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Goldfish(11)

    *过渡(?)一下,没什么营养。我感觉我写离哥写了好多…………争取再写个四五章就完结啊。

    *连载有个坏处就是,章节之间对比一下,简直不像同一个人写的……


    高渐离本来脸朝下趴在床上生闷气,趴着趴着觉得气闷,就偏过脑袋继续趴着。他脑袋里一会儿想着他和赵云当同桌的时候天天一块玩的事,一会儿又想他集训回来看见赵云明显丟了魂儿的表情。他气赵云这么多年还是在那这件事折磨自己,更气自己好死不死地正好去了集训。想着想着,他脑袋里的人渐渐从赵云变成了阿轲,然后他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堆还幻想了一堆,就睡着了。

    赵云家的单人床自然比不上他平时睡的王者尺寸,他的睡相又难看,无知无觉地在床上旋转九十度后差点一头栽下去,幸好及时惊醒调了下姿势。这么睡下来早上起床就是想当然的腰酸背痛,高渐离揉着仿佛脱臼的肩膀,边打哈欠边走出卧室。

    没走几步,他就看见了打着地铺的韩信和赵云。这两人还没起床,并且姿势不可谓不暧昧:比韩信高了大半个头的赵云此时缩在韩信怀里,而韩信则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紧紧搂着赵云。高渐离僵立在原地,这口哈欠打了一半堵住了,堵得他差点就过去了。

    韩信的眼睛是睁着的,冷嗖嗖地瞟了高渐离一眼。他张开嘴,无声地说了两个字。

    “什么?”高渐离知道赵云还没醒,把音量压到最低。

    韩信连声都不敢出,只是不停地跟高渐离做口型。高渐离宛如被云雾笼罩,眉头皱成了一高一低,学着韩信的口型自己也动嘴皮子,试了几次才知道韩信说的是“做饭”。

    高渐离登时眉飞色舞起来,竖起大拇指比了个“包在离哥身上”的手势。他轻手轻脚地找到围裙,围上以后又悄咪咪地走进厨房,换了别人叫轻声慢步,他就叫做贼心虚。

    见这傻缺好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韩信松了口气,低头看向怀里的人。一反常态的,赵云还在睡,并且睡得很熟。没有韩信预想中的眉头微皱,他只是平静地睡着,脸色有些发白,长而浓密的睫毛森然的垂着。

    韩信突然害怕起来,怕赵云再也睁不开眼睛,怕他沉浸在梦里的伤心事中,跟着令他伤心的人走了。他想把赵云晃醒,跟他说: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还在这里呢!可是他连把赵云抱得再紧一点都不敢,生怕打扰疲惫的人休息,只能静静地抱着赵云,想等高渐离做好饭再叫赵云起床。

    抱了一会儿,韩信开始用目光描摹着赵云好看的眉目,视线刚来到鼻子,赵云的睫毛颤了颤。韩信心跳漏了一拍,下意识地转移视线,装作刚发现赵云醒了的样子。韩信的目光在地板上停了会儿,收回来后对上赵云还有些迷蒙的眼眸,若无其事地说:“醒了啊。”

    赵云下意识地点点头,一点才发现自己正靠在韩信怀里。他愣了愣,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脸“刷”的红了。他登时就想推开韩信,但又觉得不太好,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韩信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咳嗽了一声。

    赵云撑起身子坐了起来,韩信也坐起来。他维持着不太舒服的姿势睡了一夜,一坐起来就忍不住皱眉。他强忍住揉肩的冲动,听见赵云说:“又委屈你睡地板了啊。”

    韩信干脆装成因为睡地板才不舒服的样子揉了揉肩膀,说:“你不是也睡地板了吗?”

    赵云抬手摸了摸鼻子,笑了笑。两人一时都有些没话说,韩信瞪着眼睛看眉目低垂、脸上还有点泛红的赵云,寻思着找个话题。赵云开口说:“昨天晚上我心情不太好……对不起。”

    韩信摇摇头:“没什么,你不是也搂着我睡过觉吗?”

    没想到这么一说,赵云的脸更红了。韩信刚歪了歪头,厨房的隔断拉开了,高渐离捧着盘子走了出来。

    高渐离本来还轻手轻脚的,看见赵云醒了之后才放开了走路,挑挑眉毛说:“该我上场表演啦!”

    韩信有点庆幸高渐离及时出现打破了尴尬,又有点生气高渐离使得他不能和赵云独处。他正想着这个人怎么话这么多,却看见赵云的身体猛地震了一下,几乎是弹起来找手机,按亮屏幕看了一眼后才放松下来。

    放下手机,赵云有些埋怨地看向韩信:“你怎么不叫我起来?”

    韩信扁扁嘴说:“看你睡得沉,没忍心叫你。”

    赵云摇摇头,习惯性地摸了摸韩信的头。他掀开被子,站起来走到饭桌边一看,“嘿”地笑了出来:“可以啊,大明星!”

    高渐离也笑得很开心:“那是!也不看看离哥我是什么人!”

    韩信好奇地凑过去一看,顿时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脸都皱了起来。

    他去叫高渐离做饭的时候就没想过这人能做出什么好玩意,但乍一看他做出的饭菜还是受到了心灵的冲击。高渐离煎了一盘子的荷包蛋,一共九个,看起来挺多,但要是分给两个大男人和一个特别能吃的少年,别说吃了,看都不够看的。他还鼓捣了一堆面包片,仔细瞧瞧会发现面包片也是加了鸡蛋的,韩信光看着就觉得嘴里发干。好在高渐离随后又端出三杯牛奶,韩信碰了碰杯子,惊喜地发现还是热过的。

    在东海就锦衣玉食,到了人间还是好吃好喝的韩信自然是看不上这场鸡蛋宴,高渐离也知道自己做的东西比不上赵云的好吃,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俩人面面相觑,倒是赵云一屁股坐下来,拿起筷子率先开动。

    高渐离的嘴在吃饭的时候也不闲着,叭叭叭地讲他平时工作的时候经历的各种趣事。赵云一边听一边不时嗯几声,吃的飞快。高渐离说着说着就扯回到这顿饭上了,还有点小委屈:“我觉得我已经很不错了,平时都是别人给我做饭的!”

    赵云边吃边笑:“是啊,我们离哥最棒惹!”

    高渐离差点一口牛奶喷在韩信脸上,赶紧一手掩口一手狂摆。

    赵云匆匆吃完饭就踩点上班去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探头回来,眼睛捉住高渐离就是一番叮嘱,什么不要欺负韩信啊不要把家里搞得太乱啊经纪人来了要乖乖跟他回去啊,听的高渐离举手投降。

    赵云走了以后,高渐离先去洗了把脸,然后把他那头散乱的头发重新梳成他惯用的非主流发型,最后坐回沙发上开始吃韩信的零食。韩信倒是没吃,捧着高渐离的手机清了清嗓子,瞄了高渐离一眼,又清了清嗓子。

    高渐离说:“唱吧!我不嫌弃你!”

    韩信白了他一眼,开始照着歌词唱歌。

    一首唱完,高渐离啪啪鼓掌:“不错不错!资质尚可,我可以考虑收你为徒!”

    韩信冷笑:“谁要拜你为师啊。”

    高渐离摇头晃脑地吃着薯片,突然韩信手里的手机震了起来,韩信低头一看,有个电话进来了。他把手机还给高渐离。

    高渐离也不顾手上全是薯片的油,直接拿起来就接:“喂?我在朋友家啊……什么?这就回去啊?行行行,那我先下楼啊……我当然会找个隐蔽的地方啊!我还有全套装备呢!放心放心,那我下楼了啊。”

    挂了电话,高渐离把没吃完的薯片往桌上一放,去卫生间洗手,回来扯张纸擦了擦手机。他慢悠悠地套上昨天那套可笑的装备,把手机揣进兜里,跟韩信说:“我走了啊,你自己好好在家待着。”

    “这就走了啊。”嘻嘻哈哈了一天,临到分别时韩信还有些舍不得,“我送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下去就行。”高渐离摆摆手。墨镜已经架在鼻梁上了,他又给拿了下来,露出一双严肃的眼睛。

    他说:“你不要去问阿云吕布是谁,最好让他没工夫想那些事。如果他足够重视你,说不定他就自己说出来了。”

    韩信愣了愣,点点头:“我知道。”

    高渐离又把墨镜架上,走到门边,潇洒地摆摆手:“我走了。”

    “再见。”

    “有缘再见吧!”

    韩信又是一怔,在他走神的时间里高渐离已经开门走了。他想了想,确实也是那么回事,高渐离平日里忙工作忙得像陀螺,赵云跟他都见不到几面,更别提刚认识一天的小孩。韩信自己也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东海了,也许真的没有再会之期。

    他又想到赵云,但在刚刚想起赵云的脸的时候就把这根念头的线掐断了。他不敢往下想,坐立不安,决定吃糖。

    晚上赵云下班回家,桌上摆着一人份的饭菜,没有韩信的人影。

    赵云到阳台一看,看见小少年靠在那里,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听见脚步声,韩信转过头,指间一点火光。

    “你回来啦。”韩信说。少年人的嗓子被烟草熏过,有些沙哑,听着倒比本音成熟了一些。

    赵云怔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后发现韩信是不知道怎么翻出了他的烟。小少年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当着赵云的面抽了一口,很争气的没有被呛得咳嗽。他故意摆出使自己看起来更贴近成年人的姿势,但身体还是有些不自然的紧绷。

    这一切都被赵云看在眼里。他笑了笑,走过去站在韩信身边,伸手从他指间拿走烟。烟还剩半根,赵云拿过来以后就着韩信抽过的地方抽了一口,面无表情地吐了出来。

    只一眼,韩信就意识到自己跟真正的成年人之间的差距。只听赵云问:“为什么抽烟?”

    韩信沉默了一下,果断交代:“网上说的,男人都抽烟。”

    赵云“扑哧”笑了出来,眉间的愠怒散了大半。他摇摇头:“网上的话你也信,傻不傻。”

    韩信还没来得及反驳,赵云又抽了一口。他抬起头,看着烟雾在昏暗中渐渐上升。“男人未必都抽烟,抽烟的都是愁的人。”

    韩信的手握了握,咬着嘴唇看赵云抽烟。赵云平静地抽完那半根烟,把烟头扔掉,跟韩信说:“我去吃饭了,你要不要再吃一点?”

    看到韩信摇头以后,赵云笑了笑,习惯性地又想去摸韩信的头。韩信抓住了他的手,拿下来放到自己脸上。

    赵云微微睁大眼睛,不解地问:“怎么了?”

    韩信刚做完这个动作就清醒了,只好随口诌个理由:“我第一次抽烟……你摸摸我的脸烫不烫?”

    赵云认真地感受了一下手下的温度,并不烫,有的只是少年人生命的温热。“不烫呀。”他笑着扯了扯韩信的脸,在韩信皱着眉头扒拉掉他的手之后说,“以后别抽烟了,坏事情,不要学。”

    那你为什么还抽?韩信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他看着赵云进屋吃饭,想起自己正在筹备的计划,也跟着走了进去,直接在地板上化龙。

    赵云刚拿起筷子,看见韩信变回原形,奇怪地问:“今天怎么啦?又是抽烟又是提前变原形的。”

    他自然得不到韩信的回应,白龙看了他一眼就翻了个身。赵云一头雾水,只好俯下身摸了摸韩信的肚皮。

    TBC

评论(9)
热度(80)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