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青&倚】月下逢

    青莲+倚天,友情向,真的是友情向()

    夜色已深,倚天坐在桌前捧书细读,手指刚将一页翻过,忽有一人破窗而入,一道气劲直袭桌上烛火。倚天神色未变,抬手护住烛火,那人一击未得,稳稳落于地上,爽朗大笑起来。

    倚天放下手中书卷,冲那人摇头,道:“太吵了。”

    “抱歉抱歉。”话虽是道歉,声音里却没有半分诚恳。来人将大开的窗关好,转身走到倚天对面坐下。还没坐稳,他看见倚天手中尚未来得及收起的书卷,眼睛一亮,起身伸手欲夺。倚天自是不能让他夺去,抢先一步将书卷收入怀中,抬眼看向他,淡淡道:“天色已晚,你若没有别的事,就请回吧。”

    “这就下逐客令了?我甫一来此便来见你,就是想与你切磋一番,想不到你竟如此不待见我,枉我一片痴心,唉,真是郎心似铁啊。”

    他语速颇慢,话音抑扬顿挫,声音又极富磁性,低笑间将这本就轻佻的话念得更加勾人。倚天眼皮都不抬一下,只在听到“切磋”二字时略有动容,他耐心听青莲慢悠悠地把话说完,问道:“你是来与我比剑的?”

    “不然呢?”青莲轻笑,他瞥了眼倚天身上藏着书卷的位置,笑意中又带了几分促狭,“你在看什么书?难道你是想参加我与工部不知何时还会举行的流觞曲水,所以现在就开始做准备了?”

    “你想多了,只是一本普通的秘籍而已。”倚天道。他看着叹息摇头的青莲,面上露出笑容,“若要比试作诗,恐怕我再准备个十余年都比不上你。”

    “谬赞,谬赞。”青莲嘴上自谦,脸上表情却显示他很是受用,他还要再说些什么,张口却先是一个哈欠。他想起正事,于是道:“怎样,要不要与我比剑?”

    倚天自是心动,可又有些犹豫,道:“夜色已深。”

    “真是不懂风雅。”青莲听了,连连摇头,“月下比剑,岂非乐事?快快与我同去找个好位置。”

    他说完就推开窗户跳了出去,竟是不给倚天反对的机会。倚天只能苦笑,将怀中书卷放回原处,再披上外衣去追青莲。

    青莲并未走远,他边走边看地面,不时抬头看一眼天上皎洁的明月,寻找能让身体完全被月光笼罩的位置。倚天看着前方背着手低头走路的青莲,思绪飘到他们初识的那段时日。

    那时青莲对他还客客气气的,比如方才那番对话,放在往日青莲会说“那也无妨,月下舞剑的乐趣我深有体会,今日我定要拉上你一同享受”,再相熟一点,他会说“看来你对风雅之事还不甚了解”,到了今日,已经变成“真是不懂风雅”了。

    想到这,倚天嘴角噙了些笑意。他与青莲虽算不得一见如故,但相识这么久,也称得上是交情颇深的好友了。他虽习惯了孤独,但并不排斥友人,尤其是像青莲这样在剑道上有极深造诣又豪爽洒脱的人。每每想到要与青莲切磋,他都被内心的迫不及待煎熬得快要热血沸腾。

    于是两人又酣畅淋漓地切磋了一次,期间青莲奇招频出,倚天沉着应对,谁也不甘落于下风,直打了许久,倚天才惜败于青莲之手。

    胜负已分,两人心力体力皆消耗颇大,都有些气息不稳。定了定神,青莲环视了一下四周,抬腿向一棵大树走去。只见他弯腰在树下翻找着什么,还回头向倚天招手。倚天走近一看,看见青莲从树下挖出两个酒坛子。倚天又好气又好笑,问道:“这两坛酒,你究竟是何时埋于此处的?”

    “我也忘了是何时了,大概是某一天我喝醉了,脑子也不好使了,走着走着看见这棵大树,一时兴起就埋了两坛酒下去吧。”青莲笑道。

    见倚天神色冷然,青莲拎着酒坛走到亮处,把酒放下后又回去拉倚天。倚天纹丝不动,但青莲锲而不舍,倚天只好跟青莲一起过去。青莲得意地打开一坛酒,酒香立刻飘了出来,青莲顿时眉开眼笑,不顾身旁倚天森然的目光,举起酒坛就是一阵猛灌。灌下了约摸有大半坛后青莲停了下来,抹了抹嘴冲倚天扬了扬酒坛,笑道:“月下饮酒亦是佳事,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相同的邀约倚天之前已接到不知多少次,这次他做出的回应也和以前相同。不动声色地挪到离青莲和酒远些的位置,倚天瞥了眼酒坛,三分嫌弃七分无奈。

    青莲也早就知道倚天会是这个反应,说实话,两坛酒都不够他喝的,又怎舍得再分给倚天。于是他便只是自己痛饮,有未接住的酒液顺着他不住滚动的喉结滑下他也毫不在意,饮完两坛之后,他放下空坛,满足地打了个酒嗝。

    倚天闻声看向青莲,青莲也正好看向倚天。对上倚天的目光,青莲低头看了眼地上的空坛子,笑着把圆滚滚的酒坛抱在怀里拍了拍,道:“这两位兄弟为我提供了上好的美酒,我感激不尽,现在它们已经完成了使命,还请倚天你将它们好好埋葬。”

    “你自己……”倚天话还没说完,青莲已经站了起来。倚天一惊,问:“要走了?”

    “是啊。”青莲点头。他面上有些泛红,眼睛却很明亮,他看着倚天,道:“此去不知何时归,若我再来之时,你还未回峨眉山,我们便再好好比试比试。”

    倚天笑起来,如河水解冻。他微一颔首,道:“如此,祝一路顺风。”

    青莲大笑,挥了挥手后转身离去,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END

评论(6)
热度(22)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