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Goldfish(7)

    *这章字数四千三呢,我就算是棒槌,也是好棒槌()

    *信信开始对云云有小心思啦,哎哟。


    夏天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末尾,韩信已经在赵云家住了小半个月了。前几天气温骤降,晚上睡觉不关窗户早上能被冻醒,赵云本来都把秋天的衣服拿出来了,结果这两天气温又大幅回升,中午能突破三十二度,让不知人间疾苦的龙太子着实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水深火热。

    今天落在赵云头上的工作有点多,他几乎干了一整天活。晚上下班,赵云拖着疲惫的身躯先去超市买了袋薯片,然后再走回家。

    刚打开门,一截粗壮的银白色圆柱形物体闯入眼帘。赵云吃了一惊,当他稍微辨认了下这是何物后,提起的心马上又放了下来。他把薯片扔在沙发上,跨过圆柱,走进卧室,果然在电风扇前面看见了硕大的龙头。

    韩信热得连人形都不想化,听到脚步声,他懒懒地抬起眼皮看了赵云一眼,之后又合上了。电风扇在头顶呼呼地吹,韩信一动不动地瘫在地上,俨然是条废龙。

    赵云被这一幕逗笑了,他也在电风扇旁边坐下,把韩信的头抬起来放进自己怀里。赵云顺着龙身向外看去,银白色的圆柱形物体蜿蜒曲折一望无际,再长粗一点怕是要把房子撑爆。这么想着,赵云拍了拍龙躯,果然比以前更有肉感。赵云笑了出来:“又长胖了啊。”

    白龙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热气喷在赵云的胳膊上。它挪了挪位置,在赵云怀里使劲拱。

    韩信在赵云家住的这段时间,闷过愁过气过,就是没饿过。赵云隔三差五就补充一下家里的储备粮,各大超市的零食都被韩信吃遍了,以至于韩信每天早上睁开眼脑子里想的不是今天吃什么,而是今天什么时候吃。再加上他们两个人都在学习做菜,端上桌的菜几乎每天都不重样,所以不仅韩信胖了不少,就连赵云的下巴都没有那么尖了。

    作为高等生物,韩信能够随意控制这具人形躯壳的胖瘦,但他修为尚浅,既不能控制龙类躯壳的胖瘦,也不能在变回龙形时开口说话,最多只能吼两声。韩信前几天没事瞎寻思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海里时也算能吃的,就更别提与普通人类赵云相比了,每顿饭的食量都妥妥是人家的两倍以上。韩信本来就已经挺羞愧了,现在被赵云直白地戳穿,更羞愧了,脑袋一个劲往赵云怀里拱。如果他现在是少年郎的样子,估计耳朵都红透了。

    赵云其实乐得韩信跟他撒娇,这让他有种哥哥式的满足感,但韩信脸皮薄,平时摸个头都快跳起来,也就变回原形时还能假装自己是赵云的宠物。赵云乐呵呵地摸着韩信的头,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韩信闭着眼睛在赵云怀里乱蹭乱拱,范围是整个上半身,因此就难免会在不经意间蹭过胸膛上那敏感的两点。赵云脸色发白,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努力忽略胸部时不时传来的奇异的感觉,但无济于事,只好挪一挪靠在书架上来尽量抑制身体的颤抖。韩信傻乎乎的不知道,赵云也不好意思说,好在很快韩信就发现还是地板更凉快,从赵云怀里挣了出来,赵云才松了口气。

    受害人呼吸都有点滚烫了。他定了定神,拍拍死龙似的韩信:“今天晚上吃什么?”

    韩信这回连眼都不睁,翻了个身,肚皮朝着赵云。屋外陆陆续续响起沉闷的翻身声,赵云憋笑憋得直抖。

    他在班上吃了同事带的蛋糕,不太饿,韩信又不说吃什么,于是他想了想,身体往下滑,枕在韩信的肚皮上。

    肚皮相对柔软暖和,主人也没什么反对意见,赵云就这么枕着了。再这么吃下去会不会胖得飞不起来呢?赵云想着想着,脑袋一歪,睡着了。

    韩信起先还会轻轻动几下,后来是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放轻了。确认赵云睡熟了之后,韩信用尾巴小心翼翼地卷起赵云,把他放在床上,然后自己变回人去客厅找吃的。韩信毫不客气地吃完了赵云新买的薯片,又席卷了面包堆,心满意足地走回屋,坐在床边捧着赵云的手机玩。

    赵云的手机以前是不装游戏的,里面空荡荡的,白瞎那么大内存。后来看韩信实在不爱看书,他才装了几个幼儿向游戏,同样遭到了韩信的白眼。但不屑归不屑,韩信现在还是坐在床头,一会儿看看手机屏上颤动的各色果冻,一会儿看看赵云安静的睡颜。

    直到天黑赵云也没醒,韩信垫了肚子也不饿,就打算睡觉了。他刚想关灯,屋外响起了敲门声。

    敲门的人像是有什么顾虑似的,起初敲得很轻,韩信都快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但这人越敲越重,到后来几乎携了万钧雷霆,韩信不得不从床上跳下来。

    本来会一觉睡到天亮或者半夜饿醒的赵云也被惊动了。他坐起来问:“谁呀?”

    “不知道,我去看看。”韩信说。

    赵云愣了一下,说:“还是我去吧。”

    韩信回过头,看见赵云正在揉眼睛。赵云穿着条长度不到膝盖的短裤,白皙的腿上遍布睡凉席压出的痕迹。韩信没来由地不想让别人看到这样的赵云,于是说:“还是我去吧。”

    韩信故意趿拉着拖鞋,发出很大的声音。他走到门前,扯着嗓子问:“谁?”

    敲门的人本来很有规律的三下一敲,听到韩信这声喊,敲了一下就顿住了。他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子龙?”

    这是赵云的字。韩信心里猛地一揪,隐约猜到了来人是谁。正巧这时候赵云恢复清醒走了出来,站到韩信旁边提高声音回了一句:“大哥?”

    “是我,我来投奔你了。”

    赵云把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后。他冲赵云笑了笑就要进屋,一抬眼看见赵云身后的韩信,大眼瞪小眼,两个人都直愣。

    “我来介绍一下……”赵云话说到一半,韩信读条读完了,冷不丁冒出一句:“刘备?”

    这下轮到来客和赵云大眼瞪小眼了。韩信感觉到气氛不太对,补充道:“那个,我猜的。”

    刘备“哈哈”笑了两声,摸了摸头顶的肥鸟:“想不到我们家啾啾这么有辨识度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韩信这才注意到刘备头上还顶了只鸟,他心里更奇怪了:这人是脑子缺根筋吗?大晚上的来就来呗,为什么要顶个鸟来?

    脑子断根弦的刘备不仅顶鸟来还要顶鸟走,他跟赵云报了一串菜名后就施施然地下楼了。韩信既发懵又生气,他想把门关上,赵云没让,他回头问赵云:“这人谁啊?想干什么?”

    不问还好,一回头看见赵云居然这就去准备做菜了,韩信心里那股无名火更旺了。他听见赵云回答:“他就是我以前跟你提过的我的朋友刘备,是我初中和高中的学长,所以我叫他大哥。”

    韩信张了张嘴,又悻悻地闭上了。他本来还想说,我都没叫过你子龙,他为什么能叫?赵云的话把他给堵了回去,他这才想起来一直以来都没有重视过的或者说刻意忽略的,他对赵云并不了解。

    小少年突然有些泄气,他走到沙发前面一屁股坐下,皱着眉头看赵云围上围裙进入厨房忙碌。

    刘备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塑料袋,袋里装着饼干薯片糖果和三杯香飘飘奶茶。刘备让名叫啾啾的鸟在卧室里自由飞翔,回头对韩信友好地笑了笑,把塑料袋放在沙发旁边的地上。

    “你好啊,小兄弟。初次见面,我是刘备,刘玄德。”

    韩信站起来,冲刘备点了点头:“我叫韩信。”

    自我介绍完了,刘备从塑料袋里拿出三杯奶茶,走进厨房里去泡。韩信坐回沙发上,隔着玻璃看刘备慢条斯理地往纸杯里倒奶茶粉,时不时还跟赵云谈笑几句,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从容。看着他们俩,韩信觉得自己才是这个家里最多余的那个,这让他心里又火大又不安,只能站起来换个位置坐,有些无措地抱住赵云给他买的糖果。

    刘备往返三次,把三杯冒着热气的奶茶放在桌子上,给赵云的那杯盖上盖,自己和韩信的则尽快晾凉。刘备在韩信对面坐下,笑眯眯地找了个话题:“韩小兄弟是怎么和子龙认识的呀?”

    韩信脑子里一瞬间转过好几个弯,表面上不动声色地说:“我家也在这附近,我爸我妈都出差去了,赵云……哥就偶尔让我来他家住。”

    “这样啊,那我们还挺有缘的,我也偶尔会来他家住。”刘备说着叹了口气,“只不过我的原因比你的还惨。”

    韩信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一点,很配合地问:“什么原因?”

    “我被我老婆赶出来啦。”

    韩信怔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听到刘备有老婆的时候仿佛松了口气,看刘备也没刚才那么不顺眼了。他继续问:“为什么?”

    “我忘了给她买她爱吃的饼干,她一生气就把我和啾啾一起赶出来了。”刘备苦笑,“可怜啾啾还要跟我一起受苦。唉,女孩子真难懂。”

    扯吧。韩信在心里嗤笑。你眼睛里的温柔都快化成水了,真当我是瞎子不成?

    虽然这么想了,韩信还是安慰道:“等她明天消气就好了,我和我爸也总是生气。”

    话说完了,韩信又觉得别扭。这话是没问题的,他小时候要玩东皇太一的角,东皇太一不同意,他就又哭又闹,觉得东皇太一无情无义。可是他一觉睡醒就会认识到是自己的错,会灰溜溜地去道歉,然后和好。

    可是这次他惹东皇太一生气了,东皇太一却没在一觉睡醒后来找他,转眼间快一个月了,连个龙影都没有。果然还是我更惨一点。韩信在心里冷笑。

    “是呀,所以我就来投奔子龙了。”刘备说着,颇有深意地看了韩信一眼,“没想到已经有客人在了啊。”

    韩信费了老大的力气才没让自己蹙紧眉毛或者目露凶光。他端起奶茶遮住抽搐的嘴角,小心翼翼地抿了口。

    只听刘备又问:“韩小兄弟的字是什么呀?”

    韩信本来想说我没有字,但一想到刘备和赵云都有,他这口奶茶就抿得久了点,几乎要抿出三日回甘。末了他放下纸杯,开口道:“重言。”

    “韩信韩重言。”刘备边说边点头,赞道,“好名字。”

    这之后刘备又问了韩信好几个问题,比如在哪上学呀,成绩怎么样呀,这种七大姑八大姨才会问的问题,把韩信折磨得心力交瘁。终于撑到赵云做完饭,赵云把菜挨道端上桌,回头看见韩信怀里还抱了袋糖果,笑着拿走了:“要吃饭了还吃什么糖啊?”

    三个人一起吃饭,刘备和赵云边吃边唠些韩信听不懂的话,说几句还要再扯上韩信。韩信觉得这简直是他龙生里吃过的最痛苦的一顿饭。

    到了睡觉的时候,刘备睡床,韩信睡沙发,赵云打地铺。韩信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瞪着眼睛想事情,突然听见赵云很小声地问:“睡不着?”

    韩信也很小声地回答:“嗯。”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沙发热。”

    “那你过来睡吧。”赵云说。

    韩信翻身坐起,要抱住被子又停下来。他走到赵云旁边蹲下,掀开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

    赵云熟悉的气息包裹住他,驱散了他因为刘备而产生的恐惧。刘备给他的感觉是温和的,但这温和里藏着一双冷锐的眼睛,把他的一切都看透了。此时此刻他躺在赵云身边,呼吸着赵云毫无杂质的温柔,心里酸得快落下泪来。

    他翻身抱住赵云,把脸埋进赵云的胸口。这是他第一次以少年的模样和赵云这么亲密,赵云困得快生锈的脑子艰难地转了转,问道:“想家了?”

    韩信闷闷地“嗯”了一声。

    赵云就笑了,摸了摸韩信的头,说:“快睡吧。”

    话音落地,赵云自己先扛不住,搂着韩信慢慢地睡着了。韩信靠在赵云怀里想,他不是想家,也不是嫌沙发热,而是在烦恼自己的不谙世事,埋怨自己的青涩懵懂。他知道刘备已经看穿了他的谎话,却不知道他到底看穿了多少,他清楚地感觉到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不成熟,但他没有办法。

    他不知道刘备会和赵云说什么,他不是人类这件事本来只关乎他一个人,却要让赵云和他一起承担。

    夜里凉,赵云的身体也凉。韩信把赵云抱得更紧了些,想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温柔,他小的时候也是这样吗?他小时候是什么样?是不是也因为青涩而烦恼过?在他烦恼的时候有人愿意陪着他抱着他吗?如果没有的话,他会不会很难过?

    韩信不想家,家在白天的时候就想过了,现在他只想把赵云抱得久一些,再久一些。

    TBC

评论(7)
热度(101)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