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Goldfish(3)

    我来了!!白天果然还是不能太懒()

    *龙太子信x普通人云,每晚十点左右更新。

    有句话大家都听过,叫“饱暖思淫欲”。这句话在某个方面来说其实是不对的,因为如果一个人吃的很饱,那他最想做的事情是睡觉,如果一个人穿的很暖,那他最想做的事情还是睡觉。龙太子韩信刚吃了在人间的第一顿饱饭,又坐在很暖的赵云的家里,二者综合之下,他已经靠在沙发扶手上,眼睛都睁不开了。

    赵云比他好一点,出于某些原因,赵云现在还保持着相当的清醒,并且感到背脊发凉。

    他偏头看向韩信。小少年隐去了龙角和龙尾,保留了满头的白毛。正是这变白的头发提醒着赵云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他的主观臆想。

    他真的捡了一条龙回家。

    赵云不是什么想象力匮乏的人,小的时候也曾经对着图画书上的各类精怪念一些奇奇怪怪的咒语,但毕竟长在红旗下,自小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熏陶,知道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再听到鬼怪故事也就一笑置之了。谁知道他好心捡回来的小孩一夜之间就把他的由社会主义和自然科学撑起来的世界观给打碎了,他坐在沙发上,打心底的茫然。

    很没出息的,赵云的手在不由自主地颤抖。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异样,把手背在身后,继续默默地看着韩信。龙太子生生把自己困成了一个陀螺,白花花的脑袋上下左右晃动,神志不清意识游离,只待一头栽倒就此睡去。赵云在旁边看着,真怕他头点着点着就把自己点到地上去了。

    鬼使神差的,赵云把还有点抖的左手从背后拿了出来,颤颤巍巍地想要放在韩信的头上。这世界太虚幻,似乎只有眼前的少年是他能抓住的扁舟,虽然他就是虚幻本身。然而同样十分凑巧的,韩信陀螺又转完一圈,头再次向后仰去。这次的动作幅度有点大,估计是抻到了脖子,韩信短暂的恢复了意识。赵云触电般的收回手,站了起来。

    韩信愣愣地盯着桌上的水杯看了一会儿,抬起头,又愣愣地看了会儿站在那一直没动的赵云。好半天,韩信才想起来说话:“你去哪?”

    “我去给你铺床。”赵云平复了一下心情,回头对韩信说。

    韩信“哦”了一声,头低了下去。他的眼睛渐渐地又要合上,却顽强地撑开了。他从铺天盖地的困意里救出了自我意识,左右开弓扇了自己一顿,勉强恢复了些清醒。他强迫自己站起来,离开沙发这罪恶的温床,到正义的卧室里去。

    赵云已经在里面收拾床了,他把被子展开抖了抖,铺在不算大的床上。韩信还没忘了刚才听到的话,他问:“你要我睡床?”

    “是啊。”

    “那你睡哪?”

    “我睡沙发。”

    韩信困得不太好使的脑子艰难地转了两圈,得出一个结论:“这不太好吧,哪有主人不睡在床上的道理?我去沙发上睡吧。”

    “好像是没有这个道理。”赵云点了点头。韩信刚要说话,赵云又接着说,“可是如果让客人睡沙发的话,主人心里就会过意不去,会很伤心的。一伤心,他就睡不好觉。”

    还有这种事?韩信目瞪口呆。他在龙宫里的时候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霸占大床,整夜都有鱼虾侍卫在旁守着,半夜渴醒了喊一声马上就有水喝的那种。韩信深深怀疑起了自己以前是否太过残暴。

    眼瞅着赵云铺完了床,笑了笑就要去睡沙发了,韩信急中生智,说道:“我和你一起睡床。”

    “我们俩?”赵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韩信,最后拿手比划了一下床的大小,“你确定我这张床能挤的下我们两个人?”

    韩信胸有成竹地笑了笑,问道:“你还有没有别的被子?”

    “有。”

    “给我拿一条。”

    韩信说的坚定,他看着赵云不太相信的表情,似乎预见到了将要出现在这张脸上的惊讶。韩信心情都变好了,双手往胸前一抄,眼角眉梢都带了点少年人的得意。

    成年男人不知道这小孩又要作什么妖,他选择老老实实地把被子拿过来。赵云家里确实还有别的被子,这倒不是因为他奢侈浪费,一三五盖这条红的,二四六盖那条绿的,礼拜天单独再盖条花的,而是因为他除了高渐离以外还有好几位友人,这几位友人里面就有一位叫做刘备。

    刘备其人,其实也没什么稀奇,就是工作比赵云好一点,房子比赵云大一点,家庭比赵云美满一点罢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刘备虽然还是暂时没有,但老婆已经有了,孩子也就是时间问题。

    问题就出在这老婆上。刘备的老婆孙尚香长相明艳,性格也明媚,这一明媚起来,就难免要忧伤了,接踵而至的就是暴怒。刘备身为暖男,在家庭里的地位每况愈下,每次俩人吵架,刘备来不及辩解几句就得被他老婆轰出家门。大白天倒是还好,委委屈屈在外面待一会儿等老婆消气了就能被赦免,大晚上要是被轰出去了,总不能睡马路,于是赵云家就成了刘备的第二据点。

    一旦要半夜造访,刘备的惯用套路就是先在楼下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袋薯片,然后上来敲赵云的门。几次下来,两人也就心照不宣,分食掉薯片之后就各自睡觉。刘备自觉打扰赵云太多,几次想请他吃饭,都被拒绝了。赵云倒是乐得做和事佬,只要有机会,这对小夫妻一吵起来,他就挤进两人中间,孙尚香就算再生气,对着赵云温温润润的笑脸也得消气。

    这条被子就是赵云专门为了照顾刘备买的,现在它又要被拿去伺候韩信。韩信没想那么多,只觉得有被就行,他看着赵云把被抱上床,伸手阻止他把被抖开。

    赵云正要看韩信如此胸有成竹,到底有什么锦囊妙计,没想到韩信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动了动嘴唇,开口道:“刚才……撞疼你没有?”

    赵云愣了一下,马上想到韩信是指刚才把他抡到墙上的事。他心里苦笑,嘴上却说:“没有。”

    “哦。”韩信点了点头,又问,“那你怕不怕我?”

    “你把灯关了,我都没看清你的全貌。”其实还是挺怕的。

    韩信挑了挑眉毛,“那你马上就能看清了。”

    小少年先是摆了摆手,见赵云没明白他的意思,直接按上赵云的肩膀让他坐在床上。韩信把新抱来的还是个豆腐块的被子放在赵云的枕头边上,回头说:“我要变身了!”

    赵云笑了:“前方高能?”

    韩信愣住了:“什么意思?”

    “就是要做好心理准备的意思。”

    “哦,对,你做好准备,别被我吓晕了。”韩信把叠得挺大的豆腐块放好,双手背后作领导巡视状,绕着床走了两个来回,最后停在赵云面前。

    赵云抬头看着韩信,把少年郎瘦得发尖的下巴收入眼底。他笑着说:“你不困了啊?”

    韩信本来还在犹豫,听了这话以后气势汹汹地瞪了赵云一眼,跺了跺脚就原地化龙,盘旋在天花板下面。

    体积还挺大,房间都快装不下了。赵云仰着脖子看白龙委委屈屈地在他头顶上进行低空飞行,脖子快酸掉了。

    韩信现在的样子好比贪吃蛇,既怕撞墙又怕撞上自己尾巴,他张牙舞爪地飞了一会儿,渐渐把自己盘成了一盘会转的蚊香。会转的蚊香慢慢移动到被子上方,看一眼被子,调整一下自己的大小。

    这着实是一副奇景。长在红旗下的好青年赵云看得津津有味。他怕把自己那莫须有的颈椎病治好,任由自己在重力作用下躺倒在床上。他悠然地看着韩信越转越小,渐渐缩水到和被子差不多大,然后这盘通体银白的蚊香终于肯降落了,着陆在豆腐块的表面上。

    虎踞龙盘之地。赵云重新给自己的卧室下了定义,虽然龙是货真价实的龙,虎不知道是哪门子的虎。赵云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学那些姑娘买个小老虎玩偶回来放床上,好凑成“龙虎呈祥”,一回头正好看见韩信龙嘴大张,然后又闭上了,像是打了个哈欠。

    赵云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指针告诉他现在已经快到两点了,难怪韩信困成这样。这么一想,赵云也在心理作用之下产生了浓重的睡意,他把灯关了,掀开自己的被子钻了进去。床是加宽的单人床,正好能放下赵云和窝在被子上的韩信,加上床是顶着墙的,不怕赵云睡着睡着从床上掉下去。赵云甫一躺下来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韩信懒懒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马上又合上了。

    万籁俱寂。赵云盯着浓重的黑暗看了一会儿,挪了挪身子,摸索着把自己被子的一角盖在韩信身上。白龙微微动了动,随后又没了动静。赵云的手停在半空中,带着点犹豫又有点小心翼翼,继承了刚才在沙发上的未竟之志,落在了白龙的头上,轻轻揉了揉。

    韩信一点反应没有,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不敢做出反应。

    如果有人要把赵云的一生编成一部史书,那今晚足以载入史册。先是阴差阳错捡到了东海龙太子,然后又莫名其妙带着人家去吃夜宵,现在更是稀里糊涂跟一条龙同床共枕。赵云回顾了一下今晚的传奇经历,除了啧啧称奇之外想不到还能有什么反应,他向着墙偏过头,慢慢进入梦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旁边盘了条龙的缘故,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好像做了很多个梦,又好像一直在同一个梦里踽踽独行。

    在梦里,赵云好像回到了他的童年时代。他作为旁观者,站在树下看小时候的自己陪着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玩。小孩子清脆的笑声在赵云耳边回响,他看着三个孩子在房子前面的空地上追逐打闹,一个念头在他心里越升越高:到底哪里不对?

    小男孩要抢小女孩手里的廉价糖果,小女孩不从,三个孩子跑远了。赵云想向相反的方向逃去,但他的双腿不受控制地走向孩子们。越走越快,越走越远,眼前渐渐地只剩下了那个小女孩,扎着两条小辫子,在前面一蹦一跳地走着。小女孩越走越快,越长越高,一会儿的工夫她就长成了大姑娘。突然,她停下脚步,转身把手里的糖果举到赵云面前:“子龙哥哥,要不要吃糖?”

    要不要吃糖?

    赵云猛地睁开眼睛,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他大口大口地喘气,胸膛剧烈的起伏。旁边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低声问:“做噩梦了?”

    外面已是天光乍亮,窗帘没有完全拉上,光线从这条缝隙中照了进来。赵云偏过头,对上韩信装满关切的眼睛。

    “没事。”赵云的嗓子有些哑。

    韩信看起来还是不太放心,少年白色的长发披散在后背上,有几缕滑了下来,搭上赵云的肩膀。赵云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吵醒你了?对不起。”

    “没有,我在夏天的时候觉比较少。”韩信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对赵云说,“你再睡会儿吧。”

    赵云觉得四肢百骸都被疲惫塞满了,他确实打算采纳韩信的建议。闭上眼睛,赵云刚想调整状态睡个回笼觉,却听见韩信说:“赵云。”

    “怎么了?”赵云想睁开眼睛,却在睁到一半的时候重又进入黑暗,是韩信用手把他的眼睛盖住了。韩信自己也觉得不太对,手刚盖上去就触电似的收了回来。

    赵云等了一会儿,听见韩信说:“不想笑就别笑了。”

    他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的嘴角还是微微上扬的。他想说韩信啊,要是不想笑就能不用笑,那该有多好啊。但他还是听话了,在枕头的掩护下慢慢皱紧了眉毛。

    TBC

评论(5)
热度(101)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