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leo司】新来的

    给 @佩儿喵不爱吃鱼 的点文!抱歉拖了这么久而且擅自改梗了qwq

    朱樱司猛地睁开眼睛。

    窗外树影摇曳,温暖的阳光混着微风扑进保健室,朱樱司支起身子,愣愣地对着眼前雪白的被子眨巴眼睛。

    梦境停留在他走上审判舞台与月永雷欧对视的那一刻,绿色的眼睛现在还停留在他眼前。他的记忆慢慢复苏:这里是保健室,他是朱樱司,审判已经过去很久了。

    他转了转脖子,它活动自如,他又试图抬起压在床边的胳膊,这次他失败了,手臂因为长时间作为枕头已经发麻,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按在上面,使它动弹不得,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从床上拿了回来。

    他开始回想事情的来龙去脉。月永雷欧在与深海奏汰玩的时候高呼“inspiration”跳进喷水池里一阵扑腾,弄得满地是水不说,自己也像是在暴雨之夜到外面站了一个小时。当他出现在摄影棚的时候成功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关注,他还不自知,只是一边嚷嚷着要创作名曲一边在屋子里找纸和笔,留下一地的水迹,最后他被濑名泉和鸣上岚架着送进保健室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抓着记号笔。唉,leader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月永雷欧在路上就已经起烧了,虽然仍是在喋喋不休,但声音渐渐地弱了下去。他心里着急,步子不由得迈得更大了些。保健室里没人,他在桌子上发现了佐贺美老师留下的字条,大意就是佐贺美老师因为有事出校去了让来的学生自己找工具处理一下。因为鸣上岚与转校生约好了一起训练,濑名泉懒得管笨蛋一样的王,朔间凛月更是一天都没见着人影,所以照顾王的重任顺理成章地落到了他的肩膀上。他还未反应过来,濑名泉和鸣上岚就像风一样冲了出去,独留他傻傻地捧着浸湿了的毛巾站在月永雷欧床边。

    他想起自己看护leader的任务后终于意识到在leader病重之时作为看护人睡去的他是多么失礼,于是他猛地坐直身子,伸手想去拿月永雷欧额头上的湿毛巾,猝不及防之下却直接撞进一双碧绿的眸子里。

    月永雷欧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正睁着眼睛看着他,眼神因为刚醒的缘故还不甚清明,额头上顶着一块白色的毛巾,几缕发丝搭在上面。朱樱司居高临下地看着月永雷欧,这样的王没有了平日里的压迫感,甚至还透出几分傻气。他很少见到安安静静不发疯的月永雷欧,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月永雷欧盯着朱樱司看了两秒,问:“你是谁?”

    “鄙人朱樱司。”朱樱司无奈地答道。

    “啊,朱樱啊。我刚醒,脑子还不大灵光。”月永雷欧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是……保健室?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是宇宙人把我送来的吗?”

    “不是宇宙人,是濑名学长和鸣上学长送您来的。您掉进喷水池里着了凉,我们送您来保健室rest。”朱樱司眉毛一挑,“虽然以我的身份说这个不太合适,但我还是要批评您,您真是太乱来了!现在的天气已经不适合冲凉了,即使是每天都exercise的idol全身湿透也是会感冒的。您要是倒下了,不仅会使Knights群龙无首,也会使大家担心!”

    “没有那么严重,朱樱。我只是感冒了,又不是死了。我现在感觉很好,想要作曲!噢,我看到神明在向我招手,我要赶快去与他进行会谈……”

    朱樱司一把按住挣扎着要起来的月永雷欧:“您的烧还没有退,请不要乱动!”

    月永雷欧愣了一下,伸手摸了摸额头:“还真是,不过不要紧,只是低烧而已。朱樱,去把我的纸和笔拿来,再给我倒杯茶。”

    “没有茶,leader。”

    “用那个‘皇帝’的,他肯定在这里放了一盒。”

    朱樱司半信半疑地起身,他先是拿了佐贺美老师桌上的笔,又在笔记本上完美地撕下一页,把纸和笔递给月永雷欧后他在保健室里搜索,果然看见了学生会长留在这里的红茶。他怀着罪恶的心情给月永雷欧弄了一杯,等温度降到刚刚好的时候端了过去,月永雷欧已经开始在纸上画五线谱了,他仰躺在床上,皱紧了眉头。

    “Leader,您的茶泡好了。”

    “扶我起来,朱樱。”

    “可是您现在还不能乱动。”

    “管他,快点,我要赶紧把脑内不断涌上来的灵感记下来!”

    朱樱司只得先把茶放在一边,走过去扶起月永雷欧,他的身子还是有些无力,朱樱司不禁又蹙起眉。月永雷欧靠在床头,纸垫在被子上,他接着画五线谱,有时用力过猛,笔尖戳破纸张扎在雪白的被子上留下一个个黑点,他也毫不在意。

    “朱樱,喂我喝茶。”

    “恕我不能同意。Leader,您should……”

    “新来的。”

    朱樱司无奈,只能端起茶杯凑到月永雷欧唇边。

    他最怕这几个字,尽管月永雷欧早就遵守约定以他的姓氏称他,可在要求他做什么事而他不愿意的时候,月永雷欧还是会从嘴里吐出这几个字来。这差不多已经算是一种威胁,可朱樱司偏偏就吃这套,月永雷欧渐渐地也发现了这个方法的好处,一旦朱樱司不肯受他指使,他就叫他“新来的”,万试万灵。

    “在您眼里,我永远都是‘新来的。’”

    “难道不是吗?你不仅是Knights里年龄最小的,也是加入最晚的。”月永雷欧低头嘬了口茶,漫不经心地说。

    “这个词会让我不可避免地想起我与您交恶的那段时间。”

    “只是你单方面敌视我,朱樱。”月永雷欧说,“你们都像我的孩子一样,我没有打算伤害任何一个人。”

    “我知道您当时是想刺激我,让我快些成熟,不给学长们拖后腿。”

    “现在也是,我要让你永远记住你是‘新来的’,你绝不能停止前进的脚步。”

    朱樱司不再说话了。他默默地举着茶杯,月永雷欧画几笔就低头喝一口,眼睛始终不离纸张。等杯里的茶水降到吸不上来的高度后,月永雷欧干脆接过茶杯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然后再递给朱樱司。

    月永雷欧总是在有灵感的时候大呼小叫,平日里也是以一种很难接近的姿态在校园里活动着,可当他真正投入作曲的时候,他仿佛又变回了濑名泉口中的“从前的他”,一丝不苟,威严地端坐在王座上,为他的骑士提供武器,指引他们前行。

    这样的月永雷欧让朱樱司着迷,他与他之间始终存在着巨大的差距,这足以使朱樱司长久地跟在月永雷欧身后,在追随的过程中不断磨练自己,使自己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战士。

    “知道这是怎样的一首曲子吗?”

    朱樱司回过神,低头看向纸上的五线谱,轻轻哼唱出来。

    “像德彪西一样,是很梦幻的曲子呢。”

    “没错!我们需要恢宏的歌剧,但偶尔也要接受大自然的洗礼,这就是我在喷水池里找到的东西!哇哈哈哈,我果然是个天才!”

    月永雷欧笑到一半就咳嗽起来,按着胸口使劲地咳嗽,朱樱司连忙伸手过去帮他拍背。月永雷欧喘了几下,笑着说:“虽然感冒了,但我觉得还是很值的!”

    朱樱司只能无奈地应和。

    保健室内陷入了沉默。月永雷欧专心作曲,朱樱司看着窗外正在上体育课的同学渐渐出了神,他的思绪又飘到了方才的梦境上,他一步一步走上审判舞台,月永雷欧正在那里等待与他的决战。短短几天时间他对这个男人的看法由不解到钦佩,时至今日他已经完全认可了这个“王”,并且愿意为他上刀山下火海,朱樱司虽然是年纪最小的,加入组合的时间也最短,但他不愿意一直躲在学长们的羽翼下接受庇佑,他希望像个真正的士兵那样冲在最前线。他一直在努力。

    一只大手落在朱樱司的头顶上,热乎乎的,朱樱司抬头一看,月永雷欧不知何时已停止了作曲,想来是已经完成了。朱樱司感到兴奋,他所效忠的Knights又多了一件武器。

    “偶尔也要依赖一下我啊。”月永雷欧看着朱樱司,绿色的眸子里泛着温润的水光,晶亮晶亮的,“我虽比不得濑名稳重,现在看来连鸣我也比不上,但总归比你年长,当你没有人可以依赖的时候,就考虑一下我吧。”

    朱樱司愣住了,月永雷欧温热的掌心将他的思绪搅得一团糟,刚刚的雄心壮志几乎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说了句:“好。”

    月永雷欧收回手,倚在床头上看向窗外,朱樱司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今天的天气很好,未来几天也应该都是晴天。

    朱樱司转过头看月永雷欧,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月永雷欧的面庞在阳光下显得分外柔和,生病使他疲倦也使他安静,等他恢复过来,不知道又要在校园里掀起什么大波大浪。

    朱樱司苦笑。他不敢去移动月永雷欧,只能让他以看着就不太舒服的姿势睡着,而他在一旁看着入睡的人。

    “王上。”朱樱司轻声说。

    END

评论(9)
热度(116)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