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Goldfish(8)

    *今天午睡睡出事了,现在头还隐隐作痛。

    *太晚了,脑子不太够用,不知道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将就着看。


    第二天早上韩信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想摸摸被窝旁边,结果动了动发现动弹不得,吓得他猛地睁开眼睛。客厅内还有些昏暗,但旁边却亮着一盏光源。韩信侧头看去,赵云正在厨房内忙碌,他再低头看看自身,发现自己被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早上温度低,赵云怕他冻着,把他缠成了一个蛹。

    卧室的门也关得严严实实的,刘备估计还没醒。韩信想到他和赵云的床就这么被霸占了,心中忿忿,接着又想到他之前还睡过给刘备盖的被子,更加心绪难平。

    睡死你得了,最好连饭点也睡过去。韩信这么想着,去厨房里给赵云打下手。

    像是听到了韩信的心声,没一会儿刘备的鸟啾啾就飞了出来,撞在厨房的透明隔断上。都说不撞南墙不回头,这厮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韩信就看着一团明黄色在隔断上瞎扑腾,从这头滚到那头,生命不息撞墙不止。

    想也知道这鸟撞隔断门一定会发出很大声音,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韩信怕它就此撞成肉泥,再给这本就不大的房子带来血光之灾。赵云正在掌勺,无暇他顾,韩信挺身而出,拉开隔断,在鸟冲进来之前用肉躯堵住缝隙,再反手关上隔断,把肥鸟飞过去打扰赵云或者一头撞进炒锅里变成今早第一道菜的可能性关在外面。

    啾啾一头撞在韩信身上,通往自由的道路被切断了,它急得“啾啾”叫了起来。原来是这样才叫啾啾的啊,韩信这么想着,伸手去抓鸟。鸟当然不能让他抓,它敏捷地躲过韩信的魔掌,和韩信放起了风筝。

    就在韩信抵达怒气值的顶峰,寻思自己的龙威能不能跨物种把对方震慑得屁滚尿流的时候,厨房的隔断从里面拉开了,赵云探头出来,看见一人一鸟在客厅里玩追逐大作战,笑着斥了韩信一句:“幼稚!”

    韩信大怒,心想我幼稚怎么了,我年龄摆在这,你能指望我有什么社会觉悟?但他想到他比赵云大了一百多岁,又想到昨天晚上才下的一点小决心,心底有些发虚,停止了对鸟的讨伐。啾啾得此机会,掉头就往卧室那边冲,韩信赶紧过去给它开门。

    卧室的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的,仅有些微弱的光线挤了进来。刘备估计是给啾啾开门之后马上又倒头睡了过去,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对一人一鸟的到来一点反应也没有。

    韩信借着把鸟押回来的理由冠冕堂皇大摇大摆地走进卧室,第一眼看见他谈不上恨更谈不上爱的刘备的半张帅脸,第二眼看见刘备压在手掌下的手机。韩信定睛一瞧,心里冷笑一声,你们人类真会玩,还带用自己和老婆的合照做手机壳的。那我和赵云也有好多合照,我也要让他做一个。

    韩信把鸟放回来之后毫不犹豫地关上门,关上之前还听见啾啾欢快地啾了几声。再来几声怕是要把刘备吵醒,韩信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想了想,又拿了回来。

    开饭的时候刘备顶着一头乱发走了出来,还没坐下就打了个哈欠。三个人和平地吃完饭,刘备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拍拍手站了起来。

    “要走了?”问话的是赵云。

    “是呀。”刘备说完,忍不住抻了个懒腰。

    “回去别跟嫂子置气了,说话之前先看看她的脸色,有什么事先让着她,等她冷静了再说。”赵云送刘备到门口,嘴里絮絮叨叨。相似的话刘备听赵云说了好多遍了,而他的反应还是一如既往的苦笑:“那也得让我有说话的机会才行啊……”

    赵云突然想到什么,回头打开柜子,从里面抓出一大把糖果。韩信瞪圆眼睛看着赵云把他最爱吃的糖果一把一把往刘备兜里塞,听着赵云说:“不是给你吃的,回家记得都给嫂子。”

    刘备瞅了眼这些散装糖果,哭笑不得,欲言又止,看着赵云的发顶,突然说了句:“要不你送送我?”

    赵云抬起头,和刘备交换了一个眼神。“好。”

    韩信瞪圆眼睛看着自己的糖果堆矮了一大截,又看着饲主跟人走了。赵云穿好衣服仿佛只是一瞬间的工夫,韩信还没反应过来,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

    赵云跟着刘备下楼,刘备两手插兜,慢悠悠地往前走。早晨的阳光正好,温度也算怡人,撒在身上暖融融的。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地走着,身旁是晨练归来的行人。

    赵云知道刘备有话要说,也大概猜到他要说什么,但刘备迟迟不开口,赵云也不追问,反正早晚都是要说的。

    果然刘备走着走着就停下了,回头看着赵云,张了张嘴。他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什么东西,眼珠转过去一看,刚张开的嘴又闭上了。刘备指了指马路对面的K记,赵云看着一脸严肃的刘备,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正色点了点头。

    店里人不太多,刘备轻松走到柜台前,目不斜视地张口就是两杯圣代。赵云这才知道刘备来K记不是因为什么天时地利,只是想吃东西而已。

    他们两人一人一杯圣代,找了靠窗的座位坐下来。刘备的是草莓味的,赵云的是巧克力味的。赵云本来习惯性地想掏钱包,被刘备按住手背,他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得到刘备的回复:“我请你吧,你这段时间不是破费很多?”

    有了这个开场白,刘备就开门见山了。他剜了块淋了草莓酱的冰淇淋放进嘴里,美滋滋地咽下肚,问出的话仿佛都带着草莓气息:“那孩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赵云的圣代一点没动,他觉得大早上吃冰淇淋是件很骚的事。听了刘备的问话,他很自然地回道:“跟他爸爸闹别扭,被扔出来了,正好遇到我,就暂时和我住在一起。”

    刘备摇摇头,又吃了口:“世风日下啊,这都什么家长。”他又问:“这孩子多大啦?”

    赵云回想了一下韩信的面部特征,随口编道:“十五岁。”

    刘备的不自然掩饰不住了,他放下勺子,于随和中透了点担忧:“子龙……”

    “大哥。”赵云笑了笑,“我没事。”

    “我知道你没事。”刘备说,“我只是担心你,怕你看着那孩子又想那些有的没的,跟自己过不去。”

    赵云失笑:“大哥,我今年都二十五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心里有分寸。我一直看着的都只是韩信,他是个好孩子,除了……”

    “除了吃太多。”

    “你也发现了?”

    “能不发现吗?你就吃这些,食量跟猫似的,而他吃了这些。”刘备拿手比划出一个小碗,又从左往右地虚放三下,“这我看他还没吃饱,我都躺下了还听见他在扯包装袋。对了,盘里的菜也差不多全是他吃的。”

    赵云笑得肚子疼,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刘备不无忧虑地问道:“他家长付了伙食费没有?”

    “他……”赵云刚说出一个字就接收到刘备的正义的凝视,只好如实回答,“他爸爸现在在哪都不知道,是我在养着他。”

    果然,刘备皱紧了眉头:“你想等着血亏?你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本来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多了这么个小兄弟,你一个人的工资怎么养活?早晚要被他拖垮。”

    赵云垂下眼帘,看着巧克力酱下的雪白的圣代。他想说不是的大哥,韩信虽然吃的多了些,但他会对我笑,做出成功的菜会很得意,受到夸奖又会脸红。他会向我露出柔软的肚皮,会帮我掖被角,让我在开门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温暖的灯光。他的少年意气使我也鲜活起来,我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我知道他不属于这个人间,清楚他想回到东海,他本该翱翔于天际,少年意气当拿云,不应在我家这方小小天地里消磨凌云壮志。我想帮他早日返家,又想留他多待几天,但无论哪种其实都不是我能决定的。我看似进退两难,实际束手无策。

    见赵云不说话,只一下一下地戳着冰淇淋,刘备只好叹口气,自己接着说:“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别自己扛,我虽然混得也不太像样,但给朋友帮忙还是没问题的。子龙,我希望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和你嫂子永远在你身后。”

    赵云心头一热,连带着眼眶也有些发烫,低低地说了句:“知道了。”

    出了K记,刘备这就要回家了,赵云不放心地又叨叨了一番他在网上看的如何讨好女孩子,然后才放刘备走了。

    回家路上,赵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刘备的话。刘备说的没错,他一个人的微薄工资确实撑不起他和韩信两个人的生活,韩信要是再吃胖点,他们俩怕是只能日日以韩信施法召出的救济鱼为食。

    亲朋好友的小头像挨个在脑袋里过了一遍,赵云还真找着了个冤大头。他高中的时候有段时间天天和高渐离泡在一起,恨不得裤子都穿同一条的那种,出去买个东西高渐离都要拉着他的手一起去。两个人又很穷,今天你没钱明天我没钱的,所以上到买饭下到买糖都是今天你请明天我请,来来回回拉拉扯扯的都不知道谁欠谁多少钱。

    赵云寻思着等到真快被鱼淹没的时候就去宰那位大明星一笔,但是如何让高渐离放弃死活不让他还钱的作风,这是个问题。

    想着想着就走到了家门口,想着想着就打开了门,想着想着就看到了眼睛通红的韩信。赵云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了?”

    韩信其实没怎么的,眼睛是因为洗脸的时候进了水加上他使劲揉了才红的。他在屋里坐立不安,坐着的时候想赵云会不会向刘备抱怨他,站着的时候想刘备会怎么劝赵云甩掉他这个累赘,总之是特别想知道那两人都聊了啥。终于他下定决心装作下楼买水去附近转一圈刺探军情,摸出赵云平时放钱的本子打开一看,登时感觉后背一凉,发现了什么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此时此刻的韩信咬了咬嘴唇,下了好大决心似的说:“赵云,你要是觉得养我太麻烦了,你就让我滚蛋吧。”

    赵云正在换鞋,听见这话后笑了:“你都长到这么大了,怎么还想回到蛋里去?”

    “……”韩信一口龙牙差点崩碎了,“赵云,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皮?”

    “我有吗?”赵云摇摇头,“这叫说话艺术,你还年轻,以后就懂得了。”

    韩信猛然发现话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赵云岔了过去,后者还有进屋换衣服顺便就此甩掉他的意图。韩信当机立断地上前一步封住赵云走位,正色道:“我是认真的!我不想拖累你,你我本就是……”

    本就是什么,陌生人吗?韩信心里猛地一空,下意识地把那三个字咽了回去。他正想再说点别的,却被赵云拍了拍肩膀。

    “你以为我是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傻子吗?韩信,我愿意和你住在一起,和你一起我感到很快乐,所以才让你白吃白喝。”赵云温和地看着韩信,趁韩信被他吸引住的时候把手从韩信肩膀上转移到头上,抓住那条大马尾一通乱搓,“就凭你还想把我吃死?我还没投降你认什么输,还是不是男子汉啦?”

    韩信心里五味杂陈,又是安心喜悦又是不安担忧,居然还有点酸涩的难过。他怕自己的心绪又全写在脸上,正好借着被赵云扯头发的机会使劲挤眉弄眼。

    赵云玩够了,松开韩信的头发。他抬头看看墙上的钟,低头问韩信:“中午出去吃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韩信刚想报出只去过一次就流连忘返的那家店里的让他惦记已久的牛排,猛然回神,心虚地摇摇头:“不了,还是在家吃吧……我给你烧鱼吃。”

    TBC

评论(3)
热度(100)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