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Goldfish(15)

    *下章完结啦!!还有番外,不一定什么时候写。

    *印调,谢谢大家!  

 

    赵云擦干眼睛,拍拍脸,长出了口气。

    手背手心全是水,脸上也湿漉漉的,有两滴眼泪还顺着下巴掉到了裤子上。赵云看了眼裤子,愣了愣想起还要上班,赶紧站起来打算去洗个脸。这时候放在旁边的手机震了起来,赵云拿起来一看,果然是他同事的电话。赵云吸了吸鼻子,调整一下状态,弯起嘴角接起电话。

    同事张口就问怎么还没来上班,赵云抬头一看,规定的上班时间都过了快半小时了。他心里叹了口气,说:“对不起,我今天不太舒服,能帮我向老板请个假吗?”

    他说话很轻,嗓子发哑,仿佛随时都会破音,发出凄厉的声音来。同事不疑有他,忙说:“那你好好休息,别说话了,我去帮你跟老板请假。”

    赵云从鼻子里“嗯”了一声,静静地坐在床上。好半天他才放下早已黑屏的手机,解了锁翻出通讯录,手指先停在高渐离的名字上,然后又向下划到刘备。他怔怔地看着手机上的联系人,很想找谁倾诉一下,但他转得比平时慢了一倍的大脑怎么也想不出开场白。想着想着,他把手机按掉扔在床上,自己也倒了下去。

    他小的时候常常和青梅竹马的吕布、貂蝉一起玩,他比他们两个都大,处处都照顾他们,有很多欢乐也受了很多委屈。有一次貂蝉被人欺负了,回来跟他哭,他和吕布一起去找欺负貂蝉的人打架。打赢的是他们,但对面会叫帮手呀!于是刚打完胜仗的他又被狠狠揍了一顿。刘备看他鼻青脸肿的,追问他是怎么回事,问了好几次他才一边掉眼泪一边说被人欺负了,于是刘备就叫上更年长的夏侯惇去帮他出气。这么多年过去了,赵云依然记得夕阳下刘备和夏侯惇的背影。

    他现在很想念他的朋友们,但他知道自己已经长成大人了,不是当年那个还能躲在别人身后的小孩子。大家都变得很忙,谁也没有时间听谁抱怨委屈痛苦、伤心难过。有的朋友已经慢慢的不联系了,仿佛注定的与他相处的时间就是这么短暂,而现在还在身边的朋友本来就已经少之又少,又何必大早上起来破坏他们一天的好心情。

    赵云突然想起了韩信,他突然觉得身为龙类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既有长达百年的时间可以慢慢长大,又有漫长的生命可以和亲人朋友一起度过。

    赵云闭着眼睛回想韩信,想起第一个晚上他戒备的眼神,后来相处时的小别扭,再后来的毫无防备和处处关心。他想起韩信漂亮的龙鳞,还有化为人时的好看模样。

    现在韩信大概已经见到他的父亲了吧,说不定已经和东皇太一和解了。韩信说起东皇太一的时候总是咬牙切齿,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可实际上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谁能怨恨自己的父亲呢?想到韩信说不定已经和东皇太一回东海了,赵云心里先是为韩信感到高兴,紧接着就是为自己难过。他放任韩信闯入他的生活,朝夕相处两个多月,如今韩信就要离开了。大概他和韩信的缘分也就这么长吧,从此以后各自该吃吃该睡睡,在对方的生命里只剩下一段回忆和一个名字。

    心里突然无比酸涩,赵云想着道理果然还是道理,并不因为它是道理就能使人无悲无喜。他抬起手遮住眼睛,试图把重新涌上的眼泪逼回去。

    手机“叮”的一声,赵云拿起来一看,是网站的日常推荐。赵云关掉页面,抬头看了眼时间,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又想起韩信还没吃早饭。他往窗外看了看,觉得有些不对,凑到窗前仔细看,发现外面居然下雨了。赵云皱了皱眉,从柜子里拿出最大的伞,想了想又拿了件厚实的外套,自己收拾好后就出了门。

    因为下雨,外面没什么人,赵云撑着伞四处留意着韩信。他觉得韩信要是没遇到东皇太一的话一定就在这附近,他沿着韩信可能会走的路线找过去,还真就找到了韩信。

    赵云离老远就看到韩信坐在一栋楼门前的檐下避雨,发现韩信还在后,赵云松了口气,心里又泛起那种酸酸胀胀的感觉。他快步走了过去,在快靠近韩信的时候又慢下步子。

    韩信坐在台阶上,呆呆地看着地面出神。他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双鞋,他抬起头看去,看见了赵云的脸。两个人静静地看着对方,谁也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韩信向着赵云伸出了双臂。

    赵云看着倔强还有一点久违的别扭又出现在韩信脸上,把手里的伞递给韩信。韩信起初不接,固执地伸着手臂要抱抱,赵云干脆把伞送到韩信手里。等韩信接过伞后,赵云把带的外套给韩信披上,然后把他抱了起来。

    韩信比赵云想象中的还沉,赵云脚下一个趔趄,站稳后再向前走也是速如蜗牛。韩信挣扎一下想从赵云身上下来,被赵云按了回去。

    “吃胖了呀。”赵云笑着说。

    韩信鼻子一酸:“是你瘦了。”

    赵云不置可否,扬了扬明显比以前更尖了的下巴就继续走路。两个人都没有话说了,又沉默下来。韩信心里还在想,赵云不知道什么时候瘦了那么多,几乎比以前还瘦了,是因为他让他操心了吗?真的像东皇太一说的那样,赵云早就知道他喜欢他的事了?那在他还懵懂不自知的时候,赵云是不是早早的就开始了煎熬?

    韩信陷入了自责之中,但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放开赵云,而是把他抱得更紧。

    这个地方离赵云家不算远,平时走用不上十五分钟的路程却因为下雨和负重被拉得无限长,好像永远也到不了尽头。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个还在行走,韩信趴在赵云怀里,动了动身子往上蹭了蹭,搂住赵云的脖子。

    低沉的歌声传入赵云的耳朵,他几乎连呼吸都停止了。这首被高渐离创作出来的歌,被几百几千个音乐设备放过,被更多的人听过唱过,如今被韩信唱出来,只唱给他一个人听。尽管歌声生涩,音量不大,还因为主人的紧张和害羞而有些发抖,但这是真正属于赵云的歌。

    韩信还在坚持唱着,尽管脸已经快埋进赵云的肩膀里了。赵云不知道能回应韩信什么,只能默默地收紧手臂,在歌声里闭了闭眼睛。

    两个人磨磨蹭蹭的总算到了家,赵云把韩信放下来,没管自己浑身酸疼,一边把伞放在地上一边问韩信:“想吃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韩信从背后把他一把抱住,脸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抱得很紧,好像生怕赵云跑了。

    赵云抖了一下,深吸口气,按上韩信放在自己腰间的手:“韩信……”

    少年一点反应没有,固执地抱着赵云,让他动都没法动一下。赵云无奈地拍了拍韩信的手背,柔声说:“韩信,你该回去了。”

    “我不回去。”韩信闷闷地说。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很想回家吗?”

    “现在不想了。”

    赵云苦笑,他当然知道韩信为什么不想回家了。他没有放弃劝说,继续说:“就算你不想回家,你父亲也会把你抓回去的。”

    韩信使劲摇头,长发在背上拂动。 “我刚才见到我爸了,他说……说只要我成功了,就不再管我的事。”

    “什么成功?”赵云明知故问。

    韩信噎了一下,什么“喜欢”呀,“爱”呀,他到底还是说不出口。短短几秒钟他的脸就红成了番茄,呼吸了几口赵云身上的气息,鼓起勇气说:“我想陪你一辈子。”

    赵云一边感叹龙族有寿命就是任性,一边又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他的大脑几乎已经停止运转,只能下意识地叫出那个他仿佛已经叫了很久的名字:“韩信……”

    “你要是不喜欢我,你就直说。”韩信闷闷地说,“但是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会放弃的。我就算被抓回东海了,我也想着你,今年想你,一百年以后还想着你。”

    “你是在威胁我吗?”赵云苦笑。这孩子什么时候还会威胁人了?还真是学坏了啊……

    他恍惚地想着,韩信急促地呼吸着,温热的气息喷在他背上。这股温暖渗进他的背里,攀上每一根血管,融进血液中流遍全身,让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温暖的疲惫中。

    他以为他和韩信相处的时间就是这短短的两个月了,可是韩信却提出要将它延长几百倍。他已经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想就这么让他和韩信的缘分结束,还是不想让韩信回了东海还念着他这个糟糕的人,或许那种都有,总之他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不让韩信走。

    当他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紧紧地抓着韩信的手的时候,他突然很想弃那些大道理于不顾,视前方的荆棘如无物。他什么都不想想,什么都当看不见,此时此刻他能看见的只有韩信。既然韩信都有胆量争取,他又有什么不敢的呢?

    赵云松开韩信的手,在手背上拍了拍,说:“你先松开我一下。”

    即使看不见,赵云都能感觉到韩信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赵云失笑,说:“我保证不跑,行了吧?”

    韩信这才半信半疑地松开胳膊,看着赵云转过身来。赵云嘴角含着笑意,认认真真地把韩信的五官全都收入眼底,张开双臂把韩信搂在怀里。

    韩信使劲地回抱住赵云,恨不得把他揉进怀里。两个人拥抱着,到后来都快喘不上气了。韩信挣开赵云,盯着他的眼睛看。他突然攀住赵云的肩膀,踮起脚尖,轻轻地贴上赵云的嘴唇。

    TBC

评论(6)
热度(97)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