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Goldfish(终)

    *完结啦!!时间过得真快!!感谢所有坚持不懈地给我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的人!还有因为这篇文粉我的人!爱你们!

    *印调!大家本子见啦!

    *补个bgm!其实跟文没什么联系,但我们可以人为创造联系。

    几天之前未完成的愿望终于在此刻实现了,没有什么能阻挡韩信吻住赵云。然而这只是个不带任何情色意味的、简单的嘴唇相碰,它甚至不能算是一个吻。要说接吻,韩信根本不会,赵云也算不上会,两个人搂在一起,生涩地磨蹭着对方的唇瓣。满心的欢喜让他们激动得脸上发烫,彼此交换温热的气息直到快喘不上气,可他们依然不想放过彼此,两双嘴唇分分又合合,直到在心里诉够了爱意才依依不舍地彻底分开。

    韩信在刚碰到赵云唇瓣的时候脑子里“轰”的一声,现在倒是麻木了,只呆呆地看着赵云。赵云看着满脸通红的韩信,自己还没稳住气息就先笑了出来,挑挑眉毛说:“傻了吧,龙类!”

    韩信的大脑本来正处于当机状态,听了这话立刻开始运转,不甘示弱地回击道:“你还是先照照镜子吧,愚蠢的凡人!”

    赵云愣了愣,意识到自己脸上的热度也一直没消退。他的脸登时变得更红,本来是为了缓解羞耻和尴尬才调笑韩信的,结果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互相嘲笑完,两个人又一时无话,瞪着眼睛看对方红得快着火的脸。韩信正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他的肚子识时务地“咕”了一声,于是他以一种理所应当的口气说:“我饿了。”

    赵云抬头看了看,没在周围的墙上看见钟,这才发现他们俩到家半天了还在门口杵着。他摘下手表,进卧室里换衣服,随手又要把门关上。韩信想起在东皇太一的水幕里看到的画面,心里一颤,伸手撑住门,在赵云诧异的眼神里挤了进去。

    “我也要换。”韩信理直气壮地说。赵云点了点头,转身脱掉衣服,光裸的背脊暴露在空气中。他很久没听到动静,回头一看,韩信正倚在床头上看他换衣服。

    赵云用笑来掩饰不好意思:“看我干什么呀?”

    韩信也笑:“好看啊。”

    龙太子急着宣示主权,正大光明地看赵云换衣服,被问了也不回避,还做出一副调笑似的表情,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发虚。赵云没理他,转过去迅速地换上居家服。没得看了,韩信才慢吞吞地打开衣柜拿出自己的衣服,先把赵云给他披上的外套脱下来,然后再脱掉原来穿着的内里单薄的衣服。肚皮刚露出来,韩信就浑身一颤,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赵云想起韩信早上连个厚点的衣服都没穿就跑出去了,有些担心。

    韩信陡然听到新名词,愣了愣,问:“感冒是什么?”

    赵云一时语塞。如果让他系统地给韩信解释,他自己都不知道感冒的具体定义,只好含糊地说:“就是着凉了,生病。”

    韩信“哦”了一声,想了想,说:“没有吧,哪那么容易生病。”

    赵云觉得也是,但还是不太放心,又让韩信披了件外套才去厨房做饭。韩信饿得难受,坐在床上无聊地晃着双腿,晃着晃着,他盯着雪白的墙壁出了神。

    他的身体素质在东皇太一的训练下一直都很好,即使玩过头了得了点小病也有宫里的御医给治,还有好吃好喝供着。人类的体质远不如龙类,又没人伺候,生了病只能自己照顾自己。韩信想,赵云是不是常常生病?他又想起赵云上次下班回来吐得昏天黑地时难受的样子,心里一酸,撑着床下了地。

    赵云正在洗菜,刚站起来还没直起腰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赵云失笑,拍了拍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说:“怎么突然喜欢这种姿势?”

    韩信嗓子发紧,脑子里也乱成一团,沉默地把脸埋在赵云背上。赵云本来也没想让韩信答话,随口问了一句就继续准备食材。他轻轻挣了挣,韩信动都不动,他只好拖着韩信在厨房里来回走动。等到往锅里放菜的时候,赵云开口问:“还不放手啊?”

    韩信还是不说话,脸蹭着赵云的背。赵云好脾气地让韩信继续抱着,直觉告诉他韩信有话要说。果然过了一会儿,韩信抬起头,闷闷地问:“你早上是不是哭了?”

    赵云倒调料的手顿了一下,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韩信说,“你眼睛都肿了。”

    “是吗?”赵云笑了,“可我自己照镜子没发现肿了啊。”

    韩信说不出话了,憋出一个“当局者迷”。

    赵云笑得更厉害了。他问:“是不是你父亲告诉你的?”

    韩信憋不住话,被猜中了也不会面不改色地撒谎,嗫嗫半晌,还是“嗯”了一声。他又问:“是因为我吗?”

    “如果我说是因为你,你会怎么办?”

    “首先我会很开心,因为你为我哭了。”韩信说,“然后……”

    赵云没等到下文,问道:“然后什么?”

    韩信的声音又变得闷闷的:“然后我会把自己打一顿。”

    赵云“扑哧”一声笑了,连连摇头:“使不得,使不得。”

    韩信习惯性地追问一句:“为什么?”

    “因为我舍不得。”

    赵云拿着勺子拨弄锅里的菜,感觉到韩信放在他腰间的手又收紧了。他想起小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举着勺子站在灶台前,旁边是两双好奇的眼睛。赵云垂下眼帘,手里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他盯着锅里的菜,说:“先吃饭,吃完饭我把我以前的事告诉你。”

    有了这句承诺,韩信扒饭扒得飞快,赵云每次抬头都只能看见韩信的上半张脸,连给他夹菜都没有地方放。韩信破天荒地比赵云早吃完饭,放下碗就进了卧室,坐在床上摆出一副乖巧的模样。赵云收拾完饭桌,洗碗回来就看到正襟危坐的韩信,差点又笑出来。

    他走到书架前,抽出最厚的那本书,只一下就翻到了指定的页数。他看了一会儿夹在中间的照片,把它拿出来,把书合上放回书架里,然后走回床边把照片递给韩信。

    韩信平时无聊的时候也会翻赵云的书看着玩,但这本实在太厚,又是枯燥乏味的工具书,韩信只翻过一次就再也不碰。现在看到赵云从里面拿出了东西,韩信又是好奇,又暗自想自己当时多翻翻这本书就好了。

    他接过照片,把它摆到眼前看。照片上是三个勾肩搭背的人,不,或许称为少年更合适,而其中一个就是赵云。韩信的目光一下子锁定在少年时期的赵云的脸上,贪婪地把他青涩的五官和灿烂的笑容记在心里,感叹道:“你小时候长这样啊。”

    赵云笑了笑:“是不是很丑?”

    “不。”韩信抬起头,认真地看着赵云的眼睛,“你长得特别特别好看。”

    赵云还是笑,目光下移落到照片上。韩信也低头看照片,这时候他才有空搭理另外的两个人。他们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男孩站在中间,豪气地搂着赵云和女孩,女孩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笑容即使定格在照片里也隐隐的动人心魄。

    韩信看着明显比当时的赵云还要小一些的男孩,歪歪头问道:“吕布?”

    “是。”赵云说,“旁边的是貂蝉,她是我们两个共同的好朋友。”

    听了这话,韩信也就不再吝啬夸奖:“挺漂亮的。”

    “是呀。”赵云笑了笑,“可惜她没能长大。”

    韩信心里“咯噔”一声,捏着照片的手也抖了抖,他语无伦次地开口:“我……那什么……呃……”

    赵云揉了揉韩信的头,阻止了他的胡言乱语。他也在看着照片上的貂蝉,像是回忆着很久以前的事情,又像是在说每晚必经的梦境:“我们三个从小就是好朋友,因为我比他俩大,平时都是我带他们玩,我们一起无忧无虑的过了很多年。后来我学业渐重,陪他们的时间慢慢的少了,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也无可奈何。”

    韩信坐在赵云旁边,大气也不敢出地听他说话,赵云沉浸在回忆里,也没注意到韩信的僵硬。“貂蝉从小就没有妈妈,她和她爸爸一起生活。她初三的时候压力很大,有一次和她爸爸吵架,一气之下跑了出去,她爸爸怎么叫她也不回头,一直跑到马路对面。她爸爸穿过马路去拉她,但路上车很多很乱,事故就这样发生了。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倒在血泊里,然后上救护车跟着去医院,再然后我父母和吕布的父母也赶来了,她至始至终什么反应都没有,像个木偶一样。”

    赵云越说声音越轻,目光也散乱起来,像是透过照片看到了当年那个冰冷的医院。“我和吕布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她爸爸已经去世了,我妈妈担心她,就把她接到我家住,吕布也挤了进来。那个晚上我们都浑浑噩噩的,麻木地躺上床,麻木地闭眼睛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妈妈的尖叫把我们叫醒。我立刻意识到是貂蝉出事了,吕布缓了缓也想到了,下地就要往她们的房间冲,我拉住了他。他挣扎得很厉害,我一松手他就跑了出去,但我跟上了他,并且在他探头出去的时候蒙住了他的眼睛。”

    赵云闭了闭眼睛,“所以他才一直对我心有芥蒂,说是不想看到我再想起貂蝉,其实他也是恨我的……”

   “那貂蝉……”

    “跳楼了。”

    韩信怔了怔,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赵云笑了笑,说:“是不是很像一个故事?可这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这么多年了,我还在想,如果我当时能多抽出点时间陪陪她,事情或许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韩信听不下去了,两手抓住赵云的肩膀把他扳过来朝着自己,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这不是你的错,你们谁都没错,这只是……只是……。”

    他说不出这只是什么,怎么也吐不出仿佛已到嘴边的那个词。赵云抬起眼睛看着韩信,轻声说:“所以我才说我对你这个年龄的孩子没有抵抗力,才会在听说你是和你父亲闹别扭了之后选择收留你。但我没有透过你看别的谁,我一直都把你当成韩信看,你会怪我瞒着你吗?”

    韩信没说话,只是给了赵云一个大大的拥抱。

    倾诉一番之后赵云身心俱疲,坐在床上开始打盹,韩信好言好语地哄他睡下了。他坐在床边看着赵云的睡颜,想象着过去的那些日子里泪水是怎样从赵云的脸上划过。他握了握拳头,在心里发誓从今以后他要保护赵云。

    耳朵里突然响起一阵水声,韩信警觉起来,四处看了看,又低头看了眼赵云,确认他睡得很熟之后才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关上门,韩信一回头就看见厨房里蹲着个人,定睛一瞧,短头发长风衣黑裤子,就是脱了小皮鞋。

    韩信沉重的心情散去些许,背着手慢悠悠地踱到东皇太一背后,看着他逗盆里的鱼玩。看了几秒,他恶声恶气地说:“别玩了,明天它就是我的早餐!”

    东皇太一站起来,抖了抖手指上的水,回头面向韩信。韩信仰起头看着东皇太一,脸上是藏不住的得意,好像他追到赵云是天底下最伟大的事。东皇太一看儿子这没出息的样,头疼地叹了口气,说:“你真的不跟我回去?”

    “你不是都看见了吗,我想好了,他也想好了。”韩信抄起胳膊,一脸严肃地说,“我成功了,这还没到下周呢,所以我就不回去了,你自己回去吧。”

    “有了媳妇忘了爹。”东皇太一冷笑一声,“要是我硬要你跟我回去呢?”

    韩信抱在胸前的手都快发抖了,皱着眉头说:“我死也不回去!”

    东皇太一看了韩信半天,目光扫过他的脸,又在他身上走了一遭,发出叹息般的感慨:“长大了……”

    韩信心里一软,说:“你不是想让我多历练历练吗?我留在人间也能成长得更快一点,说不定你下次见到我,我就是另一副样子了。”

    他以为这番话是顺着东皇太一的意思说的,然而东皇太一却说:“作为父亲,我希望你永远不要长大,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能祈祷你能少受点苦难。你既然下定决心要在人间摸爬滚打,我就不能再事事罩着你了,你自己多加小心。”

    韩信听得一愣一愣的,点了点头。

    东皇太一笑起来,想去摸韩信的头,但最后还是只拍了拍肩膀。他又说:“自己想好以后的事,想起来的时候就回来看我一眼,东海永远是你的家。”

    韩信又点点头,点到一半,他不由自主地撇下了嘴角。他赶紧闭闭眼睛堵住水汽,可酸涩感还是紧紧地缠在他的心脏上。他以前跟东皇太一生过很多次气,不知道多少回都在暗想要是再也不用见到这死老头就好了,可是当真到了要暂别的时候,他发现他还是会想念东皇太一,并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想念。

    于是他大大咧咧地看着东皇太一,能多看一眼是一眼。东皇太一被他盯得直毛,问:“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韩信笑了笑,“就是觉得你今天特别帅。”

    东皇太一摇摇头:“油嘴滑舌。”

    他走到水盆边,低头看了眼在里面游动的鱼,回头跟韩信说:“我走了,有事回东海。能瞬间回去的那个法术忘没忘?”

    看到韩信摇头,东皇太一才终于放心似的,也微笑了一下,然后闪身进了水盆中的漩涡里。

    韩信怔怔地在厨房站了一会儿,低着头回到卧室。赵云还在睡着,他坐到床边看了一会儿赵云的睡容,渐渐地觉得鼻子发痒。他张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赵云被惊醒了,揉着眼睛坐了起来。韩信正暗骂自己,就听见赵云问:“感冒了?”

    “或许吧。”韩信耸了耸肩。

    “那你上来吧。”赵云拍了拍床。

    韩信有些犹豫,但还是脱了外套钻进被子里,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才不至于从单人床上掉下去。韩信轻笑:“哪天是不是该换个大点的床了?”

    赵云被韩信搂在怀里,头靠着少年虽然单薄但终会结实的胸膛。他困得神志不清,只说了两声“好”就没有动静了。

    韩信搂着赵云,差不多是一动不能动。他看着墙壁,想着他们以后将要遇到的重重困难种种险阻,但他并不担忧,反而越来越开心。他打算把赵云养成一条金鱼,安安稳稳地过着平静的生活,一抬头就有食吃。

    至于他自己,他可是龙太子呀,世间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吗?

    END

评论(18)
热度(144)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