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邦良】永生果

    *吸血鬼伯爵x天堂福音

    空旷的殿里响起了脚步声。

    不速之客走到张良床边,低头看着他。张良没有睁眼。来者看了一会儿,似是怀疑张良已经升天,俯身略带迟疑地伸手去碰张良的脸。这时,张良猛地睁开眼睛。

    这只发生在他的想象中,事实上,他连睁眼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只能努力地撑开眼帘。刘邦看着张良一点点张开的眼睛,像久未使用的匣子露出里面蒙尘的宝石。他凝视着这两潭熟悉的金色,非但没有收回手,反而在手背触碰到张良的脸之后反手又用掌心覆上。

    张良转动干涩的眼珠,看了刘邦一眼,问:“伯爵大人怎么有空来这?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

    “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刘邦笑了笑。张良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刘邦慢悠悠地说:“不过,你现在看起来确实是个笑话。”

    张良默不作声,又闭上眼睛。他确实已经不复从前了,劳心劳力和慢性毒药让他形容枯槁,陷在被子里仿佛一张风吹就走的纸片。如果他曾是一只骄傲的蝴蝶,那现在就是一只无力的蛾子。刘邦摩挲着张良消瘦的脸颊,指尖不时刮过他脸上带着死气的凹陷。张良突然问:“韩信呢?”

    刘邦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他把张良的脸扳过来,盯着那仿佛结了层翳的金色眼睛,冷冷地说:“死了。”

    张良点了点头,像是早已了然于心。艰难地喘了口气,张良看着刘邦,眼里这才露出点意外之色:“我以为你会‘救’他。”

    “我确实想救他,可惜没来得及。”刘邦说,“给你一个嘲笑我的机会吧,无所不能的伯爵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张良却只是摇了摇头,想笑一笑,努力了一下还是没能扬起嘴角。他说:“韩信不会接受你的‘施舍’的。”

    “你也不会?”

    “当然不会。”

    刘邦笑了一声,说:“早就知道你会是这个答案,你和韩信一样,都是在知道自己效忠的只是堆肮脏的秽物以后依然卖命的傻子。明明我才是和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你们却不给我好脸色看。”

    张良看着刘邦身上华丽的衣服,又看向他苍白的发丝,最后看向他猩红的瞳孔。他想起刘邦变成吸血鬼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刘邦也是这身打扮从窗户里翻了进来。他招待了刘邦,刘邦则拿出自带的酒与他分享。他们沉默地喝完了酒,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然而张良最后还是把剩了个底的酒杯摔在了刘邦脸上,然后看着他脸上的细小伤口迅速愈合,又是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容貌。

    张良说:“叛徒。”

    “叛徒?”刘邦咀嚼着这个词。他站起来,绕着大床走了一圈,然后鼓起了掌。“说得好!我背叛了我那华而无实的信仰,背叛了我所效力的混乱肮脏的教会,而我得到了自由,得到了永生!我可以做任何事,这才是我向往的世界。而你们两个,一个丟了命,一个躺在这里苟延残喘。主教大人,我猜你肯定没想到你也会成为别人下毒谋害的对象。多可怜啊,你一心奉献的教廷最后还给你一个这样的下场。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谋害你的那个人的血吸光了,算是给你报仇。”

    刘邦居高临下地看着张良。张良艰难地呼吸着,胸腔里像装了个破风箱,嘎吱嘎吱地把剩余的生气挤出体外。他在床边坐下,伸手抚上张良枯草般的头发。他不无惋惜地说:“你的头发曾经那么光亮,你的脸也曾十分柔软。张良,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成了今天这副样子?”

    顿了顿,他又说:“不过,我还是一样的爱你。”

    久未出声的张良笑了出来,他冷冷地说:“恶心。”

    刘邦拍了拍张良的脸,说:“我不仅现在要恶心你,我还要永远恶心你。”

    张良微微瞪大眼睛,问:“你想做什么?”

    “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吗?”刘邦俯下身贴在张良耳边,隔着衣服吻了吻张良的脖颈,“我想邀你一起分享永生的果实。”

    “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我要是不做到最好呢?”刘邦轻笑一声,“决定权从来都不在你这。”

    他扒开张良脖颈处的衣服,尖利的牙齿抵住那里的皮肤。张良感受着颈上的微凉,脑海中走马灯似的掠过他这单调无聊、一无所获的一生。他陷在被子里的身体突然轻轻颤抖了起来,如同风中即将落下的枯叶,他的喉咙“嗬嗬”作响,干涩的眼珠渐渐湿润。

    刘邦直起身体,静静地等着张良说话,他看见那双他一直赞赏喜爱的金色眼睛再一次有了亮光。他忍不住俯下身亲吻张良的眼睛,这是这具枯槁身体上唯一还有活力的东西了。他以为会有泪水从张良紧闭的眼皮下溢出来,但是没有。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张良颤抖着说。

    刘邦收敛了轻佻的笑容,看着张良轻颤的眼睫,认真地说:“我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

    “我没有愿望了。”张良说。

    “那你也要跟我走一遭。”刘邦说,“这同样由不得你。”

    张良回到了他的少年时代,十一二岁的他和他的两位伙伴站在狭窄的街上。他东张西望着,冷不防让刘邦抢了手里的糕点。韩信大呼小叫着去抓刘邦,两个人跑远了。张良在后面追,但他的体力跟不上,只能看着两位朋友渐渐消失不见。四下都是陌生的景物,张良傻傻地站在街上,茫然地在这片地上打转,渐渐的有人注意到他,过来询问他的情况。

    张良说了自己被两个朋友丢下的事,好心的妇人从袋里摸出水果给他,安慰他之后就走了。他在原地站了挺长时间,不断有人来问他,有两个清闲的人甚至留下来陪他一起等。他正和周围的人说着话,刘邦突然冲了过来,额头上亮晶晶的,举着手里的东西给他看,说:“张良!我给你找了薰衣草——”

    张良睁开眼睛,所处之地依然是烛火昏暗的寝殿。他深吸口气,扭头对刘邦说:“想不到你这么恨我。”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东西?”刘邦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以后还会遇到无数个人,好的坏的美的丑的瘦的胖的。但是你记住,我德古拉全世界就这么一个。”

    张良定定地看着吸血鬼伯爵,叫他:“刘邦。”

    “别这么叫我。”吸血鬼沉下脸,“刘邦已经死了。”

    他看着呼吸越发轻浅急促的张良,叹了口气,说:“好吧,看在你快死了的份上。”他拨开张良额前的头发,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跟我走吧,我将代替神赐你永生。”

    张良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刘邦冰冷的嘴唇贴在他的脖颈上,他闭上眼睛。

    他看见他面前是宽敞的广场,广场上立着宏伟的教堂,周围是芸芸众生。他看着他们哭,他们笑,他们咒骂或祝福。他置身事外,只觉得身体已经麻木了。他向后退了一步,后面就是漆黑的深渊。

    他掉下去了。

    END

评论(4)
热度(72)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