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何似在人间(十一)

    为什么信云还没拜堂?因为我写了好多周瑜。
    亮瑜终于杀青了,可喜可贺。

    赵云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小馄饨。趴在窗口的小姑娘看见他,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了句早上好。赵云回头冲她笑了笑,也说了句早安。

    他走到走廊的尽头山口组长的办公室,抬起手敲了敲门。山口在这里的地位很高,别人都敬畏他。他平时不苟言笑,但很偏爱赵云。他以前读过一些中国的古诗,对诗词很感兴趣,赵云来了以后他常和他探讨,两个人关系很好。

    里面应了一声,赵云推开门走进去,小心地把托盘放在桌子上。山口正在看文件,看见赵云后把文件放在一旁,凑过去抽了抽鼻子,赞叹道:“真香,这就是你们中国的馄饨吗?”

    “是啊。”赵云笑了笑,把碗端起来放在山口面前,又把筷子递给他。“小心烫。”

    山口接过筷子夹起一只馄饨,吹了吹后放进嘴里。馄饨是猪肉馅的,山口吃完以后点了点头,夸道:“你的手艺真好。想不到你这双手除了拿书和笔,还能和面粉。”

    赵云仍是笑,说:“喜欢就好。”

    山口又吃了两个馄饨,抬眼看见赵云系得端端正正的领结,说:“你怎么还在戴这个领结?等有空了我给你买个新的。”

    赵云低头看了看,确实是廉价的料子,样式也很普通,难怪山口会嫌弃。他抬手摸了摸这个跟他的西装不太搭的领结,说:“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挺喜欢这个的。”

    山口也就不再说话,埋头继续吃馄饨,吃完以后把筷子和碗都放在托盘上,对赵云笑笑说:“麻烦你了。”

    “没事。”赵云伸手端起托盘,直起身子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山口放在旁边的文件,扫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他端着托盘走出办公室,反手关上门。

    转眼到了秋天,天气渐渐变冷,秋雨寒凉,秋虫凄厉。韩信翻出去年周瑜送他的大衣披上,但天气忽冷忽热,主要还是靠衬衫过活,这么折腾了十几天,韩信就开始流鼻涕。

    他接手冰室以后就再也没去过赌场,虽然还在坚持锻炼,但总归是远离以前靠拳头的日子了,体质可能也不如从前。不过也不是什么坏事,多亏了诸葛亮,他好歹不会死在打架斗殴上。

    和赵云不一样,诸葛亮走了就再也没回来过。韩信也向其他人打听过诸葛亮,打听不到。只有周瑜有时会带来诸葛亮的信,字迹稍显潦草,大意就是说那边战绩不错,物资也还够,他一根汗毛都没伤着,叫他们不用担心。韩信看过之后,周瑜又把信叠好收进怀里。

    周瑜一到冬天就会特别闲,也不跟狐朋狗友们鬼混,戏也不听了,舞厅也不去了,韩信上街都能看见他在街上瞎晃。他偶尔闲得无聊会换上便装去冰室,让韩信在吧台后面坐着当老板,自己跑前跑后地当侍应生。韩信哭笑不得,周瑜就算穿便装往那一站也是一身贵气,他泡咖啡的手白皙细腻,和手上长了不少茧的韩信一看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韩信自觉跟周瑜不是很熟,周瑜来了他就给他拿饮料,寒暄几句后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窝在吧台后面,偶尔抬头看一眼他。周瑜不常来,来了也待不了多久,倒像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确认一下韩信的安全似的。韩信没太放在心上,仍是每天重复着那几样工作,闲的时候就拿诸葛亮留下的书打发时间。他认的字越来越多,连蒙带猜的也能搞懂这写的都是什么意思,但一看古文他就不行了,只能照着书念:“穷且益坚,不……什么青云之志。”

    很快,一年又要到头了。广州的冬天总体算是温暖,入了冬之后冰室的生意也还不错。但也有冷风冷雨的时候,温度低的那几天冰室就基本没有客人,韩信有时还会提前打烊。时间缓慢又迅速地过着,每一天都是重复的生活。

    但也有例外的时候。这天韩信和组织里的一个年轻人碰头,对方口头传给他消息要他带过去。现在到处都有日军把守,为了避免遭到搜查,他们基本都是口头传递消息,只有接到战术图纸的时候才会带在身上。韩信立刻出发,想到短时间内不会回来,走的时候关上了冰室的门。

    韩信走到码头,站在人群后面。这个码头也有日军把守,但查船不查人,还算方便。韩信裹着大衣,手插在兜里,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要传递的消息后就开始神游。人群缓慢地朝前移动,韩信注意到有人在偷偷打量他的长头发,淡淡地暼了那人一眼。

    这一瞥让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定睛一看,发现那人居然是周瑜。韩信微微瞪大眼睛,周瑜也看见了韩信,向他走了过来。

    等周瑜走近以后,韩信低声问:“你怎么在这?”

    “你又怎么在这?”

    韩信眨眨眼睛,周瑜笑起来,把手里的篮子拿到胸前晃了一下,然后又垂下手臂。韩信投去询问的眼神,周瑜凑近韩信,轻声解释:“我去冰室找你,看见门关上了,我随手一推推开了,就进去坐了一会儿。正好有个人来找你,你不在,他就把东西给我了。”

    韩信恍然大悟,周瑜虽然很少参与这些事,但大家都知道他和诸葛亮的关系,对他也还算信任。韩信看了眼周瑜手里的篮子,皱眉说:“给我吧。”

    周瑜笑起来,说:“给你干什么,这是我的书。”

    韩信还要再说,周瑜推了他一下。韩信转过头,前面还在排队的只剩几个人了,他赶紧站好。韩信顺利地通过检查,走上船找了个位置坐下,没一会儿,周瑜也上了船,他没看韩信,找了个离韩信挺远的位置。韩信松了口气,扫了一眼船舱里的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过海卖菜卖衣服的人,还有一些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韩信默默地打量一遍后移开视线。

    一伙印度人上了船,韩信睁开眼睛,看着他们佝偻着背在众人面前耀武扬威。一个印度人走到韩信面前,抬脚踹了他一下,说了句什么。韩信虽然听不懂,但看旁边的人都在掏钱,也知道这人是在要钱。韩信低下头,从怀里摸出几张钱放在印度人手上。

    这个大胡子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钱,又叫嚷了句什么。韩信根本听不懂,大胡子于是用语调奇怪的汉语说:“太少了!”

    韩信赔着笑,说:“我只有这些钱。”

    大胡子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扯了扯旁边人身上的破衣服,又扯了扯韩信身上还算体面的大衣,咒骂了句什么。他打了韩信的肩膀一下,说:“拿出来!”

    “真的没有了。”韩信刚说完就被大胡子拽了起来,下一刻大胡子就开始搜他的身。韩信看着大胡子的帽子,拳头悄然捏紧,力量灌满了手臂,又像潮水般退去。他把目光投向对面,看见周瑜摘下右耳上的银质耳环扔在地上,他旁边的印度人赶紧趴下去捡,周瑜坐在座位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印度人,像是在看一只蝼蚁。

    大胡子摸遍了韩信全身也没搜出什么,失望地直起身子。韩信冲着他露出一个真诚的假笑,大胡子可能察觉到了韩信笑容里那点嘲讽的意思,瞪了韩信一眼后走了。韩信正打算坐下,对面传来一阵喧哗,他看过去,那个趴在地上捡耳环的印度人指着周瑜的篮子,用磕磕巴巴的汉语说:“书里!是不是藏了钱!拿出来!”

    韩信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周瑜从篮子里拿出一本书,把书立起来抖了抖,什么都没掉出来。印度人把书抢过来,自己又翻了一遍,他翻到某几页后放慢了速度,指着书页问周瑜:“这是什么?”

    周瑜拿过书翻了几下,说:“啊,是我女儿高兴的时候乱画的。”

    印度人半信半疑,出去找日本人。韩信看向周瑜,周瑜看起来很镇定,还向他投来一个安抚的眼神。日本军官走了进来,拿起周瑜的书翻了一下,也是犹豫不定。他看了看周瑜,下定决心地大声说了句什么,几个日本兵进来把周瑜拿下。韩信全身发冷,呼吸急促,眼睁睁地看着周瑜被日本兵抓住。突然,那个大胡子指着韩信,又指着周瑜,叽里呱啦地冲日本人说话。韩信一头雾水,然后就看到日本兵向他围了过来。

    韩信猜也知道是那个大胡子因为没拿到钱而诬陷他,心沉下去的同时又有些哭笑不得。周瑜被日本兵带下去了,韩信看了看他面前的这几个,举起双手。

    他们被日本兵带到一个地方,关进牢里。一路上那些人问过周瑜很多次书上的图案的事,周瑜每次都一口咬定是他女儿的涂鸦,日本人实在是没办法,只好把书拿走。临走之前日本军官派汉奸最后一次问周瑜:“书上的图案到底是什么?”

    周瑜皱起眉,不耐烦地说:“还有完没完了?说了是我女儿瞎画的。”

    汉奸又转向韩信,“你到底是什么人?”

    韩信无奈地摊手,“我身上什么都没有,你们不是搜过了吗?我真的是冤枉的。”

    汉奸什么都没问出来,抽了韩信和周瑜一人一鞭子。韩信抬起胳膊挡住,周瑜偏过头,鞭子抽在他的锁骨上。他们都想替对方挡下这一鞭子,但都没来得及。韩信什么伤都受过,对这一鞭子没什么太大感觉,但周瑜不一样。等日本人走远了,韩信挪到周瑜旁边,低声问:“你怎么样?”

    “还好。你呢?”周瑜一边说一边小心地碰了碰鞭伤,疼得他抽了口凉气,“下手这么重。”

    “我没事。”韩信看了看牢外,外面有人把守,但显然他们都没太注意这边。牢房很小,装下两个大男人之后几乎没什么地方了,也没有窗户,没法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韩信靠在墙上出神,周瑜瞥了他一眼,轻声说:“你别担心,我有办法。”

    韩信扭头看向周瑜,周瑜说:“船上有我们家的人,现在我大哥应该已经知道我被抓起来了,他很快就会过来。日本人正想着跟我家合作,又没有我们确实造反的证据,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韩信精神了一些,又疑惑起来,“你到底在书上画了什么?”

    “地图呀。”周瑜低低地笑起来,“我接到战术图纸,怕带在身上会被发现,就背了下来。我又怕记忆出错,就在书的内页上简单画了几笔,我一看就能想起来原图。”他叹了口气,一直以来的从容消失了,神情有些沮丧。“本来都过关了,没想到会有印度人碍事。”

    “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韩信苦笑,“如果是我拿到地图的话,我现在大概已经被枪打死了。”

    “所以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韩信笑了笑,算是默认了这句话。得知自己暂时不会丢掉性命之后,他的心情反而更加沉重。他传情报都是靠口头传递,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赵云可都是在往外传图纸。今天他和周瑜传这一次就足够惊心动魄了,而赵云说不定已经传了很多次,他又是在总部待着,一旦被抓住就连狡辩的机会都没有。他心里一定很压抑、很害怕,但他从来都不说,每次回家都只会把笑脸留给韩信。

    韩信心里堵得厉害,长出了口气。周瑜看了他一眼,轻声说:“你要不要睡会儿,来人了我再叫你。”

    现在还是大白天,哪有什么困意。韩信摇了摇头,周瑜又说:“那我们聊会儿天吧。”

    韩信点点头,但谁都不知道该聊什么。他们靠在墙上,各自思考各自的心事。外面有些动静,韩信警惕地看过去,是几个日本人经过。韩信想起什么,低声问周瑜:“这里是日军司令部吗?”

    周瑜摇摇头,“应该不是。”

    韩信像是有些失落,又像是松了口气,眼里的光黯了又亮。周瑜看在眼里,笑起来:“来吧,我给你讲讲我们仨在日本留学时候的事。我,诸葛亮,还有赵云。”

    不出他的意料,韩信立刻往他旁边凑了凑,抱着膝盖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周瑜想了一会儿,说:“我们三个是在留学的时候认识的,在一块儿学习,但是我比他俩都大。我是因为在国内总是去参加那些游行啊运动啊,我爸怕我出事,才把我送出国。我一开始的时候光顾着烦心,也没怎么学习,才让诸葛亮那厮一直当第一。后来我认真了,还是比不过他,所以我才那么生气。”

    韩信笑了出来,周瑜也笑,说:“是不是很幼稚?我当时就是年轻气盛。其实后来想想,谁输谁赢都无所谓,但是斗了这么多年,已经成习惯了。”他顿了顿,继续说:“赵云和我们不一样,他成绩只是中等,但学习很努力。他不太爱说话,也不太爱玩,对谁都是笑。即使是日本人他也乐意帮助,因为这个还有日本女孩给他写过情书。”

    韩信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周瑜乐得不行。他继续说:“当时班里只有我们三个是中国人,日本人瞧不起我们,孤立、嘲讽我们。我因为家里有钱,吃穿都好,那些学生还算待见我,经常约我出去玩,对诸葛亮和赵云就不理不睬。我看不下去,就有意接近他俩,我们仨就是这么熟起来的。我们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吃饭,一起出去玩。有的时候赵云手头紧,我就会帮他付钱,他每次都不推辞,却一直记得欠了我多少。有的时候我们出去会遇到不怀好意的日本人,我和诸葛亮就跟他们对骂。赵云还是不说话,只是皱着眉头站在旁边。

    “后来我和诸葛亮……在一起,就难免忽视赵云,我们三个虽然还是一起行动,但我和诸葛亮有时会抛下他,他也有意地避开我们俩。有的时候我和诸葛亮回学校,会看到他一个人在操场上打球。没过多久,我们就回国了,诸葛亮跟我回了广州,赵云回了趟北方,然后也来了这里。诸葛亮直接加入这边的地下党,赵云在大学里教书,学生都很听他的话。我没想到他也会去做情报工作,还是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孤身一人。我现在基本没有他的消息,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当时我和诸葛亮一起劝他的话,他会不会还在学校里安安稳稳地教书……大概是不会了。”

    周瑜叹了口气,看向韩信。韩信一直默默地听着,抬头迎上周瑜的目光。周瑜问:“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你?”

    韩信沉沉地望着周瑜,周瑜没等他说话,自己回答道:“因为你对他太好了,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好。你身上又有他所有欣赏的点,他想不喜欢你都难。”

    韩信笑了笑,说:“我知道。”

    周瑜点了点头,然后就像是沉浸在过去里似的发了会儿呆。韩信靠在墙上,脑子里全是赵云。周瑜回过神,对韩信说:“我困了,人来了叫我。”

    韩信点了点头,周瑜笑了一下,扭过头闭上眼睛。
   

    周瑜说的没错,周大少爷接到消息以后亲自过来,日本人本来也没有确凿证据,只能放了周瑜跟韩信。他们两个从牢房里出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周大少爷急着回去处理事务先走了,一堆人簇拥着周瑜。周瑜让保镖们先回去,只留下一个管家。他想了想,说:“走,去找诸葛亮。”

    他们坐船渡过江水,抵达诸葛亮所在的村子。天已经黑透了,管家扶着周瑜下船。他们三个刚踏上码头就有人冲过来,天色昏暗,这人到跟前了他们才看清,是诸葛亮。

    诸葛亮跑到周瑜前面后停下来,黑暗中他的神色仓皇,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周瑜和他对视半晌,谁都没有说话。诸葛亮喘匀了气,突然伸手把周瑜抱进怀里。他抱得太用力,碰到了周瑜的鞭伤,周瑜狠狠地颤了一下。诸葛亮也跟着颤了一下,立刻松开周瑜,紧张地问:“怎么了?”

    周瑜挤出一个笑,说:“没事,就是那群王八蛋抽了我一鞭子。”

    诸葛亮不知道抽在哪,也不敢随便碰周瑜了。他呆呆地看着周瑜,喃喃地说:“没事就好。”他反复念叨了几句,像是神志清明了一些,又说:“以后不许这样了。”

    周瑜苦笑着说:“也没有以后了,我捅了这么大篓子,估计要被关禁闭了。”他看了看韩信,又看了看诸葛亮,声音发涩,“你们要保重。”

    他说完这句话,猛地想起什么,一把抓住诸葛亮的手臂,低声说:“快带我去你屋,我要把战术图纸画下来!”

    诸葛亮还没答话,已经有人回答了周瑜。赵云快步走过来,轻声说:“图纸是我传出来的,我已经画完了。”

    周瑜转过头,对上赵云清亮的眼睛。周瑜怔了怔,看了看诸葛亮,又看了看赵云,笑了起来,说:“我们仨又聚在一块儿了。”

    赵云也笑了笑,说:“你快些回去吧,现在还不太安全。”

    说话间韩信已经站到了他的身边,赵云看了韩信一眼,转身就走。韩信跟了上去,赵云走到更为黑暗的地方才停下来,转身抱住韩信。韩信回抱住赵云,拍了拍赵云的背。

    他们静静地抱了一会儿才分开,在黑暗里注视着彼此。明明是久别重逢,他们却很平静。赵云快速地说:“我听到消息以后就出来了,好在你们已经没事了。我马上就要坐船回去,可能有他们的人在跟踪我。”

    “好,你路上小心。”

    “鞭子抽在哪了?”

    “胳膊上,不碍事。”

    “回去记得买药。”

    “我会记得的。”

    赵云笑了笑,注视着韩信。他们离得很近,呼吸缠绕在一起。眼睛适应了黑暗后就能正常视物了,但赵云还是觉得看得不够真切。他抬起手抚上韩信的脸,是熟悉的轮廓。

    韩信抓住赵云的手,蹭了蹭他的掌心。他已经长大了,在别人的眼里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可靠而成熟的人了,可是此刻站在赵云面前,他像是被抽走了一直强撑着身体的那根木头一样,一下子软了下来,又变回了那个少年。他闷闷地问:“我还什么时候能见到你?”

    赵云没回答他,却问:“你生日快到了吧?”

    韩信愣了愣,说:“好像是,我都快忘了。”

    赵云笑起来,说:“过两天我回来给你过生日。”

    韩信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真的?”

    “真的。”

    “好,我等你。”韩信凑过来捧住赵云的脸,轻柔地吻了吻赵云的眼睛,“一定记得回来。”

    赵云拍了拍韩信的手,转身离开。他沿着来时的路走,看见了诸葛亮和周瑜。诸葛亮紧紧地抓着周瑜的手臂,周瑜也没有半分要走的意思,旁边的管家急得团团转,说:“二少爷,再不回去老爷和大少爷该等急了!”

    赵云路过他们,跨上码头,又回头看了他们一会儿。一阵风吹过,有些冷。他抖了抖衣服,月光洒在他的肩上。

    TBC

评论(8)
热度(57)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