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Goldfish(4)

   * 一拖拖过十二点……我的锅我的锅,但是比以前多了四百字呀,算是小小的补偿。今晚还有更的。

    *这一章我写的蛮忐忑的,我尽力了呀,大家要是觉得写的有问题的话,就当是我智障吧。


    人在将睡未睡之际,要么是安安静静地沉入黑暗,要么是满脑子思绪乱飞渐渐迷失自我,今早的赵云就属于第二种情况。梦的余韵未过,赵云只觉得一会儿身在云端,一会儿脚踏实地。正当他在云朵上翻来滚去的时候,韩信出手把他拉回了现实。

    小少年大概是怕他睡不安稳再做噩梦,大气不敢出地在旁边坐了一会儿,看他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才有所行动。韩信先是悄悄挪到赵云边上,然后又无声无息地把自己弓成一个虾米,去把正对着赵云的窗户关小一点。他自己努力地不发出声音,奈何窗户是个熊窗户,不太配合地出了点响声。

    韩信登时就不敢动了,他小心地观察着赵云,见后者既没有皱眉头,也没有抿唇角,才放心地继续推窗户。关完窗户以后韩信爬下床,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轻手轻脚地帮赵云掖了掖被子。

    如果说窗户的动静把赵云从睡意的云朵上拉了下来,那掖实的被角就又把他送了上去,还是云朵群里最大、飘得最稳的那一块。赵云知道韩信出去了,但是不知道去了哪,他有点怕韩信离了他的指导再把他家厨房炸了,或者忘关水龙头来个水漫金山,但他潜意识里又相信韩信,觉得他不是那种毛手毛脚的小孩。

    赵云自己也觉得好笑,一顿夜宵、一床被子就把他俩的交情推到“信任”这个层面上了。这交情还是赵云单方面开上道的,韩信只是搭了个顺风车。说到这个,韩信这小孩也是奇怪,一顿夜宵、一床被子就把他给收买了,还给赵云掖被角,就不怕赵云是要利用他龙太子的身份搞点什么事情?

    赵云真被自己逗笑了,他觉得缘分这个东西真奇怪,他自己一个人过了这么长时间,结果一晚上的工夫就给他送来了个小兄弟。他突然有点舍不得韩信走了,但这又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他想着要是真的和韩信一起住会需要什么,发生什么事情,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也许是因为之前没让赵云睡好,专管睡眠那块的赵云肯定不知道叫什么的神明有意要补偿他,让他这个回笼觉睡得无梦无忧。赵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他刚醒就想今天是星期几,确认安全之后盯着天花板听了一会儿空气的流动,翻身坐起之后又靠着床头发了会儿呆,最后抓了抓头发,宣告新的一天开始了。

    他在发呆的间隙想起来家里还有个韩信,有心想去看看少年现在在干嘛,是在厨房作妖还是早已不告而别。他抬头看了眼墙上的种,九点过半,比起他平时起床的时间是晚了不少,但还来得及吃早饭。

    赵云把被叠好放在枕头上,被子的站位和另一个被子挨得很近。韩信的被子没有抖开,还是个四四方方的块,只是上面有处凹陷,显示韩信曾窝在上面休憩。赵云穿上鞋,出了屋先找韩信,客厅里没人,但卫生间里隐隐传来了少年的怒吼。赵云心里有点庆幸韩信还没走,他不知道这庆幸从何而来。

    赵云敲了敲卫生间的门,里面的吼声戛然而止。门从里面开了,露出了韩信的脸。龙太子蹲在地上,脸上是还没来得及收拾干净的焦躁。少年人还不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并快速切换模式,看到赵云以后有些发愣,憋出一句冷冰冰干巴巴的“早安”。

    “早安。”赵云冲他笑了笑,走过去拿自己的洗漱用具。门开开的时候赵云就看见韩信身前摆着个什么东西,换个角度看才发现是他自己的脸盆。赵云心说这小孩不赖啊,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接水,有种铁杵磨成针还阻止了水漫金山的喜悦。赵云含了口水,挤好牙膏,还算静寂的卫生间里蓦地响起一个很奇怪的声音:“太子殿下,您在跟谁说话?”

    从两句“早安”落地,到赵云开始洗漱,这中间至少有五秒钟。反射弧够长的啊,赵云这么想着,扭头想去看看脸盆里有什么东西。他只瞥了一眼,这一眼就让他永生难以忘怀。

    鱼头人身的奇怪生物恶狠狠地瞪了赵云一眼,大叫道:“你是什么人?拐走太子殿下有什么企图!”

    韩信低声斥道:“大将军!他是我的朋友,不要对他无礼!”

    赵云嘴里含的水不多,堪堪还能留有余地供他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笑完,赵云转身扑到水池边,默默地把水吐了。吐完之后他像是还觉得不够,皱了皱眉,又悄咪咪地干呕了一下。

    无辜人类还在奋力抹掉刚刚嵌进脑子里的烙印,奇丑无比的东海大将军又操着他那口像是在爪哇国学的中文并且以极其奇怪的语调说话了:“太子殿下,您要小心啊!人类没有好东西的,他们都是在利用您!您这么……”

    说到后来,这大将军像是字典翻完了,词汇供应不上,开始往外冒叽里咕噜的母语。他说完之后,韩信也用呜哩哇啦的母语回复他,一龙一鱼乌七八糟地说了一通,最后以韩信的“好了!我知道了!”为结束。

    赵云默默地刷完牙洗完脸,站在原地等着韩信的动静。韩信还蹲在地上看装了大半盆水的脸盆,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神色变幻良久后发出一声冷哼。他猛地站起来,伸出脚像把水盆踢翻,但考虑到这是赵云的盆赵云的家,最终还是重又蹲下来,怒气冲冲地拍了一下水面。盆没有装满,里面的水没溅出太多,翻腾的小小水花和少年内心的惊涛骇浪完全不成正比。

    韩信愤怒地喘了会儿气,扭头看向赵云,指了指脸盆:“这里面的水你还要吗?”

    赵云正悄悄地揉着内部还在翻腾的胸口,听到话声身体一僵,头也不回地苦笑道:“不要了,倒了吧。”

    “那你让开。”韩信端着盆走过来,赵云依言让开,顺手打开水池底部的塞子。干干净净的水哗啦哗啦地冲进池子,赵云别过头不去看。

    韩信注意到赵云的脸色不太对,脑子一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把空盆放下,问:“大将军的样子吓到你了?”

    赵云条件反射地想说没有,但他话到嘴边自己都不信,顿了顿,自嘲地笑了笑,抬起手揉了揉额角。

    “呃,你也看到了,大将军本体是条鱼。他年纪大,性格传统,不愿意化形,人身还是在主流压迫下才不得已变出来的,要是吓到你了,我代他向你道歉。”

    “道歉就不用了。”赵云上下打量着韩信,说,“没想到,你还挺……”

    他话没说完,韩信嗅到了点那个意思,挑了挑眉毛。“英俊潇洒?”

    “是啊。”赵云笑了笑。

    韩信得意起来:“那是自然!你不知道,我在龙宫里的时候啊,走到哪里都能引起女孩子的尖叫……”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去勾赵云的脖子。韩信的身高和赵云比起来还是有差距,也就是这差距没让他的手一下就搭在赵云的肩膀上。韩信像是突然惊醒了,慌乱地放下手,头也垂了下去。他向赵云迈出了亲昵的一步,又把脚收了回来。

    赵云心里有点明白怎么回事了,他若无其事地问:“早饭吃蛋炒饭怎么样?”

    “啊?”韩信有些懵,“可以啊,你随意,我吃什么都行。”

    “不挑食啊,这么好的。”赵云走出卫生间,到厨房里去准备食材。韩信跟在他后面说:“我爹说了,万物皆可吃……呸!我怎么又提他!”

    赵云忍不住笑了,收获了韩信的一记眼刀。刀飞到一半停住了,韩信垂下眼帘,装作打量厨房。

    韩信的头发又长又厚,绑起来需要四根粗皮套,他一低头,头顶的马尾就代替垂头丧气的主人耀武扬威起来。赵云在马尾的最高处拍了拍,绕过韩信去拿鸡蛋。

    家里没有剩的白饭,还要煮新米。赵云先拿了个碗,又敲了几个鸡蛋在里面。他洗了双筷子,正要搅拌,瞥见韩信满脸好奇地看着碗里的蛋黄。韩信的脸上还有些闷闷不乐的影子,赵云问他:“要不要帮忙?”

    “好啊。”韩信说,闷闷不乐上面又叠了层求之不得。少年人就是好懂,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赵云看着韩信一副迫不及待要为自己做事的样子,心里觉得很是可爱。

    赵云用筷子戳中一个圆溜溜的蛋黄,转着筷子把它从中间搅开,边搅边让韩信看着点。把筷子递给韩信以后赵云去淘米,煮上饭之后回来再看,韩信已经学着他的样子把蛋黄全都搅开了,一碗蛋液匀得不能再匀,韩信还在锲而不舍地搅着。赵云赶紧把碗抢救出来,想了想,又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生鸡蛋递给韩信,让他拿着玩。

    韩信刚才见过赵云磕鸡蛋,知道这玩意易碎,把它当个宝贝似的小心地捧着。赵云见了直摇头,他突然觉得韩信也挺可怜的,长这么大了,连鸡蛋都没见过。

    炒好饭,赵云盛了两碗,端上桌和韩信一起吃饭。不同于之前那顿夜宵,那时候彼此还是陌生人,要一边吃一边相互熟悉,这顿饭两个人都遵守食不言寝不语的礼仪规范,只管闷头吃饭。韩信吃的快,一碗见底的时候赵云刚吃了半碗,他就去把剩下的饭全都盛在自己碗里。

    吃完之后赵云去洗碗,洗完回来看见韩信还是没精打采地坐在那。赵云擦干手,坐回韩信对面,用眼神表达自己的关切。

    韩信沉默了一会儿,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甩了甩额前特意留的一撮头发,站起来,向赵云鞠了一大躬。

    赵云笑起来:“这是做什么呀?”

    “谢谢你的招待。”韩信低声说,“我就要走了。”

    “去哪里?”

    “回家。”

    “你回的去吗?”

    韩信抬起头,对上赵云的眼睛。韩信知道自己瞒不住,咬咬牙说:“我会找出一条活路,让我爹同意我回去的。”

    “在那之前呢?你明白多少人间的事情,你要怎么找出这条活路?”赵云平静地说,“韩信,你说的很对,做人真难,人间比你想的复杂的多。你贵为太子,平日里锦衣玉食,突然把你扔到人堆里去,你根本吃不了那种苦。”

    “我可以!我……”韩信攥紧了拳头,“赵云,我比你想的要强。”

    “我知道你很强,我在你面前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赵云柔声说。

    韩信一口气还没松下来,赵云又冷冷地开口:“那么强者韩信要怎样在人间生存下来呢?去乞讨,去睡长凳,去翻垃圾箱和野猫抢食吃?你身无分文,举目无亲,你要怎么在人间站稳脚跟,怎么撑到你父亲接你回去?我怕你到外面去之后都撑不到再和我见一面!就算你父亲来带你回家了,他见到的也只会是狼狈不堪的你,请问强者韩信,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你到底是翱翔于天际的龙,还是泥里的一条虫?”

    回答他的是挟着风声的拳头。赵云勉强躲开这一拳,韩信又攻了过来,赵云不是武斗派,接了几招就被打翻在地上。韩信扑过来,一只手掐住赵云的脖子。

    刚碰到赵云温热的皮肤,还没用上多少力,韩信就松手了。少年的眼里不知何时已经噙满泪水,他狠狠地别过头,却被赵云扳了回来。

    赵云心里叹了口气,说:“对不起,我话说重了。”

    “用不着。”韩信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我明白。”

    赵云这口气叹了出来。他的脖子被韩信掐得生疼,但还是安抚地拍了拍韩信的肩膀。“韩信,你把事情说清楚,我们一起想办法。”

    韩信置若罔闻,只是低低地说:“我回不去家了。”

    “那你就把我这当做第二个家。”赵云闭了闭眼睛,“不试试怎么知道回不去,你就这么点出息?”

    韩信怔怔地放开赵云,赵云摸着脖子,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这声咳嗽惊醒了韩信,他慌忙把赵云扶起来,一连串的“对不起”冲上他的喉咙,但他一句也说不出来。

    两个人狼狈地坐在地上,韩信沉默地帮赵云抚了一会儿背,轻声问:“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因为我对你这么大的孩子没有抵抗力。”赵云说。他看着韩信刚亮起一点的眼睛又暗下去,笑着改口,“骗你的,因为你特别英俊潇洒。”

    韩信反应过来,给了赵云一拳,这次没用力。

    “赵云。”韩信想说“谢谢你”,还想说“我一定会报答你的”,还有很多他抓不住形体的念头在脑海里激荡。但他说不出口,好像叫出这个名字以后他就成了哑巴。

    而赵云只是摇了摇头,说:“我明白。”

    TBC

评论(7)
热度(84)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