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贪得无厌

   顶楼广告位,瞧一瞧看一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信云本《Goldfish》预售链接


    赵云端着枪躲在草丛里,瞄准镜里映着的是对面的草丛,他把枪从左边挪到右边,一个敌人也没发现。风平浪静,赵云没有嗅到杀气,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只看见己方的小兵和防御塔下偶尔出现的队友的身影。赵云于是放下枪,又一次开始研究手里的这个新鲜玩意。它在百里守约的手中曾发挥过巨大的威力,远近敌人无不闻风丧胆,现在它到了赵云手里,赵云想尽力不让它蒙羞。

    说来也是奇怪,这峡谷的主人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总是能想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点子。除了不时邀请新英雄加盟峡谷以外,他们也会琢磨各种新的玩法。这次想出来的方法是让英雄们互换武器,美其名曰是检验到底谁才拥有真本事,实际上就是想看大家拿到不熟悉的兵器时手忙脚乱的样子。

    赵云脑筋直,遇事也轻易不愿意多想,说是要考验他们,那他就真当成挑战来做。只是这挑战的难度未免有点过大,赵云皱眉看着手里的枪。此枪非彼枪,赵云心里没底,九月的凉风呼呼地从他没底的心脏中灌下去,吹得他全身发冷。

    瞄准镜中出现了程咬金宽阔的身影,赵云其实不太想打他,但碍于没有别的敌人,只好选择开枪。子弹打出去的一瞬间他就感觉不太对,这一枪大概是没中,他移动枪身,果然看见满血的程咬金跑远了。

    赵云放下枪,没底的心里又漏下去了一点气势。身后响起了毫不遮掩的脚步声,赵云头也不回,再次把枪端起来。旁边的草丛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赵云于百忙中抽出一眼瞟向那人,问:“放着野不打,来这干什么?”

    “野区清光了,就来看看你。”韩信说。

    “不去支援上路?”

    韩信回头瞥了眼上路,又把头转回来,说:“不用,那两人奈何不了诸葛。”

    韩信说的云淡风轻,赵云却吓了一跳:“军师?怎么让他守上路?”

    “学了周瑜的那套,遍地是火坑,谁都不敢过来。”韩信说完又戏谑地看了眼赵云,“还说人家呢,我们的打野赵将军不也正躲在草丛里暗中观察。”

    “那是因为……”赵云本想反驳说都是新玩法的错,一抬头看见韩信手里正拿着自己的宝贝长枪,顿时有点气呼呼的,“因为你拿走了我的兵器。”

    “怪我喽?”韩信耸了耸肩。他把枪扛在肩上,这一抖抖的枪有些不稳。他拍了拍枪身,感叹道:“我和这兄弟的磨合很不错,大概是因为它一直跟着你,认识我,所以才愿意被我使用。”

    “那就好……”赵云说完才觉得有点不对,但话已出口,只能再补一声不太冷的冷哼。这也已经为时已晚,韩信“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赵云懒得理他,集中精神看着瞄准镜。

    敌人未到,兵线却已至。赵云犹豫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兵线。这一局有些令人捉摸不透,队友和对手的位置都飘忽不定,他现在出去,难保不会被同样躲在哪里的敌人暗算。但兵不能不吃,赵云想了想,还是端着枪走了出去。

    蹲在草丛里的韩信没有动,但他已经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被赋予了百里守约的能力的赵云现在只是一个脆皮,需要人护着,韩信看着小心翼翼清兵的赵云,心想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在赵云面前光明正大地说要保护他的机会。

    赵云清完兵以后站在原地想了一秒,抬腿往前走去。他还没走上两步就被韩信拉回草丛,两人又重新肩并肩地靠着。赵云不解地看着韩信,问道:“怎么了?我要去推塔。”

    “他们家上单正在对你虎视眈眈。”

    “那又有何妨?”赵云笑了,“我赵子龙不惧。”

    其实他心里还是在呼呼漏着风,只是韩信的到来让他的底气充足起来,他每看韩信一眼,心底就坚实一分。只要想到韩信就在身后的草丛里,什么敌人来偷袭都会立刻赶到,赵云就觉得不管是什么地方他都能去闯一闯。

    但韩信显然没和赵云想到一路上,他把赵云按回草丛里,板着脸说道:“推什么塔,交给小兵不就得了。你的任务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袭敌人,哪里打起来了,你就在这边放冷箭。”

    赵云听韩信把打法说的这么不堪,心里直为百里守约叫屈。但韩信说的也有道理,赵云在不熟悉枪支的情况下还是小心为上。他一边瞄准一边问:“野区该刷新了吧?”

    “不急。”韩信说,“我要先陪你。”

    赵云笑着看了韩信一眼,说:“我才不需要你陪。”

    话音刚落,赵云就看见骑在马上的孙尚香出现在视野里。他连忙瞄准,依照孙尚香的行动调整枪支的位置,一时竟把韩信忘在一边。韩信也不恼,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撑着脸悠哉悠哉地看着赵云。

    他曾无数次这样看过赵云,在和平的日子,在战争的日子,在早上醒来的时候,中午吃饭的时候,晚上临睡的时候。赵云的反应也并不相同,有时会回他一个微笑,有时会给他一个白眼,还有的时候会因深陷在情潮退去后的疲倦中而无力回应他的目光。他曾无数次看过赵云,从来没有感到满足,仿佛与赵云携手同行的路永远都没有尽头。

    他想,他会一直这样看着赵云,直到死亡带走他们中的任何一方。

    韩信的目光走过赵云光洁的额头,在纤长的睫毛上流连一阵,路过高挺的鼻子,来到柔软的嘴唇。这时他看到赵云的薄唇轻抿,往上一看,那对剑眉果然也蹙了起来。赵云放下枪,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说:“又偏了。”

    “孙夫人大概已经知道我的位置了,我们换个草丛。”赵云站起来,马上又伏低身子,尽可能地把自己藏在草里。他伸手去拉韩信,手伸到一半又停住,轻斥道:“快去打野,你想被拉开经济吗?”

    “马上马上。”韩信笑着握住赵云的手站了起来,两个人闪进另一处草丛。赵云又端起枪,韩信在旁边看着,突然趴在赵云背上,伸出双手环住赵云。

    赵云无比自然地让韩信抱着,顺势还往韩信怀里靠了靠。他正全神贯注地瞄准敌人,对待其他事情就恍恍惚惚的,因此跟韩信说句话都说得一截一截的:“那边可能要打起来……我先瞄好脆皮。”

    过了一会儿,他才接着说:“你又发什么神经?”

    “子龙我告诉你,我一直有件事情瞒着你,那就是我其实拥有特殊功能,特殊就特殊在被我抱着的人都百发百中例无虚发。”韩信严肃地说。

    赵云又是过了几秒才笑出来,他的眼神渐渐凌厉,开出一枪。

    “中了!”赵云欣喜地说。他乘热打铁,马上准备第二发。在集中精神后偶尔走神的那一刻他想:难道韩信真的有什么特异功能?

    这或许并不是韩信的信口胡诌。赵云端着枪,只觉得这一刻他端得比平时握着自己的枪的时候还要稳。韩信温热的呼吸喷在他颈边,他却并不觉得痒,仿佛在和韩信一起从瞄准镜里锁定敌人。赵云背后就是韩信温暖的怀抱,他们的呼吸缠绕在一起,天地间好像只剩下这一种声音。

    赵云在这样的环境下射出第二枪和第三枪,枪枪命中,还捡了个人头。赵云大受鼓舞,忍不住在放下枪以后和韩信击了个掌。

    韩信带着赵云跑出草丛,溜到防御塔后面。战局仿佛从这一刻开始回到正常,该打野的打野,该吃线的吃线,该干架的干架。赵云用胳膊肘轻轻推了推韩信,说:“快去打野吧,不够就来下路吃兵。”

    韩信惊叹一声,说:“这么大方的啊?”

    赵云只是说:“快去。”

    韩信没挪地方。他笑嘻嘻地靠近赵云,在他耳边说:“我觉得你还能再大方一点,也不需要别的,就亲我一下吧。”

    赵云白了韩信一眼,无奈地亲了亲韩信的右脸。

    END

评论(9)
热度(129)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