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新双黑】鞭炮

    瞎摸一条小鱼,标题瞎起的。

    中岛敦一夜没睡,他从十一点开始躺在床上逛淘宝,美食屋他挨家逛,每家都从头翻到尾,对着无数美食图流口水。没办法,他穷呀,收养他的太宰先生也穷,哪来的那么多钱可以花?黑漆漆的夜里他举着几百块钱手机逛淘宝,这唯一的光源不知道把他的脸照成什么鬼样,他把中意的东西都加入购物车,再到购物车里把它们一个个都删掉。每次做这种事情他都会想到芥川龙之介,那家伙跟他一个高中,比他大两级,被太宰治以前的同事中原中也收养。中原先生工作好啊,薪水高,所以芥川也有钱,他长得还好看,学习成绩也好,听说有望考顶尖的名校,可给中原先生长脸了。在那些老师同学眼里他这人就一点不好,就是老打架,有一次都打到高一这边了,中岛敦在教室里听见走廊的大动静,跑出去一看,芥川正踩着别人的胸口,脸上满是黑气,像凶狠的恶犬。那次芥川受的处罚不轻,人群里就中岛敦理解他,一个孤儿被人揪住父母开骂,再温和的人也会怒火中烧。

    在中岛敦眼里,芥川也有一样不好。他这人总是冷言冷语的,即使中岛敦从小就跟他一块玩,他对他也跟对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一不高兴了也抡起拳头开揍。中原中也一共没教他什么玩意,打人就算一个,十八种手法他学了个透彻,挨个在中岛敦身上试一遍。打人就算了,还不借他钱,中岛敦上礼拜看中了一件大衣,太贵了买不起,又不想惊动太宰先生,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找芥川借钱,摆出一副低声下气的样,眼睛紧紧地盯着地面,可芥川不领情呀,不仅不借钱,还把中岛敦骂了一顿,气得中岛敦三天都没跟他说话。

    中岛敦删掉最后一样东西的时候又想起与他无缘的大衣,不禁悲从中来,长长叹了口气。这口气出到一半时中岛敦看见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两点半,惊的他这口气断在这差点没憋死。中岛敦有些忧愁,明天是初七呀,唤醒他的肯定不是闹钟声而是鞭炮声。他能睡几个小时?五个?还是四个?中岛敦抱紧被子,计算着自己的睡眠时间,可实际上他还没困,只有在转动头颅时才能感受到熬夜带来的沉重感。他眼睛睁得滚圆,瞪着眼前黑色的空气,空气也不恼,就在那安静地看着他。没多久中岛敦就厌烦了,他闭上眼睛准备睡觉,屋子里静悄悄的,他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怎么也睡不着,大概十分钟以后他翻了个身,想着想点什么事情,说不定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这一想可不要紧,中岛敦越想越远,他迷迷糊糊地想,我怎么这么垃圾呀。

    这一下中岛敦就清醒了,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心脏扑腾扑腾地跳,好像要逃离中岛敦这破烂胸腔。晚上就是容易多想嘛,中岛敦安慰自己。可这没什么用,中岛敦坐在那咧嘴保持笑容,五秒钟以后上扬的弧度慢慢垮了下来,他委委屈屈地抱住膝盖,心想,我就是这么垃圾呀。成绩在班里倒数,太宰先生去开家长会都没面子,老师把他当空气,同学谁都不爱和他玩,只有一个叫镜花的小姑娘当他的跟班。在学校受欺负就算了,平时也不好过,从来都打不过芥川,只有耐打算是卖点,甚至还因此被芥川戏称为人虎,和芥川一起去吃个火锅遇见同学,还要被拉过去悄悄问上一句:“你怎么和芥川学长在一起呀?”

    中岛敦不高兴,他知道自己很垃圾,可是全世界都要提醒他很垃圾。他每次和芥川站在一起,看着芥川柔软的黑发和发白的发尾,再摸摸自己脑袋上的干枯白发,都觉得自己烂透了。芥川什么都好,他哪都不好,他怎么配和芥川站在一起?看他这懦弱的样,知道自己不好还不去努力,仿佛要懒死在床上,没事就瞎矫情,仿佛全世界就他最惨,不是最惨他还不乐意。他这垃圾人,还不能去死,好不容易活下来,怎么能去死?就只能继续活。有时候他委屈被太宰看出来,太宰就拉他的手手问他怎么啦,他把自己那点小心思说了,太宰哈哈大笑,说你怎么这么想,我们敦君明明有这样那样这样那样的优点,你得相信自己呀,要不,我去把中也那小矮子叫过来打一顿?中岛敦笑了,说算了吧太宰先生,我怕你被中原先生扯着领子从窗口扔下去。

    尽管有太宰治的安慰,中岛敦还是想不开,一到晚上就容易不高兴。这不,都两点半了还不睡,在床上辗转反侧,可能是失眠了。他叹口气想再刷会儿淘宝看看美食,可肚子却在这时候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他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他坐着打了会儿游戏,手机很快就没电了,他一看时间,才过去一个小时,他跳下床轻手轻脚地翻出数据线给手机充上电,自己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走过去拨开窗帘坐上了窗台。他寻思着左右自己也身体强壮耐热耐寒,就把窗户推开一条缝,让冷风灌进来。北方的空气干爽,他吹着吹着也觉得舒服,对面那幢楼有好几家挂了灯笼,柔柔的红光煞是好看,中岛敦看着也精神振奋,于是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对自己说别想啦!大过年的晦不晦气,反正人生路还长,慢慢努力就是了。

    可第二天他就不这么想了,通宵过后他一头鸡窝乱发,眼睛熬得通红,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他看着对面的楼,还是那幢楼,可他心里满是怨怼。他想,凭什么我一夜未眠,你们却睡得香甜?除夕夜不让我好过,初一也噼里啪啦全是鞭炮声,今天你们又要放鞭炮了吧,我偏要抢在你们前面,把你们的好梦全绞碎。

    他说干就干,穿上衣服就往外冲,连太宰治睡意朦胧的呼唤都抛在脑后,他蹬蹬蹬跑下楼,到外面去呼吸新鲜空气。天还没怎么亮,但因为是初七,外面已经有卖鞭炮的了,他买了不少,带在身上准备全城放炮,先到一个地方,就居民楼下面,鞭炮他说点就点。

    噼噼啪啪之声响了个痛快,在这片小小天地里像雷声一样隆隆,又像是一场暴风雨。中岛敦捂着耳朵笑,熬夜带来的浊气都被炮声带走了,他现在觉得浑身都舒坦。这场洗礼过了好久才结束,空气里全是烟味,呛的他直咳嗽。艰难地直起身子时他看见有人从对面的楼里走出来,一身黑衣,满脸煞气,不是芥川是谁?中岛敦身体一僵,他顿时就清醒了,什么懦弱委屈怨毒不高兴全都飞到天上去了,他只想哇啦哇啦大叫着跑到没影。芥川离老远就跑了起来,中岛敦吓得魂儿都没了,也拔腿就跑,跑出去了才发现自己不小心进了芥川家那片地。他俩你追我跑地跑出好远,最后中岛敦还是被芥川捉住了,芥川明显也是没睡醒,俩缺觉的人四目相对,谁也不说话,热气全喷对方脸上。中岛敦觉得这样不太好,于是他强撑着笑笑说:“芥川,要不你跟我一起放鞭吧。”

    “几日不见,你又愚蠢了不少,甚至已经超出我的想象。”芥川龙之介冷冷地说。

    然后他们俩就全城放炮去了。

    回家的路上芥川突然说:“人虎,一会儿来我家一趟。”

    中岛敦被鞭炮轰炸的脑子没转过弯:“啊?什么?”

    芥川咳了一声,瞅了眼中岛敦身上穿了好几年的外套。“中原先生有事找你。”他别过头,苍白的脸上泛起诡异的红晕,落在中岛敦眼里就像灯笼柔和的光。

    END

评论(16)
热度(98)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