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人间乍暖

    送给无色x


    赵云和韩信本来一点也不熟。赵云不怎么去王者峡谷打比赛,因为论打野他不是最强势的,论上单也有人做得比他更好。他还不怎么喜欢交际,觉得朋友有几个就够了,因此在峡谷里也不认得几个人,即使是风头正盛的韩信,他也只是远远看过两眼。赵云出场率不高,韩信是热门,平日里两人打个照面都费劲,基本上是八竿子打不着半点关系。

    但这第九竿子还是打上了,天有不测风云。韩信前阵子倒了大霉,打野途中看见百里守约的视野,想也不想就踩上去了,哪知道正常情况下踩一会儿就会消失的东西变成了真的陷阱,他刚踩上去,地上就塌了个大洞,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已经在洞里了。

     这一摔把他脑子也给摔懵了,只记得自己是掉进了陷阱里,但陷阱在哪,当时周围都有什么人,他一概忘了。他恍惚中只觉得自己像趴在云上,随着风沉沉浮浮,等到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变成魂儿了。韩信魂儿在峡谷里飘荡,飘了几天也没听见有谁提起他的名姓,大家仍是像往常一样说笑打架,谁也没问过韩信莫名其妙失踪数日的事,好像王者峡谷里从来就没有过韩信这个人。

    诡异的情况一直持续到韩信遇见赵云。那是一个阳光很好的上午,赵云站在树下,仰着头看枝叶之间被阳光照得发亮的缝隙。他眉头微蹙,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舒展了眉毛。赵云转过身,看见站在路中间的韩信,冲韩信点了下头。

    韩信是真懵了,怔怔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看见赵云向他走过来,嘴唇微分似是要跟他打招呼,他眼角余光又看见赵云身后还有人在往这边走,于是赶紧竖起食指贴在嘴唇上。

    赵云愣了愣,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他刚看见韩信的时候还没回过神,此时才发现韩信和平时不太一样。韩信身形虚茫透明,像是已经融进了空气里,若不是刚刚他还让赵云不要出声,赵云都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赵云尚在惊疑不定中,诸葛亮和周瑜扭打着走了过来,看到赵云以后像扔垃圾似的把彼此推开。赵云笑着和他们打了招呼,两人目不斜视地走远了,看都不看旁边的韩信。赵云心下了然,再看向韩信时脸上就多了些复杂的神色,韩信本人倒像是无所谓似的,注视着赵云的眼神平静而温和。

    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赵云想问韩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还没张开嘴后面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赵云回头张望,发现今天的队友和对手差不多都来了。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原地站了很久,是该走了,但若是绕开韩信又怕后面的人看到了觉得奇怪。赵云看向韩信,韩信的眼神依旧平静,甚至还多了些鼓励安慰的意思,赵云攥了攥拳头,穿过韩信的身体里走了过去。

    韩信之前已经试过很多次了,他可以穿过任意东西而不被撞得魂飞魄散,就连疼痛也感觉不到半分。他以为自己已经失去知觉了,但就在赵云穿过他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那颗已经不复存在的心脏被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他呼吸不得,最后一口吸入的是赵云的气息。韩信下意识地回头,发现赵云也在回头看他。赵云看了一眼就扭过头了,韩信目送着赵云走进峡谷,等到再也看不见人影了他才恍然梦醒似的,平静轰然破碎,整个魂儿都透出酸涩和狂喜来。

    当晚两人去吃饭,赵云点了自己的份,韩信坐在对面看着他吃。赵云打了一天比赛,吃两口就要放下筷子打个哈欠,脸上是难以掩饰的疲惫。韩信瞄了眼赵云,突然说:“早点回去休息吧。”

    赵云下意识地就想说“好”,幸亏及时捂住了嘴。韩信看了眼周围的客人,站起来走到赵云旁边,俯下身贴在他耳边说话。韩信简短地把变成魂儿的前前后后交代了一遍,赵云一边听一边往嘴里塞豆腐,听完以后拧起了好看的眉毛。大堂里还算喧闹,赵云端起酒杯放到唇前作掩护,低声问韩信:“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真的,我这两天一直在峡谷里转,也没想起来到底是在哪掉下去的。”

    赵云的愁绪上又添了层忧色,“这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韩信轻笑一声,“这都多少天了,我那肉身早就烂了吧。”

    赵云端着酒杯的手一抖,刚想说点什么,眼角余光瞥见店小二走了过来,赶紧闭严了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赵云把话吞进肚子里,一心想快点吃完饭。韩信见赵云专心吃饭,于是也扫了眼桌上的菜,发现只有酒能勾起他的馋虫。只有一个杯子,赵云用过的,韩信伸手去拿,手指从杯子中间穿过。

    吃完饭,两个人走出客栈,天边挂着一轮夕日,晚霞由红变紫。韩信刚才在大堂里转了一圈,没找到一个能看见他的人不说,还差点被唾沫星子喷死,此时重回自然怀抱,韩信深吸了几口气,觉得自己都快飘起来了。

    赵云偏头看了眼韩信,夕阳毫不吝啬地给韩信虚幻的身体也抹上了一层暖色,他表情惬意,看起来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赵云抬头看向天空,他们头顶上有一块紫红色的云,又大又软,被风赶着慢悠悠地前进。

    赵云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冲动,他想也不想地说:“我一定会帮你变回去的。”

    韩信歪着头看眼前这个差不多算是刚认识的人,发现赵云眼睛里全是认真和坚定。韩信想问他为什么,又想告诉他不用白费力气了,可只要是看着他的眼睛,韩信就什么都说不出来。沉默了一下,韩信别过头说:“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这句随口一说的话在赵云第三次因为在比赛期间寻找韩信掉下去的地方而差点受伤时被韩信收回了。韩信盯着赵云右脸上新添的红印,正色说:“你别找了,就这样吧,你看我都放弃了。”

    赵云正沉浸在不仅没找到韩信掉下去的地方还差点连累己方输掉比赛的烦躁中,一听这话更生气了,看向韩信的眼神里放了两勺怒意。韩信被赵云瞪了一眼,讪讪地想干点什么平复一下赵云的火气,他还没想好怎么办,赵云的身体震了一下,脑袋低了下去。

    赵云当然也知道希望渺茫。这几天他积极参加比赛,不用他去他也要毛遂自荐一下,可就像韩信说的,他在哪也没找到那个大洞。他装作漫不经心地问过其他人知不知道韩信,几乎所有人的反应都是茫然的,只有刘邦和张良犹豫了一下才摇头。他也曾在比赛的时候拦住百里守约,对方以为他是来抓人的先给了他一枪,他差点被打回泉水,解释了好一会儿才让百里守约打消敌意,但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他也不敢多问,怕这事传开了以后他再被认为是有什么精神上的问题,于是只能自己找,越找心底越冷。

    可他还不想放弃,他想再看到韩信拿起枪时仿佛在发光的样子,想看韩信走到哪里都被鲜花和欢呼簇拥,想看阳光真真切切地照在韩信的脸上,想看韩信和晚霞一起回家。如果韩信回到了身体里,他们说不定还能一起喝次酒。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韩信被人遗忘,英雄再无用武之地。或许用不了多久,他还会眼睁睁地看着韩信消散在天地间,或者是很久很久以后,他的去世带走了世上唯一能看得见韩信的人。

    赵云想为自己无故发火向韩信道歉,张了张嘴又觉得不甘心。他小声地说了一句:“我会帮你变回去的。”为了堵住韩信的嘴,他又补了一句:“无需多言。”

    韩信的话梗在喉咙里吐不出来,眼睛都瞪圆了,最后只能苦笑:“你这人怎么这么倔?行吧,快点回家给你那脸上点药,挺好看的,可别毁容了。”

    韩信魂儿暂时寄宿在赵云家,认识的第一天他俩一块儿从客栈出来,韩信说要回王者峡谷里找个草丛睡觉。赵云说:“那怎么行?你若是不介意,可以暂时住在我家。”

    韩信心里说好啊,嘴上说不啦。赵云就笑,说:“没事的,正好我一个人住也挺无聊。”

    他是骗韩信的,他一个人住不仅不觉得无聊,还觉得很惬意。不去王者峡谷比赛的时候他就在家里待着,看看书写写字,累了就趴在窗边听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到了中午,他会随便给自己做点饭吃,吃完休息一会儿就在院子里练枪,练完还是看书写字,然后把桌子收拾整齐,吹灭烛火上床睡觉。如果晚上天气实在很好,他还会到外面逛一逛,边看晚霞边走到街上,照顾下熟人的生意,和迎面走来的邻居打声招呼。他其实还会写诗,只是写得不好,遇见魂状韩信的那天他就是在枝叶间的阳光里找到了灵感。韩信曾经仗着自己走路悄无声息的优势绕到他背后,看他写诗看了小半个时辰,后来被他发现,两个人还凑在一起讨论了半天,最后也没讨论出什么像样的诗句。

    韩信最近爱上了桂花糕,赵云每天都要上街去买,然后在吃饭时专门给韩信准备一小碟。韩信魂儿本来不用吃不用喝的十分好养,可他看见吃的就走不动道,每次上饭桌都要用他什么也抓不住的手指挨道菜抓一遍。也许是他想吃东西的执念太深,几次之后竟也能短暂地抓住东西,他第一次抓住的是把豆子,愣了一下后赶紧叫赵云来看,可惜赵云刚抬起头他的手就不好使了,豆子全都掉在桌上,又跳到地上。

    有了这次作为鼓励,韩信对抓东西更加热忱,一旦抓住了就赶紧送到嘴里。有一次他抓住了筷子,急急忙忙地夹了块豆腐,刚咬了一半,筷子和剩下的半块豆腐全掉在了桌上。韩信傻了,不住眨巴的眼睛里透出几分委屈,赵云在对面捧着碗偷笑,结果“噗”的一声把粥全喝在了脸上。

    等到韩信的实体差不多稳定下来,赵云就迫不及待地把韩信带进峡谷,可仍然是只有赵云一个人能看见韩信。当天晚上赵云买了两坛酒,和韩信两个人在院子里喝得酩酊大醉,韩信趴在石桌上,脑袋靠着酒坛,看赵云一杯一杯地把酒往肚里灌。

    赵云看着被月光笼罩着的,正和自己一起喝酒的韩信,只是摇头,越摇越晕,越晕越喝。韩信知道赵云不甘心,其实他自己也很不甘心,他还有才华未展、壮志未酬,结果就莫名其妙地埋于地下不见天日。他一开始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才在峡谷里到处游荡,在发现赵云能看见他后欣喜若狂。可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也知道自己再难恢复如常,心境却是越发平和了,甚至觉得以前的那些功名荣光都是梦一场。他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起码还有赵云在身边,可他又不能说出来,那只会惹得赵云更加生气自责。

    于是他干脆装醉,站起来晃晃悠悠地往屋里走,赵云是真醉了,脑子不寻思事,韩信去哪他就去哪。韩信就这样引着赵云回屋,他坐在床上装作脱鞋,过一会儿抬头一看,赵云已经歪在床上睡着了。韩信就把赵云的身子摆正,给他盖好被子。

    韩信还是跟着赵云一起去王者峡谷,他已经能长时间保持实体了,虽然看起来还是有点虚幻。他能看见别人,别人看不见他,他充分地利用了这一便利,有机会就作妖。赵云要是打野,他就蹲在石像坑旁拿石头砸它,石像看不见敌人,只能在坑里乱转,然后被赶来的赵云一枪带走。赵云要是上单,他就去扯孙尚香的辫子,偷马可波罗的帽子,好让赵云少挨几个枪子。

    但是他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比如对面抱团来推上塔。四个人带着兵线冲过来,赵云跑都懒得跑了,就拿着枪在防御塔下站着。韩信一边唾骂对面以多欺少一边着急自己帮不上忙,无奈地说:“没事,马上就又是一条好汉了。”

    赵云笑出了声,把对面笑得直愣。韩信拍了拍赵云的肩膀,问:“怕不怕?”

    “不怕。”赵云唇角笑意未散,轻声回答。

    敌人已经堵在防御塔的攻击范围外清兵了,赵云深吸了口气,正准备迎战,蓦地感觉肩上一沉,歪头一看,是韩信飘起来从后面抱住了他。韩信的身体又有些虚幻了,但他的手臂仍然温暖有力,他环着赵云的肩膀,冲对面比了个挑衅的手势,“来,枪神附体。”

    赵云笑起来,朝着冲进来的敌人抬起枪。

    比赛结束之后赵云被分配到收拾残局的队伍里,韩信百无聊赖地在后面飘着,边哼歌边看赵云扫地。赵云在打扫的过程中发现了几个还没被破坏掉的百里守约的视野,把扫帚放在一边就要去踩。韩信对这玩意都有心理阴影了,两只手紧紧地抓着赵云的胳膊,直到视野毁掉他才把手松开。

    晃悠晃悠来到了野区,赵云又发现了一个视野。他刚想问韩信还要不要抓他的胳膊,一回头却发现韩信直勾勾地盯着那个视野,脸上写满了震惊和茫然。赵云心念电转,立刻反应过来,看看韩信,又看看那个视野,毅然走了过去。

    韩信一把拽住赵云,“子龙!”

    赵云想了想,拍了拍韩信的手,说:“一会儿我只放一只脚上去,你抓着我,如果有情况就马上把我拉回来。”

    韩信犹豫地跟着赵云走过去,再三确认了他的手现在能抓住任何他想抓住的东西后才握住赵云的手。赵云试探着踩上视野,脚上不断加力,地下果然有了些异样的动静。赵云急忙撤退,韩信使劲把赵云往后拉,不料用力过猛,赵云直接被韩信拉进怀里。伴随着“轰隆”一声,两个人狼狈地摔在地上。

    韩信被前后夹击,觉得自己整个魂儿都要散了,躺在地上龇牙咧嘴。赵云安然无恙,爬起来冲到坑边往下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赵云略一思索,猛然想起张良也在清扫大队中,捞起韩信就往峡谷另一边跑。韩信晕头转向,连喊了好几声“子龙”也没收到赵云的回应,只好闭上嘴。

    张良正在把自己的阴人技巧传授给诸葛亮,眼前一花,他就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赵云拉着张良一直跑到坑边才停下,张良一看也傻了,赵云趁机把韩信的事跟张良说了。张良听完之后一眨不眨地瞅了韩信半天,沉吟着点头,“好像确实有一个人影。”

    韩信和赵云还没来得及激动,张良召唤出他的言灵之书,说:“好吧,我就帮你一回吧。”

    张良念动咒语,一根锁链从大书里伸出来缠在赵云腰上。赵云就这样被张良支配着跳进了大洞,借着锁链上的光找到了韩信躺在地上的身体。赵云压下心中的喜悦,把韩信背在背上,捡起掉在一旁的韩信的长枪。

    赵云被张良提上来,刘邦正好路过,和张良两个人愣愣地看着双眼紧闭的韩信。赵云顾不得他们,把韩信放下来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外伤后伸手招呼韩信魂儿过来。

    韩信魂儿犹疑地走过去,还没完全躺下就眼前一黑,再有意识的时候,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头顶是赵云的喘息声。韩信想再装会儿死吓唬吓唬赵云,可很快他就憋不住了,睁开眼睛无奈地说:“子龙,你放我下来吧。我这么沉,你胳膊不酸吗?”

    赵云急着带韩信去找扁鹊,只当韩信的话是耳旁风。

    韩信又说:“你看我这不没事了嘛,你别着急啦。”

    赵云仍是不理。

    韩信想了想,嘴角扬了起来。他说:“你放我下来,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赵云终于开口:“什么事都没有你重要。”

    韩信怔了怔,认命地叹了口气。赵云又问:“一会儿去吃顿好的呀?”

    “不吃,不吃,我只吃你做的饭。”

    赵云笑了起来。从韩信的角度看,赵云的眼睛清澈明亮,灿若繁星。

    END

评论(10)
热度(129)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