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邦备】刘邦今天也想日豹

    *cp是信云+邦备,海豹设,注意避雷。
    *画人难太太的梗233,推荐大家去B站关注“蹩脚飞行员”这个up主,每天都有豹吸。

    【日常广告】【信云本《Goldfish》预售链接】


    刘邦是海豹群里唯一成精的豹,潇洒恣意上百年,期间拈花惹草无数,没想到有一天会摊上三只豹崽子,个个跟在他屁股后头欧欧直叫,活像他是他们亲娘。

    冤枉啊。刘邦年轻的时候是放荡不羁,每年特定时期都要跟群里其他的雄海豹大撕一逼,他身强力壮,别的雄豹都咬不过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搂着自己心爱的豹扬长而去。刘邦不知道跟多少雌豹风花雪月过,但这么多年都没有豹来找他麻烦,他也就不在意了,甚至还渐渐地把这当成自己的生活方式,好不惬意。

    后来修炼成人,进城的第一个月刘邦还特意买了个帷帽把自己的脸严严实实地遮上,每天在大街上瞎溜达,专挑那些俊男靓女看,花了一个月才设计出最满意的五官。于是他把帷帽一掀,脸一变,套上华丽衣裳,再买把扇子,人模狗样的奔着青楼去了。

    天寒地冻的北极哪有温暖如春的人间好,刘邦越待越不爱回去,凭着脸和嘴上哪都不愁工作,天天在各种地方花天酒地。好不容易想起故土,赶着人间春节的时候回了趟北极,结果身体还没捂凉乎,怀里就被塞了三只豹崽。

    刘邦目瞪口呆,脑里有无数匹神兽奔过,他挨对瞅瞅怀里豹崽湿润的眼睛,赶紧把这几年干的事回顾了一遍。不能啊,这些年他压根就没回北极,谈不上播撒爱的种子,在人间寻欢作乐的时候也因为怕生出半人半豹的怪物所以每次都做好防护措施。那这三个玩意是哪来的?

    哦,送崽过来的豹说了,是因为他们的妈妈都香消玉殒了,可怜的崽儿没豹照顾,正好刘邦回来了,就托他抚养。

    刘邦大怒:“凭什么?他们没了老妈是他们的事,干什么要拖我下水?说!你们包藏的什么祸心?”

    “我呸!”那豹说,“刘老三你还好意思问,你寻思寻思你都多少年没回过家了?你还是不是族里最年长的豹?给你点活干还吭吭唧唧的!”

    刘邦一琢磨,确实是这回事,也就不说话了。那豹一弹一弹地走了,怀里三只小豹似乎也知道刘邦不想要它们,个个眨着卡姿兰大眼睛瞅着刘邦。刘邦被瞅得心里忽悠一阵软,叹了口气,在三只豹的头上各拍一下:“行吧,以后就跟着我,只要不给我找麻烦,保证把你们养得像猪一样胖。”

    就这样,刘邦光荣地成为了带娃大队中的一员。
  


    刘邦作为唯一一只豹精,那自然是无比的神气,刚回来那两天总要大摇大摆地在雪地上走个两圈。可是走着走着他就发现不对劲,虽然论身长他比那些豹长不了多少,但毕竟人家趴着他站着,走路的时候就总要留心脚下,怕一不留神再让哪只豹给拌摔了,那可太丢脸了。

    于是刘邦变回了原形。时隔多年再做豹,刘邦依然不改风骚,头上戴冠,背覆披风,做豹也要做最英俊的那只。

    但这没什么卵用,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馊主意,自从刘邦走后豹群里就流传着刘邦各种臭不要脸的事迹,一代一代传下来传到今天都快成神话故事了,因此即使辈分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刘邦也不受大家尊敬,上哪依然是被一口一个刘老三的叫着。

    刘邦对此不屑一顾。哼,哪天要是摊上事了,你们还不是乖乖叫爸爸?

    让刘邦倍感欣慰的是,即使在不尊重他已经成为主流的形势下,依然有豹恭恭敬敬地叫他“祖宗”。

    没错就是刘备。

    既然做了我的豹,那就要连名字也与众不同。刘邦这么想着,分别给三只豹崽起了三个人类的名字:韩信、赵云和刘备。

    姓是瞎选的,名是瞎取的,只有到最后一只的时候刘邦觉得自己辛辛苦苦把他们仨拉扯大不能一个都不跟自己姓,才给他取名叫刘备。

    取好名字,刘邦满意地看着并排躺在地上的三只豹。三只豹全都背朝下肚皮朝上的躺着,刘邦于是在他们的肚子上各摸了一把。

    刚出生没多久的豹豹其实长的都差不多,都是雪白的毛,大大的黑眼睛,两个小点似的眉毛。刘邦起初也分不清他们三个,看多了就分得清了:韩信活蹦乱跳的一会儿不老实,赵云安安静静的偶尔打个哈欠,刘备比他们两个年长一点,没事总是睡觉。

    刘邦不任劳也不任怨地开始了他豹生中第一段抚养小海豹的日子。定时送他们去母豹那吃奶,带他们到沙滩上晒太阳,看着他们在雪上爬。刘邦不止一次想借着机会把他们塞给母豹,但母豹也有自己的孩子,哪有时间精力照顾别的幼崽,于是刘邦还得继续带孩子。

    说的好听,还不是自己不愿意。刘邦心里嗤笑,带着三只豹上了沙滩。别的妈妈都是只有一个孩子,就他屁股后头跟了三个,他本身还是只雄豹,所以他们这支大军没少被笑话。

    刘邦找了块空地让三只豹趴下,接着自己也半卧下来。往常这种时候他总要一边顾着刘备和赵云一边盯着到处乱爬的韩信,但可能是今天的阳光特别好,韩信第一个睡着了,一动不动躺在地上像是失去了梦想,于是刘邦放心了。

    赵云趴在韩信旁边打哈欠,刘备也早就睡着了,刘邦趴在他们中间,渐渐也进入了梦乡。

    梦里没有北极的狂风暴雪也没有人间的灯红酒绿,只有他雪白雪白的三只豹豹。

    刘邦突然觉得带孩子也挺不错的。 



    三只豹长大了一点,虽然还是欧欧叫,但好歹学会了豹语,能和刘邦交流了。

    刘邦最喜欢在和他们对着欧欧叫的时候切换成人言然后看他们一脸懵逼,每次玩这个把戏他都要哈哈大笑上一番。

    路过的豹骂他:“老不正经的。”

    刘邦哼哼两声,就当是对自己的夸赞。

    第一个会说话的是韩信。那天早上刘邦睡醒以后看见韩信卧在自己旁边一脸的欲言又止(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于是伸手扒拉韩信两下:“什么事?”

    韩信拿头在地上拱了两下,突然叫道:“妈妈!”

    刘邦:“???”

    刘邦严肃地说:“不对,我是公的,你不能这么叫我。想想看,还有什么别的称呼?”

    韩信又在地上拱了两下。刘邦满心期待地等他喊自己“爸爸”,没想到韩信一张嘴:“刘老三!”

    刘邦:“……”

    刘邦拿爪子扒拉两下韩信:“不行,你要叫我帅爸爸。”

    韩信哪知道刘老三是什么、帅爸爸又是什么。他统共就听过那么两个称呼,叫了一遍刘邦还都说不对。韩信倔脾气上来了,抠着地恶狠狠地叫了声:“刘老三!”

    说完就掉头跑了。

    刘邦看着韩信又爬回赵云身边,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一翻身看见趴在对面的刘备,伸出爪子招了招:“备备!过来。”

    刘备听话地爬过来了。刘邦笑眯眯地问:“你该叫我什么?”

    刘备脑袋一低,恭恭敬敬地说:“祖宗!”

    这一声直把刘邦叫得心花怒放。他慈爱地摸了摸刘备的头,说:“叫的好,祖宗带你去晒太阳。”

    说完他就带着刘备爬远了,完全忘了远处日常滚作一团的韩信和赵云。

    这次晒太阳是刘邦单独带着刘备,因此,他发现了一些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的事情。

    刘备跟他一样是个万豹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取了跟他一样的姓的缘故,如果是那可就罪过罪过了。刘邦皱眉看着刘备被一群雌豹围着,老的大的小的都有,甚至还有几只雄豹,而刘备看起来谈笑自若,竟是应付得游刃有余。

    刘邦有点不高兴。当初是你们要我养豹,养豹就养豹!现在又要来吸我的豹,竟把我甩开!

    刘邦爪子拍地变成人形,长腿一迈过去把刘备从豹堆里抱出来,对着群豹冷哼一声掉头走人。刘备安静地窝在刘邦怀里,偶尔会用头拱拱刘邦胸口。刘邦怀里多了这么个热乎乎的东西,撸着刘备雪白的毛,心里美滋滋的。

    他回到他们一家的根据地,看见韩信和赵云还是滚在一起。这是常事,刘邦也早就见怪不怪,但是今天他多留了个心眼。

    他想起刚才雄豹也围着刘备,又想起在人间时遇到的那些有龙阳之癖的人,眼睛慢慢瞪圆了。

    韩信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基豹吧?



    只提韩信不提赵云,这是有原因的。

    他俩被送来的时候都刚出生没几天,但那个时候韩信就有意识地缠着赵云了。赵云安安静静的做自己,跟谁也不太亲昵,所以一直是韩信主动找赵云玩。

    如果说刘备继承了刘邦万豹迷的特点,那韩信就继承了刘邦那股皮劲儿(虽然刘邦自己不承认),相比之下赵云就显得更加不像刘邦亲生的,他倒是跟刘备更像一点。但刘邦并不因此就冷落赵云,手心手背都是肉,赵云也是他的好孩子。

    他们这家子的日常基本上就是刘邦和刘备一边趴着,赵云在对面趴着,韩信在赵云旁边又拱又蹭,然后跑去招惹冰面上的其他同龄豹,爬了一大圈又回来挤赵云,一会儿工夫也不闲着。

     刘邦本来觉得孩子好动是好事,多爬爬还能锻炼身体,因此也不在意韩信四处聊闲的事,连韩信渐渐地不再聊闲只窝在赵云旁边的事也没注意到,如今发现了也只是后悔莫及。

     刘邦抱着刘备坐在地上,一边摸刘备的毛一边冷眼旁观韩信和赵云。这一看果然不得了,韩信整个身子都压在赵云身上,还在不停乱动,赵云被韩信压的欧欧叫,韩信自己也欧欧叫。

    久经沙场的豹精有点不淡定了,手下狠抓了一下刘备的毛,刘备疼的也叫了一声。

    不行啊!你们这样是生不出崽的!刘邦在心里怒吼。

    他倒不是担心传宗接代的事,这冰面上这么多豹,随便生生都不能让这种族灭绝了。他只是觉得他哪天要是重返人间了,这俩豹连个娃都没有,也没豹给他们养老,多惨啊。

    这么一想,刘邦又觉得,他俩这辈子还没见过多少豹就这样被拴在青梅竹马基本上刚一睁眼就认识的豹身上了,更惨。

    刘邦决定把他俩引上正轨。

    某天刘邦带他们一起晒太阳,沙滩上有很多豹,刘邦故意指着一只雌豹问韩信:“信信觉得她怎么样?”

    韩信正要去找赵云玩,被刘邦强行拖住,有点不高兴。他看了眼那只雌豹,说:“没兴趣。”

    刘邦不气馁,又指着另一只雌豹问:“这只长得怎么样?”

    “还没有阿云好看。”

    “那这只呢?”

    “更是哪都比不得阿云。”

    刘邦还要再问,韩信已经走了。刘邦看着扭着屁股的韩信,爪子一拍地,心说完了完了。

    刘备在旁边把刘邦的神情瞧了个仔细,问道:“祖宗怎么了?”

    刘邦揽过刘备,指着不远处又黏在一起的韩信和赵云说:“备备可不准像他俩那样!”

    刘备看着刘邦,低低地笑了:“自然。”

    刘邦还没放弃希望。这几天又有科考队来了,有几个女队员,刘邦准备抓着韩信让他见识一下更高等级的雌性。

    韩信他们哪见过这架势,他们连人形的刘邦都没见着几回,看见科考队简直瑟瑟发抖。但海豹天性亲近人类,让队员拍了一会儿后刘备和韩信已经不怎么怕人了,韩信甚至还往队员那边爬。而赵云虽然一身是胆,但这胆总是在奇怪的时候才有用,所以依旧很怕人类。

    而摄影师可能是觉得赵云长得最标致,专盯着赵云拍,把赵云吓得连连后退,不得已还欧欧叫了几声求助。

    刘邦岿然不动,只见韩信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飞爬到赵云旁边,昂着头对摄影师使劲叫,要多凶有多凶。但人怎会怕小海豹?在狂拍的攻势之下韩信也歇了菜,只好紧紧贴着赵云缓解他的恐惧。

    连摄影师都笑了:“它们俩感情挺好啊!”

    刘邦背脊发凉,忍不住抖了一下。

    最后科考队要和他们仨合个影,刘邦虽然是大海豹,但毕竟风流倜傥,跟普通海豹不一样,所以也被邀请过来。

    两个女队员把他们四只豹夹在中间,对着镜头比了个剪刀手。

    刘邦看韩信根本不理旁边的妹子,一双大眼只盯着赵云,暗叹口气,终于心灰意冷。

    合照结束,队员妹子摸了摸刘邦的背,跟另一个妹子说:“你看他们一家四口感情多好!”

    另一个妹子狂点头。

    刘邦也不想深想妹子们到底有没有看出来他是个公豹,他满心都是对韩信赵云搅在一起的幽怨,难得有些丧气的趴在地上。

    喘了口气,他心里一动,看了看三只豹。三只豹也跟他一起趴着,他还能听到赵云轻声对韩信说:“不要贴云贴得这么紧,旁人在看。”

    刘邦像是才意识到自己和他们仨之间的不同似的。他早就修炼成人了,而他们仨还没长大,也许会作为普通的海豹度过一生。

    刘邦只想象了一下余生没有三只豹陪着的情景就有点受不了,他决定带着他们仨一起修炼。



    说是修炼,其实他们仨都还没长大,还是要先学生存的本领。

    之前刘邦要教他们游泳,他先从岸上爬进水里示范了一遍。赵云心怀无惧,刘邦怎么下去的他也怎么下去,倒是很顺利,只是刚下去扑腾一下就掉头往岸上爬。

    赵云身上都结冰了,两只爪子扒着冰奋力往上爬,可是身子刚离开水一点就又掉回去了。韩信想去拉他,奈何爪子太短,只能干着急,好在赵云第二次就凭借自己的力量上岸了。

    抖了抖身上的冰碴,赵云眼里闪着兴奋的光,问道:“云厉害吗?”

    “厉害!”韩信啪啪拍自己的肚皮,一个翻身也往水里爬去,也是游了一圈之后就顺利上岸。这下只剩了刘备还在踌躇。

    刘备没有他俩那么猛,赖在岸上不爱动弹,在刘邦的催促下才往前爬了几步。他把鼻子伸进水里探了探,不安地晃着脑袋,一脸委屈地看着刘邦。刘邦只好用自己的鼻子碰了碰刘备的鼻子,柔声说:“别怕,有我在。”

    刘备这才犹犹豫豫地下了水,一下去就往刘邦身边靠,没几秒就爬上岸了。刘邦虽然无奈,但好歹游泳教程是顺利结束了。

    北极风大,动不动就要豹经风霜,刘邦成了精自是不怕,还可以施法做出仓鼠球抵挡风雪,但三只小海豹就不行了。所以刘邦每次觅食回来都能在冰块后面找到自己瑟瑟发抖的孩子,有的时候冰块被别的豹占领了,他们就只能暴露在风雪里连眼睛都睁不开。

    刘邦不止一次想撑开仓鼠球护着他们,但他心里清楚这是豹豹成长的必经之路,想要活着就要适应自然,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帮他们挡风挡雪,反而是害了他们。

    刘邦向来是哪有好处往哪跑的性子,但他却无法丢下三个孩子自己去享乐。于是他化成人形,盘腿坐在地上,尽量帮他们仨挡着。

    韩信和赵云抱作一团取暖,刘备蹭过来,头抵着刘邦垂下来的手上。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三只豹豹先后长大,褪去了雪白的毛。因为刘邦每天都分给他们自己的灵气,所以他们仨都还长得眉清目秀,跟普通的长大就变丑的豹一点不一样。

    不得不说,刘邦虽然努力在扮演一个父亲的角色,但毕竟是第一次,他自己又谈不上心细如发,所以很多时候都只是在有样学样。他自以为对孩子们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

    比如他就不知道韩信什么时候憋了一个大招。

    这天他正化了人形坐在雪地上哼歌,离老远看见一个矮矮的人影跑过来。刘邦心里一咯噔,这地方怎么还会有小孩?

    他挺直了背,眯起眼睛看那小孩。小孩越跑越近,他看清了,心里又是咯噔一声。

    那小孩一脑袋红毛,衣服单薄,怀里还抱着老大一只豹。小孩还没冲到刘邦面前就扯着嗓子喊:“刘老三!”

    ……真是令人欣喜到落泪的一幕,如果他喊的是帅爸爸就更好了。

    小孩又走了两步,脚下一绊摔了,变回豹豹的原形。他怀里的豹也掉在地上,两只豹互相询问对方有没有摔着。

    原来韩信早上起来不知道喝哪口风噎着了,突然就想变成人,他傻了吧唧的,就在脑子里拼命想变成人变成人,误打误撞之下还真的变成人了。

    赵云吓懵了,愣愣地看着五六岁小孩模样的韩信。韩信看看自己的双手双脚,又摸摸脑袋扯扯衣服,欣喜如狂,抱住赵云欧欧叫,还费力地扯出一句走了调子的:“阿云!”

    赵云也是高兴得不行,在韩信怀里一顿乱拱。

    韩信抱着赵云又摸又亲,在第九次蹭了赵云鼻子以后想到要给刘邦看看,于是抱起赵云就往刘邦这边跑。奈何赵云太重,他一路跑得跌跌撞撞,还是没坚持到刘邦面前就变回了原形。

    刘邦把韩信大夸一顿,韩信虽然一脸不在乎的样子,但小动作还是出卖了他。看着韩信又和赵云嬉笑打闹,刘邦笑着摸了摸刘备的头:“你俩啥时候也变成人我看看?”

    刘备蹭了蹭刘邦的手心,又趴下了。

    两天之后刘邦被从睡梦中叫醒,他揉了揉眼睛,一翻身,看见一个长发帅哥在冲他笑。

    这小伙身材健美,容貌俊秀,冲他笑得温柔。刘邦咽了咽口水,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大宝备?”

    “正是。”刘备笑着说。

    刘邦“蹭”地坐起来,上下打量刘备,惊疑不定地问:“你怎么……”

    “不是祖宗说要看我和阿云的人形吗?阿云迟迟没有动静,只好我先来了。”刘备笑着说,“况且,若不能让祖宗看到备化为人后的样子……”

    他看着刘邦,伸手将刘邦右脸旁的发丝拨到耳后。

    “备心有不甘哪……”

    刘邦傻在当场,还没来得及说话,刘备就“砰”地变回了原形。这次似乎对他体力消耗极大,他眨了眨湿润的大眼睛,然后就闭上眼睛不动了。

    刘邦吓了一大跳,赶紧过去查看情况,发现并无大碍后才松了口气。

    他坐在地上,脑子里还是刚刚的那一幕。他摸了摸自己被刘备的手碰到的右脸,觉得温度有些高。

    他想,不止是韩信和赵云,他自己也完蛋了。
   


    北极生活单调又无聊,每天就是睡觉,觅食,爬呀爬。比起刘邦以前在人间的花天酒地,自是枯燥非常。

    但刘邦却浑不在意。他搂着睡着的三只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

    END

    真的不看一看顶楼的广告吗_(:з」∠)_

评论(29)
热度(384)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