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Goldfish(6)

    *这文里注的水快把我淹没了_(:з」∠)_

    *这章算是过渡章啦。文不狗血,狗血也不往那方面泼。

    *明天再迟到我就是棒槌。

    赵云带着韩信跑了很多地方,从这个商店跑到那个商店,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他们两个人手里都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以后不约而同地放下东西瘫在沙发上休息。他们俩一人占了一半沙发,喘了半天气才缓过来,韩信体力比赵云好,率先变回生龙活虎的样子。赵云还歪倒在沙发上,韩信就把几个大袋子拖过来,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放在地板上,像数宝贝一样挨个端详一番。

    赵云歇够了,站起来捡韩信放在地上的东西,一次只能捡几个。韩信也拿了几个,穿着柔软舒适的新衣服跟在赵云后面,看他把这些日用品放在不同的地方,看这个家变得更像家。

    零食放在柜子里,饼干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放在各个显眼的位置,韩信的洗漱用具则和赵云的挨在一起。赵云把买的几本书塞进书架里,这几本先贤圣言和现代小说混进一堆专业用工具书里显得有点突兀。不爱看书的韩信站在后面撇了撇嘴。

    半天的时间远远不够购置完所有东西,韩信窝的还是刘备的被子。晚上睡觉的时候韩信回过味儿来:赵云一个人住,给他的被子都要现买,那这条是谁的?

    这念头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就出口了,赵云也老老实实地说朋友偶尔会来家里住。韩信知道自己窝的被子还盖过不是赵云的别人的身体以后心里有些别扭还有点生气,一气之下就丢下满头雾水的赵云跑到客厅睡了。他在沙发上躺下,翻来覆去越来越精神,不到十分钟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赵云今天又是跟韩信打架又是带韩信逛街,晚上回来又把屋子收拾了一遍,实在是累得不行,韩信生气了他也没精力理,躺在床上眼睛都闭上了。这会儿听到韩信又回来了,他勉强睁开眼睛,问了句:“怎么回来啦?”

    这声音又低又弱,带着浓重的睡意,听起来气若游丝的。韩信心里一下就软了,帮赵云掖了掖被子,轻声说:“我想和你一块睡。”

    赵云眼睛眨动的频率越来越低,但还是笑着从韩信刚掖好的被子里伸出手。韩信会意,把头凑到赵云手边,让他摸自己的头发。

    因为实在是太累了,赵云第二天光荣起晚,饭都来不及做,叼个面包就往外跑,让韩信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风一样的男子”。但尽管风已经势不可挡地刮了出去,还是在半道又折了回来,把韩信拉到门前好一番叮嘱。韩信拍着胸脯说尽管放心吧,我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赵云才放心地去上班了。

    晚上回来一看,韩信果然没辜负他的期望,家里还是干干净净的,甚至之前没打扫到的地方都让韩信打扫了。赵云又惊又喜,拍拍韩信的肩膀,笑着说:“可以啊!”

    韩信得意起来,背挺得更直了,鼻子里哼了一声。

    他并没有得意多久。吃完晚饭,赵云走到墙角处,那里的地板上放着一个果篮。赵云看了一眼就笑了:“韩信,你的胃是什么做的啊?”

    果篮里原本装着五个面包和一盒奥利奥,都是昨天才买的,结果现在就剩一个面包了,奥利奥也不见了踪影。

    “肉长的呗。”韩信扁扁嘴,举起双手画了一个大圈,“有这——么大。”

    赵云笑得更厉害了:“那把我装进去都不成问题呀。”

    “那是自然。”韩信哼哼两声,又觉得奇怪,“我吃的很多吗?”

    赵云反问他:“你吃的还不多吗?”

    韩信把最后一个面包拎起来看了一眼,轻蔑地说:“就这么大的,我一口气能吃十个。”

    “那我还要多谢你手下留情了呀。”赵云摇摇头,“你知不知道,我一顿也只能吃两个。”

    韩信像是吓到了,陡然严肃起来,把手搭上比他高了大半个头的赵云的肩膀:“我昨天早上到底摔痛你没有?还有昨天半夜,你老实交代。”

    赵云不明白为什么又突然提起这陈年旧事,老实交代道:“真的没有,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吃的也太少了吧,这怎么行。”韩信狠狠地皱起眉头,“你身体是不是不好?那更要多吃了,我以后天天监督你多吃饭。”

    赵云哭笑不得,拍了拍韩信的手,说:“不是谁都有你们龙那么大胃的。我身体还可以,虽然不算强壮,好歹是正常人的水准。”末了又补充一句,“你呀,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又是一句人间专属俗语,韩信虽然听不懂,但也知道是在说他瞎管闲事。他当然不服气了,抬手就抓住赵云的手腕,瘦得直硌人。

    韩信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你看你瘦的。”

    这话不止一个人说过,赵云从来不放在心上。他敷衍地笑了笑,看向雪白的墙,目光短暂地放空。韩信还想再说什么,赵云突然开口:“出去走走吗?”

    他早上上班的时候把门反锁了,韩信一天都待在家里。少年其实不怎么觉得闷,但是赵云主动提出要出门,这机会就不能不要了,于是韩信欣然同意。

    晚上七点钟的天刚黑不算久,街上的灯已经陆陆续续亮了起来。赵云带着韩信上街,没再听到高渐离送给他的那首生日歌,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

    时间不算晚,街上的人不少,甚至还有一些是专门出来乘凉的。韩信和赵云并肩走在街上,遇到人多的时候韩信就落后一点避开人群。他们第一次大半夜去吃馄饨的时候彼此还都是陌生人,但现在他们已经以不太正常的速度熟了起来,韩信就总是不自觉地去拉赵云的手。

    他小的时候缠着东皇太一带他去玩,东皇太一只要不是特别忙就会同意。刚变出人形的韩信头顶还不到东皇太一的腰,手臂举起来让东皇太一的大手能握住他的小手。久而久之韩信就养成了习惯,只要和他信任的人一起走,他就会去拉对方的手。

    两个温热的掌心相贴,被握住的那只手颤了一下。韩信回过神,放开赵云的手。他脸上有些发烫,强装镇定地解释道:“习惯了,抱歉。”

    赵云没有立刻给出回复,他低头看着韩信,目光有些涣散。韩信觉得赵云像是在透过他看别的什么人,没来由地有些慌张,重又抓住赵云的手,问道:“赵云?”

    “我在想事。”赵云握了握韩信的手,脸上露出那种像是早就训练好的笑容。

    韩信心思里的半壁江山都扑在赵云身上,立刻接道:“想什么?”

    “我以前在书上看到过,说龙类会把睁眼后第一个看到的人当成自己的妈妈,这是不是真的啊?”

    有点扯,但好像还有点道理。韩信想了想,他睁眼后第一个看到的是东皇太一,但他把他认作父亲也不全是这一眼的功劳。到了人间以后他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赵云,如果不算流浪途中擦肩而过的什么乞丐大叔和扫地阿姨的话。

    韩信心里一动,嘴角扬起一个古怪的笑容:“是啊,妈妈。”

    赵云愣了一下。他本来是随口胡扯的问题,也没想到韩信会这么回答,现在轮到他“腾”地红了脸,连耳朵都染上了晚霞的颜色。

    韩信挨了一掌,心里乐开了花。

    赵云带着韩信进了一家蔬菜店,大晚上的还有几个人在买菜。赵云凑到韩信耳边,低声向他介绍蔬菜。他脸上还有未散的红晕,说话的时候气息会喷到韩信耳朵上,韩信觉得自己也快脸红了。

    少年觉得很奇怪,无论是此刻的脸上发烫,还是这几天的飞速熟悉,甚至是一开始的见面。他们才认识两天,却像认识两年一样,少年解释不清,只好暂且相信龙类真的会管第一个见到的人叫妈妈。

    开始介绍的几种蔬菜韩信还认得,还能有点小得意地跟赵云说自己在东海吃过,有专门负责种菜的人。但往后说的几种他就不认识了,只能傻乎乎地听赵云介绍。他心里有种挫败感:赵云说的没错,如果让他自己在人间生活,只会沦落成不堪入目的样子。

    赵云敏锐地发现了韩信的泄气,他领着韩信走出蔬菜店,回到大街上。他不动声色地描述了几种他在早市上见过的鱼,然后问韩信都是什么鱼。韩信立刻把蔬菜抛在脑后,把赵云说的几种鱼的名字全叫了出来,接着又说这种鱼好吃,那种鱼不好吃,让赵云下次不要乱买鱼。

    “我不会烧鱼啊。”赵云苦笑着说。

    “我也不会。”韩信皱了皱眉,“可以一起学习。”

    这正合赵云的心意,他就想教韩信做菜。赵云平时都是一个人住,但是一有什么同学间的小型聚会,即使有刘夫人孙尚香在,被推进厨房的也肯定是他。再加上小时候有底子在,赵云渐渐习得一手好厨艺,虽然不能去参加什么大赛,但招待客人肯定是没问题。

    赵云自己不爱吃饭,平时就随便做点糊弄一下胃,韩信来了以后才开始正儿八经做饭。但由于工作原因,他只能给韩信做早饭和晚饭,午饭要委屈韩信吃面包。以韩信的食量,吃面包肯定要比吃饭花更多的钱,早晚要把赵云吃投降,而且也不太健康,所以赵云今天闲下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下载了一份最简单的做菜教程。

    两人一合计,当下街也不逛了,马上掉头回家。韩信把上次的脸盆找出来,接了水作了个法,赵云则打开电脑把教程翻出来给韩信看。没一会儿脸盆里就有了动静,韩信叽里咕噜说了一堆,然后从盆里抓出四条活鱼。

    赵云看着四条鱼在自己的地板上乱弹,而始作俑者韩信就站在这堆鱼中间。他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这种奇景了,但四条挺着肚皮蹦哒的鱼让他汗毛倒竖,赶紧扭头不看。

    因为两个人都不饿,韩信挑了条最瘦的,把其余的全都扔回了水盆里。不得不说韩信不愧是东海太子,别的不会干,杀鱼最擅长,被扔回盆里的鱼还在扑腾,韩信恶狠狠地叽里呱啦一顿,鱼立刻就消停了。

    赵云过去一看,三条鱼在水里紧挨着,个个都在乖巧地吐泡泡。他问韩信:“你跟它们说了什么?”

    “让他们老实点,不然就剁碎了下锅。”韩信正在找刀,随口回了赵云一句。

    韩信真的是个杀鱼的天才,片鱼都片得很有美感,他自己看了一遍教程,在赵云的指导下把鱼下锅,一番忙活之后做出的鱼味道居然还不错。赵云赞不绝口,但本该得瑟起来的韩信却皱起了眉。

    “怎么啦?”赵云抬头看韩信,见他又皱眉,笑了起来,“怎么又皱眉,你一天要皱好多次,小小年纪都皱成老头了。”

    韩信想反唇相讥,他想说那你一天也要笑好多回,总是笑你不累吗?我是真的在皱眉,你是真心在笑吗?他又觉得这话不能问,于是回答赵云的问题:“没有御厨做的好吃。”

    赵云果然还是笑:“肯定的呀,你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太子殿下,这不也是第一次做菜。”

    韩信想想也是。他又想,会做菜了算不算一种历练呢?这么一想,韩信就振奋了起来,好像他已经迈出了回家的第一步似的。他看了眼赵云,后者专注地吃肉,他想起了什么,开始一个劲儿地往赵云碗里夹肉。

    “你给我夹这么多,我会吃胖的啊。”赵云无奈地说。

    韩信紧紧盯着赵云的眼睛。那种感觉又回来了,赵云这句话也是一样,好像不是在对他说,而是对着远在时空之外的某个人说的。他想问赵云那个人是谁,但他又觉得不该问,他决定记下来,等以后和赵云熟到能勾肩搭背的时候再问。

    饱暖思睡眠,龙太子再次率先投降,窝在被子上不动了。赵云站在书架前翻书,找一处他想不太起来的知识点。翻着翻着,书页里掉出来一张照片,赵云捡起来以后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韩信,见后者一动不动地睡得宛如死龙,他抽出书架上最厚的书,把照片夹了进去。

    TBC

评论(7)
热度(87)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