,可是我,我真的不明白!你怎么就成了现在这样!真是气死我了!”大神晃牙横眉怒目,大声指责着朔间零,“明明我是那么地憧憬你,努力变成你的样子……你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小狗,不,晃牙,吾辈其实……”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我就是发泄一下,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大神晃牙摆摆手说,“虽然你现在这样除了特别欠扁以外也没什么特别不对的地方,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快点变回去。哼,到那个时候,本大爷一定会彻底地打败你!”

    朔间零看着大神晃牙,突然低下头笑了。没错,他一直都是朔间零,无论变成什么样他都还是朔间零。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傻,比小狗还傻,于是他忍不住开始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直到大神晃牙使劲拍桌子他才停了下来。

    “笑什么!本大爷说了什么那么好笑!”

    “没有没有,吾辈就是觉得,嗯,好像梦一样。”

    “那你就继续活在梦里吧!”大神晃牙啐道。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朔间零,脸上渐渐泛起红晕。在朔间零期待的眼神中,大神晃牙别过头,不情不愿地说:“虽然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但是还是祝你幸福!必要的时候叫上我们一起去把天祥院打一顿!朔……吸血鬼混蛋!”

    朔间零愣了一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啊。”

    他可能真的是笑出眼泪了。

    END

评论(8)
热度(79)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