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何似在人间(终)

    一生爱你千百回


    1941年在战火中到来,日军的铁蹄依旧践踏着这片古老的土地,也践踏着广州这座城市。

    韩信把指令告诉负责传递的人,并简略地教了他一些隐藏的方法。他靠在门上看着那人小心翼翼的背影,想到他还带着婴儿肥的脸蛋,摇了摇头,转身到吧台后面坐着。

    现在局势变得更加紧张,就连在后方工作的韩信都感觉到了。情报局还在不断发展新人,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个网络。他们有些人是像韩信这样底子干净、懵懵懂懂加进来的,也有一心为了报效祖国的,他们一提到传情报就满脸都是激动和热情,让韩信觉得有点心虚。

    时局越来越混乱,现在基本没人有闲情逸致喝咖啡,冰室完全变成了传递情报的据点,韩信也从靠做咖啡一分一分挣钱变成了领上面发的工资。他现在基本不用算账了,没事就随便找个位置坐着看书。他心里清楚,冰室快开不下去了。

    再过一阵子,连坐着看书都做不到了。韩信开始在广州城里走动,到各处去传递消息,有时还会留在那里帮忙。他早年四处漂泊的时候足迹算是遍布广州,在现在待的地方定居下来后就很少去别的地方了,时隔多年他再次走遍广州,发现这座城市已然变了模样。

    不忙的时候他仍然会在冰室守着,偶尔会来一个客人,他就给客人倒杯咖啡,再闲聊几句。他不再每天都回家睡觉,有的时候赶不回来也会找个旅店凑合一晚,但他尽力每天都赶回来,免得错过难得的和赵云见面的机会。

    但他很久没见过赵云了。广州由深冬进入暮春,赵云还是没有回来。韩信心里的不安越积越重,终于在从噩梦中惊醒后惶然地冲出家门。赵云身份秘密,地下党内也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存在,韩信边走边思考,只好尝试着去找诸葛亮。

    韩信坐船渡过江水,抵达诸葛亮所在的村子。部队正在休整,他向队长表达了来意,却得知诸葛亮回城办事去了。韩信也不知道诸葛亮在城里哪个位置,去找他实在不现实,只好又坐船回去。

    他于是又想到周瑜,他也已经很久没见过周瑜了,自从去年在村子告别,他就再也没有了周瑜的消息。周瑜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被关了禁闭,广州的名利场上再也没有了周二少爷的身影。韩信思索了一下,决定去一趟百货大楼。

    百货大楼的生意最近也很不好做,有些人去楼空的架势。韩信打算找个级别高些的工作人员打听周瑜的情况,在上到二楼的时候碰巧遇到了周家的管家。

    老管家对这个头发很长的少年还有些印象,知道他是周瑜的朋友,听到韩信说想见周瑜后,老管家犹豫了一下,说:“二少爷早上去戏院听戏了,就这边最大的那个戏院……现在应该还在那。”

    韩信点头道谢,准备马上去戏院。老管家跟韩信一起下楼,韩信听到了老人家小声的抱怨:“要不是因为你们这些乱搞事的人,少爷也不会变成这样……”

    韩信脚步没有停顿,当没听见,快步走出百货大楼。

    他走到城里最大的戏院前面,抬头看着这座沉默的建筑。来听戏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大部分人都只想闭门不出少生事端。韩信绕着场子走了一圈,把座位上的几个人都看了一遍,没有周瑜。他于是上了二楼,二楼也是寂静无声的,但在他快走上去的时候响起了几声琴声。

    韩信过去敲门,里面响起熟悉的声音:“谁?”

    “我韩信。”韩信说完,里面安静了一下,接着门就打开了。周瑜看了眼韩信,说:“进来吧。”

    周瑜走回座位上坐下,韩信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桌上摆着一张琴,韩信认出来是去年夏天周瑜抱去冰室的那张。周瑜看向韩信,问:“你怎么来了?”

    韩信也不说废话,直接问:“你有没有赵云的消息?他三个多月没回来了。”

    “没有。”周瑜皱了皱眉,指节敲击着桌面,“三个多月没回来?现在形势紧迫,倒也算正常,应该是没有什么要紧事就一直待在那边,也不容易暴露。”

    他看韩信一脸忧虑,安慰道:“你别太担心,我们安插在那边的人不止他一个,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肯定会收到消息的。”

    韩信稍稍心安,勉强笑了笑,说:“谢谢。”

    周瑜摇了摇头,说:“不用谢我,这事我帮不上忙……而且现在我能帮上忙的也基本没有什么了。”

    韩信看向周瑜,周瑜无奈地笑了笑。韩信仔细打量周瑜,发现他瘦了不少,黑眼圈有些重,神情也很落寞,整个人看着很憔悴。韩信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垂着眼睛说:“你多保重。”

    “你们才该多保重。”周瑜说。他又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去你家开的百货大楼,见到了管家,管家说的你在这。”

    “这样啊。”周瑜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周瑜抬头看了看这个小而封闭的房间,然后又看向韩信。韩信正默然地看着他,周瑜摊了摊手,说:“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了吧?”

    他顿了顿,自嘲地笑了笑,“外面打成什么样,都已经跟我没关系了。”

    韩信看着周瑜淡淡的笑容,又想起以前三个人一起待在冰室避暑的时光。时代的洪流冲散了他们,使他们身边空无一人。韩信勉强笑了笑,说:“起码你会很安全,也不算坏事。”

    周瑜只是笑。楼下隐隐传来咿咿呀呀的唱戏声,周瑜跟着调子拨了几下琴弦,听到熟悉的唱段干脆跟着弹起来。韩信听了一会儿,周瑜收了手,问:“韩信,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叫韩信?”

    韩信笑起来,说:“要诚信,要相信。”

    周瑜也笑了,说:“行了,快走吧,保护好自己。”

    进入五月,形势更加紧迫。广州不复宁静,动不动就能听到枪声。韩信让孙太太待在家里最好不要出去,他会定时给她送水送粮。孙太太不同意,韩信没办法,只好掏出上面发给他的枪,温声解释了很久他的真正工作。孙太太这才在惊惶中答应了。

    韩信走出孙太太家,在房屋的墙壁上看见了枪林弹雨的痕迹。他盯着子弹擦过的地方看了一会儿,转身继续向前走。广州到底还是变了样子,韩信知道,它将会一步步变成人间地狱。

    一天,韩信给孙太太送完粮食,久违地在这附近闲逛了一圈。以前他常去买饭的饭店基本都关门或换人了,其他的店铺大都也是这个命运。过去人声鼎沸的街道现在变得很安静,走了很长一段路他都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韩信知道这还不是尽头,果然没过多久,他就听到了过去他和赵云去看过戏的戏院毁于炮弹的消息。

    赌场也已经衰落了,老板在年初去世,老板的儿子继承了他的产业。但日本人看中了赌场,把它要了过来,自己找人经营,还卖一些害人不浅的东西。韩信在得知消息的那天过去远远地看了一眼,赌场已经面目全非,他在外面站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韩信开始减少外出的时间,平时不是待在冰室就是窝在家里,只有这两个地方能让他放松下来。他坐在离窗户远远的位置上看书,外面的打斗声和嘶吼声他就当听不见。他一会儿回忆过去的日子,一会儿想着战争结束以后。

    但逃避是没用的,韩信就好巧不巧地在街上撞见过几次枪战。韩信不能暴露身份,尽量绕开走,尽心尽力扮演他良民的角色,但还是有一次被一个日本兵缠住。他赔了好几个笑,日本兵还是不相信他,他只好掏出枪把他崩了。

    有的时候,韩信也会不可避免地被卷入打斗中。他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见到赵云的,那天他正在街上走,突然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他立刻戒备起来,抓住兜里的枪,这时后面跑过来一个人,看到韩信以后大叫道:“韩信!”

    韩信一眼认出是自己人,顺带看到他身后穷追不舍的日本人。韩信立刻吼道:“趴下!”

    被追杀的这位应声扑倒,韩信一枪爆了日本人的头,举着枪走过去扶人。他走出几步,身后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韩信拧紧了眉,猛地转身,看见的却是一脸惊恐的赵云。

    韩信呆了呆,回头看见身后的人已经自己站了起来,于是放下枪跑向赵云。他拉住赵云的手,带着他跑出很远,等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才停下来。他们躲在墙后,韩信把枪揣进兜里,转身狠狠地抱住赵云,跟他深吻。

    赵云激烈地回应着,两个人吻得上气不接下气,赵云眼圈都红了。他喘着粗气,颤抖着声音说:“我刚才听到那人喊你名字,还以为……”

    韩信扯着嘴角笑,说:“哪能呢,我这么厉害,就那些王八羔子还敢跟我打。”

    赵云的表情放松了一些,韩信搂着他靠在墙上,问:“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没等赵云说话,韩信又紧张起来,“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赵云摇摇头,说:“没有,我就是想你了。”

    韩信一把抱住赵云,使劲吸他身上的气息。他皱紧了眉,说:“我也想你,你知不知道我们俩多久没见了?”

    “知道呀,所以我一有机会出来就过来找你了。”

    “你来的太不是时候了,现在这边很乱,你最好别回来。”像是为了配合韩信似的,远处隐隐又响起了枪声,韩信立刻拉住赵云的手,找了个方向跑了过去。

    韩信有很多话想跟赵云说,想问他过得怎么样,吃睡还好吗,想跟他说他有那么那么想他,他知道赵云也是一样。但是不能说,炮火在他们身后步步紧逼,他们只能不停向前跑。

    直到跑进一条小巷,听不到枪声了,韩信才停了下来。他确定这里前后都安全后把赵云推在墙上,狠狠地亲了他好几下,然后急促地说:“这里太不安全了,你快走,我去把那些人全解决了。”

    他猛地想起什么,掏出兜里的枪往赵云手里塞,“这个你拿着防身,会不会用?快我现在教你……”

    赵云把枪推回去,说:“我有,你别担心。”他从兜里掏出一把小手枪给韩信看,“就是你之前给我的那把,我会用的,你保护好自己。”

    韩信看了一眼,快速地问:“你怎么回去?”

    “我长官到这边来,我蹭的他的车,现在我回去坐他的车然后回去。”

    韩信点了点头,眼睛死死地盯着赵云,好像要把他的脸刻在骨头上。他使劲握了握赵云的手,转身就要跑回去。

    没想到赵云一把把他拉了回来。赵云拉着韩信的手,抖着声音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韩信牵起赵云的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

    赵云松开韩信,韩信转身就走。他走出几步,赵云追了上来。赵云抓着韩信的胳膊,又说了一遍:“我爱你。”

    韩信看着赵云,赵云半张着嘴,眼睛很亮。韩信看着赵云灼灼的目光,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攫住了,整个人都抖了起来。他也重复了一遍:“我也爱你。”

    赵云满足地笑起来,韩信也跟着笑。他抚上赵云的脸,然后推了下赵云的肩膀,说:“你万事小心,我走了。”

    韩信头也不回地跑出小巷,沿着来时的路走。一路上遇到了往这边撤的游击队员和追着他们的日本人,他估摸着赵云这个时候应该已经上车了,掏出枪配合队员把追兵打了个落花流水。

    那天全广州都轰动了,之后就像是捅破了窗户纸似的,无论是日军的残暴还是人民的反抗都全面爆发。韩信还是在做情报工作,但他基本不再去冰室,随时随地都可能迎面过来一个人把情报塞进他兜里。他又开始四处跑动,正好遇到战斗就顺手打两枪,在广州地下党中间很快小有名气。

    他收到情报后还是会尽可能地拆开看看,还真有几次是赵云的字迹。赵云的字迹也不复工整,一次比一次潦草。韩信扫了一眼就把情报收起来,他大步向前走着,觉得自己在和赵云并肩作战。

    时间过得很慢也很快,这天韩信路过百货大楼,发现有人在进进出出地搬东西。韩信上前打听了一下,才知道百货大楼不会再开了。他没时间唏嘘,马上又继续向前,在一个弄堂里接到情报,对方给他指了个方向。

    韩信顺着这个方向走过去,是一家还在坚持开的药铺,但看起来也已经摇摇欲坠。韩信按暗号敲门,里面的人过来开了门,居然是诸葛亮。两个人都愣住了,诸葛亮赶紧闪身让韩信进来。

    韩信进屋以后发现周瑜居然也在,他们三人的重聚居然是在这样一间陌生的药堂里,但他没有工夫感慨。韩信把怀里的图纸拿出来递给诸葛亮,快速地说:“把这个拿走……”

    诸葛亮却一把抓住韩信的手,接着握住他的肩膀。韩信皱起眉,诸葛亮盯着韩信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赵云死了。”

    韩信僵住了。他死死地盯着诸葛亮,紧皱的眉头一点点松开。周瑜跑了过来,无措地站在旁边。韩信把眼珠转回来看着诸葛亮,又转过去看着周瑜,良久,他开口说:“把这个拿走,给你们游击队长,他看了就知道怎么回事。你别弄丢了,我还有事,走了。”

    韩信把眼睛从诸葛亮身上挪开,转身要往门口走。诸葛亮一把拉住他,把他扳回来,问:“我刚才说的你没听到吗?!”

    周瑜拦住诸葛亮,冲他摇头。韩信看到诸葛亮的眼神凌厉而悲伤,看到周瑜的眼眶通红像是哭过。他冷冷地笑了笑,说:“我听到了。”

    他挣开诸葛亮的手,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诸葛亮瘫坐在椅子上,周瑜看了他一眼,追了出去。他跑进一条小巷,看见韩信靠着墙坐着,正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他慢慢走过去,在韩信旁边坐下。

    韩信毫无反应,周瑜犹豫着拍了拍他的后背。韩信放下手,缓缓抬头。周瑜悲悯地看着韩信,韩信慢慢露出一个笑,说:“你们骗我的。”

    周瑜没有反应,韩信又接了一句:“对不对?”

    周瑜还是不说话,韩信笑了笑,扭头看着地面。他俩谁也没说话,空气死一样的寂静,良久以后韩信问:“什么时候的事?”

    “前几天吧。”周瑜垂下眼睛,“另一个情报员正好看见了……说是正用枪指着日本军官,但是一直没开枪,对峙了一会儿后把枪转了过来,就……”

   韩信没说话,周瑜顿了顿,又说:“他是死在自己手里的,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而不是被那帮混蛋结束的……”

    “然后呢?”

    周瑜看了韩信一眼,说:“那个日本军官好像很伤心,在他旁边跪了很久……情报员怕被发现,就溜走了。现在不知道了,那个军官好像也想帮着他隐瞒,应该是把他带走……火化了吧……”

    韩信沉沉地盯着地面,良久后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他站起来要走,周瑜叫住了他。他转头问周瑜:“还有什么事吗?”

    周瑜难以置信地看着韩信,问:“你为什么不哭?”

    韩信反问周瑜:“我为什么要哭?”

    周瑜怔住了。韩信看了看天空,天上飘着一朵云。他低下头,说:“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不再理会周瑜,转身走出小巷。路上没有再遇到同事们,他今天的工作看来是结束了。他径直走回家,开门上楼,把钥匙扔在桌面上。他环视了一遍整间屋子,目光在床和书架上扫过,然后蹲了下来,把脸埋进手心里。
   

    尾声

    韩信不久之后就彻底关了冰室,接受安排离开了广州,到别的地方继续抗争。临走之前他把赵云仅有的那几样东西收拾了,大部分交给周瑜,自己只留了一本诗集。周瑜被周老爷安排去国外,他走之后不久,周家在时代的洪流中衰落了。

    诸葛亮不久之后也到了韩信所在的城市,在那里一直待到战争结束。他们一起吃了一顿饭,在晚上并肩闲逛了一段路,第二天,韩信把诸葛亮送上了飞机。

    广州在战争末期变成了人间地狱,战争结束后逐渐步入正轨。这些都是韩信听说的,他再也没有回过广州。他把孙太太接过来一起生活,后来孙太太去世,他一个人回了江苏。

    苏州的人们说的都是吴侬软语,韩信听在耳里,只觉得陌生又熟悉。他尝试着唱起《长恨歌》,遭到了姑娘们的一致嘲笑,说他发音根本不标准。韩信也不泄气,依然时不时就哼起这首歌,有人找他学,他就把调子教给他们。

    后来他又经历了很多事,那本诗集也留不住了,他就撕下来几页,叠起来放进胸前的口袋里。纸页上还有赵云的批注,他把它们贴在胸口上,像是赵云在听他的心跳。

    慢慢的,他变得很老,经历了颠倒黑白是非混淆,也经历了发展富强光荣辉煌,但这些都好像和他没什么关系。他摆过地摊、当过司机,也当过大老板,但他好像全忘了。他只记得教小孩子们唱那首他唯一会唱的歌,还记得每年都会买两只圆圆的红蜡烛。别人问起他,他就说是过生日,别人觉得很奇怪,他也只是淡淡地笑笑。

    楼下有一棵大树,只要是晴朗的天气,他就会去树旁待着。他总是眯着眼睛享受阳光,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向天空。天空是广阔的湛蓝,天空是云的归处。

    END

    后记:

    我终于写完了()
    真的不能怪我,我从第三章就在写它是个BE,我特别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当它是个HE(等等)
    其实有很多次想干脆HE算了,毕竟我自己也是被虐的人,我写过很多BE,这个算是很扎我的了吧hhhh虽然我写得一点都不好。但是我就想啊,一开始就是要写BE,如果改了,那就是违背初衷,那写它就没意义了。
    写的时候其实也想了很多,前半部分脑子还清醒,埋了不少东西进去,一刷估计啥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建议大家二刷,虽然它很丑。
    后半段的时候脑子已经瓦特了,在写什么都不知道,写的屎一样……太惨了
    没办法,水平有限,我尽力了。不是什么好故事,但也不算是一个坏故事吧。
    本来想放个BGM,但是我突然发现适合它的BGM还不少,不知道该放哪一个,就不放了hhhhh
    想要长评……随缘,长评啊G图啊这种东西,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那就下个月再见吧hhhhhh

    我要天天与你相对,天天拥你入睡,要一生爱你千百回
   

评论(13)
热度(83)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