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何似在人间(十二)

    我又是一个专门写吃饭睡觉的选手了(。)

    韩信在村子里住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坐船回到市区。周瑜和管家连夜坐船回了周家,韩信走的时候只有诸葛亮来送他。他们在吃早饭的时候还像以前一样互相挖苦,但登上码头之后谁都没有说话,两个人沉默地看着对方,直到船来。韩信伸手在诸葛亮的肩膀上拍了拍,转身就走。

    诸葛亮在他身后哑着嗓子说:“你做的很好。”

    韩信顿住脚步,转身面向诸葛亮。诸葛亮瘦了一些,也比以前憔悴了。韩信看着诸葛亮,仿佛看到了以前两个人在冰室时的悠闲时光。他笑了笑,转身的同时摆手,说:“谢了。”

    他上了船,船夫立刻把船划了出去。天色微明,诸葛亮的身形渐渐变小,最后消失不见。

    回到市区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韩信先回赵云家坐了一会儿,然后才起身去冰室。他站在门前深吸了口气,推开门,门里的一切还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他心里松了口气,进屋开始一天的忙碌。

    又过了几天,韩信才真正放松下来,这几天他照常工作,同时在心里数着日子。终于到了生日的前一天,韩信没去冰室,而是从一直攒着的钱里拿出一些,到街上去买东西。他买了面粉、新鲜的菜和一小块肉,想了想,又买了一瓶酒。他在街上转了转,拐进一个路口,在弄堂里遇见了一位邻居。

    邻居手里也提着菜,看见韩信手里的一堆东西,惊讶地问:“这是做什么呀?家里来客人了呀?”

    “不是,我过生日。”

    邻居更惊讶了。韩信笑了笑,跟邻居告别。

    第二天早上韩信被自己的心跳叫醒,他愣愣地看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后翻身坐起。韩信麻利地穿衣洗漱,到厨房里做饭,一直到吃完饭也没能平复过速的心跳。他以为自己做了半年的情报工作,前两天又在日本鬼子的牢里走了一遭,已经经历过无数惊心动魄的时刻,早就可以做到什么事都能从容面对,但他一想到赵云今天要来,心就跳得厉害,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冰室啃着包子等赵云出现的时候。

    韩信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毫无长进,站起来上了二楼,到晒台上站了一会儿。对面的房屋很安静,但也有人家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韩信站了一会儿,又担心赵云回来在楼下看不见他,赶紧又下楼去了。

    到了中午,赵云还没来,孙太太倒是来了。她把做好的糕点递给韩信,说:“我以为你过生日还要上班呢,幸亏你在家,不然我不是扑了个空。”

    韩信基本不跟孙太太说工作上的事,说也只说今天又卖了多少杯水。孙太太也不知道韩信其实在做这么危险的工作,一直都认为韩信离开赌场去冰室是个大好事。孙太太边说边要进屋,结果发现韩信堵在门口不动弹。她疑惑地看向韩信,韩信讪笑着不说话。孙太太问:“怎么,不让我进屋啊?”

    韩信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那个,我朋友今天要回来……”

    孙太太“哦”了一声,说:“他今年要回来给你过生日啊?哎他去年回来了没有?”没等韩信说话,孙太太又说:“你俩还挺有意思的,俩大男人过二人世界啊?”

    韩信笑了出来,连连点头,“是啊,是啊。”

    孙太太一摆手,说:“行了,看给你高兴的。”她又担心地问:“真的不用我吗?别搞得你过生日还吃不到好吃的。”

    “不会呀,他做饭很厉害的。”

    孙太太点点头,指了指韩信手里的糕点,说:“那你记得留几个给他啊,我走了。”

    韩信送走孙太太,打开袋子吃了几个糕点,把袋子封好放在桌上。他把屋子好好打扫了一遍,在收拾抽屉时发现了两根红蜡烛。收拾完以后,他又回到桌前坐着。这一坐就坐到晚上,夜幕降临,赵云还是没来。韩信却并不担心,把灯点亮,又到楼上拿了本诗集下来,直接翻到《长恨歌》那一页,一边看一边哼哼。

    这时有人开门,韩信震了一下,放下书扑了出去。赵云刚打开门,还没抬头就被韩信抱进怀里。赵云吓了一跳,闻到韩信身上熟悉的气息,又放松下来。他回抱住韩信,两个人相拥着在门口站了很久。门没关,风呼呼地吹进来,赵云身上的寒气被韩信温暖的怀抱驱散,又和韩信的手臂一起被风吹得发冷。韩信抱了好一会儿才舍得松手,越过赵云把门关上,然后拉着赵云进屋。赵云的手很凉,而韩信的手在屋里被炭火烤得很暖,赵云右手拎着箱子,韩信就把赵云的左手握在手里暖着。

    赵云把箱子放在桌上,说:“我还以为你睡了呢。”

    “怎么可能,你都说了会回来,我肯定要等你啊。”

    赵云单手打开箱子,转身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韩信笑了笑,把赵云揽过来,找到他的嘴唇,在漫长的拥抱后又来了个绵长的亲吻。他的舌头探入赵云的口腔,舔过赵云的牙齿,和赵云的舌头纠缠着跳舞。接吻结束之后韩信还不满足,又凑得更近了些,脸几乎和赵云的脸贴在一起,轻吻着赵云的唇角、鼻尖、眼睛。赵云有心想做出回应,但每次都被韩信的下一个吻给打断,只好站着不动。

    好不容易才放过赵云的脸,韩信又把赵云的右手抓进手里,左手一直牵着没有松开。赵云的两只手都被制住,无奈地扬了扬下巴,问:“你不看看我给你带的东西?”

    “你还给我带了东西?”

    “那当然了,你过生日我怎么也得有点表示呀。”

    韩信笑起来,松开赵云的手,扳着他的肩膀把他调了个个,趴在他背上,又把他的两只手都扣在手里。他俩刚才的姿势像两个小女孩手拉手互诉衷肠,现在的姿势像警察抓犯人。赵云被韩信压得身体前倾,韩信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看看,你都给我带了什么?”

    “一些糖和零食,都是日本那边的特产,平常地方买不到的。还有一件衬衫。”

    “你还给我买衬衫啦?”韩信抻着脖子看箱子里的东西,看见一堆花花绿绿的袋子压在一片白色上。韩信眼睛都笑弯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

    赵云似笑非笑:“我还不知道你的尺码?”

    韩信笑嘻嘻地在赵云的肩窝上蹭了蹭,松开赵云,走过去扒拉箱子里的吃的。赵云看了眼箱子,想起来什么,问:“晚饭吃了吗?”

    “没有,等你回来做呢。”韩信挑了块硬糖,撕开袋子把糖放进嘴里用牙咬住,转身作势要喂给赵云。赵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赶紧躲开,说:“我给你做饭去。”

    赵云一低头,发现自己还全副武装着,于是脱下西装随手扔到椅子上。他走进厨房,看见地上放着不少新鲜的菜,旁边还有一个盆。他掀开盖子一看,里面是发好的面团。韩信跟了过来,赵云回头冲着韩信笑,“准备的挺齐全啊?”

    韩信抱着胳膊靠在墙上,轻笑着说:“那是,早就盼着你来了。”

    赵云垂下眼帘,站起来过去抱住韩信,说:“我跟他们说我父母过来看我,他们给了我两天假。我哪都不去,就和你在一块。”

    “太好了。”韩信的嘴角一下子挑起来,拍拍赵云的后背,“做饭吧。”

    赵云放开韩信,弄了些水把案板冲洗干净,又洗了手,然后把面团放在案板上。他揉了会儿面团,觉得太安静了,回头一看,韩信还在痴痴地看着他,眼睛都快粘在他身上了。赵云指了指地上的几样菜,说:“我要做这几样,你把它们洗了。”

    韩信乐呵呵地答应了,接了水把赵云说的几样菜都洗得干干净净。他洗完之后没事干,去给赵云捣乱。他又像没骨头一样趴在赵云背上,把脸埋在赵云肩膀上使劲蹭,消停了一会儿,又开始蹭。赵云做个面都这么艰难,好脾气地没理韩信。韩信直愣愣地看着案板,半天憋出来一句:“我还没吃过长寿面呢。”

    “马上就能吃到了,就是我手艺不太好。”赵云手下熟练地拉伸着面条,想起了什么,带着点笑意问:“你不是不信这些吗?”

    “你做给我吃我就信了。”韩信说完,想起去年他过生日时的情景。他偏头看着赵云,男人的侧脸和一年前并没有什么不同,他又往下看,当时拿着毛巾帮他擦脸的手现在在给他做饭。韩信的心里升起了一股极大的满足感,他看着赵云,发现自己正在拥有着这个人。

    可惜并没有拥有多久,赵云指挥着韩信准备好调料和食材后就把他赶了出去。韩信无聊地在屋里走了几圈,楼上楼下跑了几遍,下楼的时候看到了桌上的糕点,拿了一块又挤进厨房里。赵云正专心煮面,听见韩信过来也没理他,不料一个圆形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低头咬住送到嘴边的糕点,含混不清地问:“你买的?”

    “不是,孙太太今天来了。”赵云瞪大眼睛,韩信看他这样,又笑起来,“差点就见家长了,害不害怕?”

    赵云艰难地咽下糕点,“怕,怕。”

    这一顿饭拖拖拉拉的总算做完了,赵云煮了面,又做了几道菜。韩信支好桌子,帮赵云把菜都放在桌上。赵云把大碗的面推到韩信手边,把筷子递到他手里,然后坐下捧住自己的小碗。韩信早就饿了,端着碗稀里呼噜地吃面,再放下碗时碗里的面已经少了一小半。赵云刚吃了几口菜,哭笑不得地问:“这么饿?”

    韩信有点不好意思,端起碗把脸挡住,继续埋头吃面。

    赵云的手艺确实很好,吃起来还有种家的感觉,让常年在外面吃或者自己做饭的韩信感受到了心灵的救赎。他怕赵云吃不饱,给赵云留了一口,把碗推到赵云手边。赵云也不嫌弃,就着韩信碗里这口剩面又吃了几口菜,然后就宣布自己吃饱了。韩信风卷残云般吃光盘子里剩下的菜,抹了抹嘴。他一抬头,看见赵云正撑着脸笑着看他,于是冲他眨了眨眼睛。

    赵云把碗筷收拾好端进厨房里,韩信在屋里溜溜跶跶地消食。煤油灯的油快燃尽了,韩信想起他白天收拾屋时发现的两根蜡烛,把它俩拿出来摆在桌子上。赵云进来看见这俩蜡烛,问:“这又是哪来的?你怎么有这么多宝贝啊?”

    “我在赌场有个关系还不错的同事,他前阵子结婚了,把我叫过去了。旁边有卖蜡烛的,我看着好看,就买了两个。”

    赵云好奇地看了眼这两根红蜡烛,矮矮圆圆的,确实跟普通蜡烛不一样,应该叫两块。韩信也觉得挺可爱的,有点舍不得马上就点了,于是先把火柴扔在一边。赵云看了一会儿这两块蜡烛,笑起来,“原来是喜烛啊。”

    “不是吧,喜烛不是这样的吗?”韩信拿手比划,比到一半的时候停住了。他愣愣地看着蜡烛,猛地抬头看向赵云,发现赵云也在看着他,眼里闪烁着温柔的笑意。韩信的心砰砰直跳,他吸了口气,说:“……赵云。”

    “怎么啦?”

    “你看它俩像不像我俩?”

    韩信把原来随便放的两块蜡烛摆在一起,往赵云那边推了推。赵云歪头看着蜡烛,伸手握住右边那块,把它举起来一点,说:“这样就像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赵云放下蜡烛,把手收回来藏在背后,一脸无辜地看着韩信。韩信被取笑了,却没有生气,他一手一块拿起蜡烛,让它俩像小人一样在桌面上跳动。韩信操控着两块蜡烛,让它俩在桌上跑了一圈,最后回到桌子中间。赵云抬头看了眼韩信,发现他脸上很红、眼睛很亮。韩信让两块蜡烛往前倾,清了清嗓子,说:“一拜天地——”

    他垂着眼操控蜡烛,笑得很开心。赵云盯着韩信,突然抓住韩信的手,拉着他往外走。韩信急忙把蜡烛放好,跟着赵云走到屋外。

    天色已经很晚了,外面一个人都没有。赵云拉着韩信兜兜转转,在一块空地上停了下来。赵云捏了捏韩信的手,说:“来吧,小点声。”

    韩信偏头看着赵云,赵云垂着眼睛,脸上很平静,但他被韩信握着的手却在微微颤抖。韩信又看了看头顶的天、脚下的地,笑了起来。他压低声音喊道:“一拜天地——”

    他们同时鞠躬,直起身子后韩信接着喊:“二拜高堂——”

    这一拜却不知道该拜谁,韩信正琢磨着要不要还朝着这个方向拜,赵云抓着他的手晃了一下。赵云转了个方向,韩信也跟着转,和赵云一起对着天上的明月鞠躬。还剩最后一拜,韩信看了眼赵云,松开握着的手,往后一跳,笑着喊:“夫妻对拜——”

    韩信喊完,冲着赵云鞠躬。赵云也向韩信鞠躬,刚直起身子就被韩信抱了个满怀。韩信的身体止不住地发抖,赵云安抚地拍了拍韩信的后背。他抱着韩信,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他又听见韩信小声地问:“我是不是在做梦?”

    赵云先掐了自己一下,疼。他又掐了下韩信,韩信抽了口凉气,笑着说:“不是做梦。”

    韩信眼眶发热、鼻子发酸、喉咙发紧。他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又看了看地上的石头和沙子,觉得它们就是这场婚礼的见证者。韩信心里那点酸涩很快就被巨大的喜悦冲走了,他满足地叹了口气,小声说:“就算现在让我去死,我也值了。”

    赵云抬起膝盖撞了一下韩信的腿,韩信“哎哟”一声,连声说:“不说了,不说了。”他摸了两下赵云的背,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赵云脱了外套,只穿了件衬衫,刚才不觉得什么,现在一阵风吹来,他登时就打了个寒颤,推了推韩信,说:“赶紧送我入洞房,我要冻死了。”

    韩信喜滋滋地牵起赵云的手,一路小跑地回家。刚进屋他俩就抱成一团,吻了个天昏地暗。韩信让赵云先上楼,自己把桌上的蜡烛和火柴捞进手里,又拿了酒和两个杯。他跑回楼上,把这些东西都放在桌上,擦着火柴把蜡烛点着了。屋子立刻被暖黄色的烛光笼罩了,韩信又拿起酒瓶,烛光也把他照得很柔和。

    赵云看着韩信往两个杯里倒酒,在心里笑韩信懂的还挺多。韩信给两个杯都满上,招呼赵云过来坐。赵云拉开椅子坐下,韩信把其中一杯递给他,自己拿起另一杯。他想了想,把自己的酒杯递到赵云嘴边,赵云也把自己的递给韩信。两人交叉着手臂别别扭扭地把酒喝完了。赵云有点呛着了,咳嗽了几声,韩信给他拍背,他顺势倒进韩信怀里。

    他们依偎在一起,出神地看着烛光。蜡烛燃尽之前赵云抬起手看了看手表,说:“新的一天到了。”

    “你困不困,咱们睡觉吧?”韩信亲了亲赵云的额头,自己先打了个哈欠。

    “睡吧。”赵云站了起来,“反正还有明天。”

    他走到床边,把被子掀开。床换了个大的,可以躺下两个人。韩信过来帮他,他们给彼此脱衣服,然后一起钻进被子里。赵云觉得很冷,刚躺下就忍不住缩成一团。他看着韩信,韩信也在看着他,眼睛在黑暗里显得很亮。赵云觉得韩信是一个光明的、温暖的热源,忍不住往韩信身上靠,韩信立刻揽住他的肩膀,把他抱进怀里。

    赵云紧紧地缩在韩信怀里,满足地叹了口气。韩信打了个哈欠,准备睡觉了。他很快就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在朦胧之间听见赵云喊他,猛地睁开眼睛,问:“怎么了?”

    赵云小声地说:“你快掐我一下,我怕我是在做梦。”

    韩信笑起来,掐了赵云一下,说:“好了,现在可以准备做梦了。”

    赵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脑子越来越沉,于是“嗯”了一声就准备睡觉了。

    韩信却被这一下弄得精神了,他看着天花板,想起去年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躺在床上,而赵云坐在床边。他低头一看,赵云正安安静静地靠在他怀里。韩信看着赵云,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这个人。

    去年的情景还在脑中继续闪烁,韩信接着就想起了白天看的诗集。他亲了亲赵云的耳廓,小声问:“我给你唱歌好不好?”

    这次赵云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韩信又笑了出来,想了想白天看到的位置,接着哼了起来。

    赵云被这没头没脑的歌声弄得清醒了片刻,他听了几句,发现韩信发音很准确,音色也低沉悦耳。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还有这个优点呢?赵云迷迷糊糊地想。他还想跟韩信说句什么,但实在太困了,还没想起来要说什么,就在韩信的歌声里睡着了。

    TBC

评论(8)
热度(54)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