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国服最弱干将莫邪

    重写重发!
    设定是游戏是根据现实生活中的本人开发出来的。上班族x上班族。本系列还有白鹊和亮瑜,lof自取啦。

    韩信最近遇到了个大麻烦。

    《王者荣耀》自从上市以来就十分火爆,俨然已成为全民游戏。游戏原型们也纷纷入坑,这其中就包括韩信。韩信比较惨,抽了201次才抽到自己的英雄,不像其他人,在新手刷钱快的优势下轻而易举地就买到了自己的英雄。

    玩了两天匹配之后韩信决定进军排位。他天赋异禀,胜率奇高,把把都是mvp,跟他组队的人都躺赢,一路躺到黄金二。韩信还想挥枪前进,蓦地想起个事,登时如醍醐灌顶,吓出一身冷汗,“啪”地就把手机倒扣在桌子上了。

    邻座的邻座安琪拉遥遥看了韩信一眼,问:“你怎么不打了?”

    “我要等子龙一起上分!”韩信理直气壮地说。

    在游戏原型们也纷纷入坑的当下,依然有几个原型坚守本分,做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游戏的“三不”良好市民,比如秦缓,比如周瑜,再比如赵云。

    这就让韩信很不理解了。你说这秦缓不打游戏吧,很正常,市医院外科的扛把子,动不动就要在大半夜被电话叫去做手术,天天忙得像陀螺,当然没时间打游戏。再说人民教师周瑜,人家肩上扛的可是祖国的下一代,也是甘做辛勤园丁,每天为浇灌花朵殚精竭虑,不打游戏也是给学生们做榜样。可是普通上班族赵云为什么不打游戏?既不救死扶伤也不教书育人,也就天天上班下班月月领工资,基本也算闲得不行,为什么不打游戏?

    韩信就贼不服气,天天撺掇赵云下载游戏。赵云耳朵快听出茧子了,就是不同意,任你巧舌如簧,我就风雨不动安如山,气得韩信直咬牙。韩信的段位就一直卡在黄金,人安琪拉都上钻石了,办公室的同事都为韩信感到惋惜。

    本来韩信自己都快放弃了,赵云却突然把开着游戏的手机给韩信看。韩信欣喜若狂,忙问赵云怎么回事,赵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说是看见同事孙尚香教来送吃的的老公打游戏,被两人的甜蜜气氛深深感染,就没忍住也下了游戏。

    韩信这就很难过了,这就相当于家长天天在孩子耳边叨叨要学习学习,孩子不听,结果他同学说了句“你可以的!”孩子就奋发努力了一样。韩信特别委屈,到底孙尚香是你老公还是我是你老公啊。

    不管怎样,赵云不肯玩游戏这个难题算是解决了。但是很快,韩信又遇到了另一个难题。

    他怕是找了个战神下凡的男朋友吧。

    赵云这个英雄,从身价上看就比韩信矮了一头,只要六块就能抱回家,比其他用游戏道具就能买的英雄高级点,但实际上也是挺廉价的英雄。赵云抱着自己的廉价英雄死不放手,喜欢得不行,为了尽快追上韩信,他在单位刻苦练习,越玩越觉得这游戏简单,人挡杀人猴挡杀猴,根本停不下来。赵云玩了一个下午就直冲黄金一,停下来喝口水的时候才发现他早就把韩信超了,吓得停那不敢动了。

    晚上回家,赵云把自己的战绩给韩信看。韩信看完以后久久不能言语,就像中了钟无艳的石化。

    韩信又开始唉声叹气,办公室里一片愁云惨雾。安琪拉受不了了,摘下眼镜冷冷地问韩信:“你又怎么了?”

    韩信对这个游戏里是个卖萌萝莉实际上身材娇小却不怒自威的同事一向略有畏惧,脖子一缩,嗫嗫不敢说话。邻座干将正低头和老婆聊天,察觉到气氛不对,连忙出来打圆场,拉着韩信就问怎么回事。

    韩信就把自己男朋友太厉害了的事告诉干将,干将听了以后“嗨呀”一声,说:“这算什么事!我给你推荐一个英雄,你回家让你男朋友玩,他肯定会受到心灵上的挫折,然后就会求你带他上分啦!”

    韩信很好奇:“什么英雄啊?”

    “干将莫邪。”

    干将莫邪是最近新出的英雄,前两天才正式上架,韩信远远地看了一眼,现在连这英雄长什么样都想不起来。干将跟莫邪说了两句以后就开了游戏,翻出这个英雄给韩信看。

    “我知道你不爱看技能介绍,我就直接牺牲一下自己的形象,给你看把实战。”干将说。

    韩信好奇地凑过去,看干将玩匹配。仔细一看发现这没脸的干将右手臂上还坐着个闭着眼睛的莫邪,啧啧称奇:“怪不得叫干将莫邪。”

    “是吧,这是因为我和我老婆的恩爱人人皆知,感动了策划,才做出了这个英雄。”干将得意地说。

    “切,我和子龙明明也……”韩信皱了皱眉,想起自己比赵云还要矮上一点,真要做成一个英雄还指不定谁抱谁呢,于是摇了摇头,“还是算了。”

    干将冲上中路,首先给韩信演示了下二技能。韩信又皱了皱眉,问:“怎么是弯的?”

    “就是因为是弯的,所以才难玩啊。”干将眨了眨眼睛,想营造出神秘的气氛,奈何他这个样子落在韩信眼里就像青楼揽客的老鸨。

    韩信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但还是要趁机损干将几句,于是他抬高音量,说:“哎呀呀,想不到你干将唇红齿白的,没想到进了游戏不仅没了脸,还弯了!”

    背后传来安琪拉的憋笑声,干将气得给了韩信一拳,骂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gaygay的啊!”

    干将先给韩信演示了一遍技能的正确打开方式,又演示了一遍错误的打开方式,只见场上的干将莫邪一会儿百发百中成为人头收割机,一会儿四大皆空被对面打成残血,韩信看着都心酸,暗道一句干将你辛苦了。

    赵云踩着晚霞回家,吃完饭坐在韩信对面,支支吾吾地想说话。

    韩信有点好奇,问:“你想说什么?”

    “我……管不住自己的手,想打排位。”赵云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你跟我双排好不好?”

    吓死我了,我以为要跟我分手。韩信大方地一挥手:“这算什么!你发话了,我自然有求必应。”

    话音刚落地,还没等赵云露出高兴的表情,韩信突然想起白天干将给支的招,眼珠一转,说:“我们先试试新英雄吧。”

    “新英雄?”赵云一向只对自己的英雄感兴趣,冷不丁听到要玩别的英雄,有点懵,但还是点了点头。

    赵云拿自己手机开了游戏,两个脑袋挨在一起,看商城里大秀恩爱的干将莫邪。买了英雄,韩信赶紧伸出爪子帮赵云点开匹配,急吼吼的样子让赵云头顶冒出一串问号。赵云没等细想韩信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就匹配完了,他把注意力放在了游戏上,选择相信韩信。

    所以这局他就非常惨了。

    “嗯?对面有个绿干将啊,哇居然还带皮肤。”韩信惊讶地说,“这么快就绿了,子龙看来你这把……”

    韩信一偏头,看见赵云的眉毛微微蹙着,嘴唇也抿得挺紧,这是赵云紧张的表现。韩信说到一半的话紧急回锅换了调料,再吐出来的时候变成了:“……肯定没问题啊!对面连个坦克都没有,你这边庄周东皇两个坦克,肯定能掩护你攻击啦。”

    赵云也不知道听没听进韩信的话,看起来还是很紧张。韩信把赵云紧张的样子收进眼底,既觉得赵云可爱得要命,又有点自责。他本来就是想压压赵云,挽回一点自己作为游戏老手的面子,此时他不禁想:要是子龙这把输了不高兴了,那怎么办呀?

    韩信这边想着一会儿该怎么安慰赵云,赵云已经移动出了泉水,韩信赶紧拽回自己越跑越远的思维。韩信很快就嗅到了不妙的味道,他仔细看了眼赵云方的位置,哇,法师中单,这再正常不过了,可是为什么俩射手走下俩坦克走上?韩信看着上路慢慢向前挪动的庄周和东皇太一,猜不出来这两个人谁掩护谁。

    飘在空中的干将抱着老婆一路飘到塔下,对面也是干将莫邪中单,过来吃兵线。赵云虽然已经很注意了,但还是被鱼一样的剑气打中,差点没了半管血。

    赵云吓得点了个恢复,说:“伤害这么高啊。”

    “是啊,因为很难玩,所以给了高伤害作为补偿。”韩信随口说。

    “很难玩吗?”赵云皱了皱眉。

    韩信默默闭嘴,他怕他再说下去,聪明的赵云会识破他的阴谋。

    然而赵云虽然很聪明,在韩信面前却总是傻傻的呆呆的。他马上又专注游戏,韩信在旁边对对面干将莫邪的皮肤进行挑刺,就当是给赵云打气。

    “对面干将的皮肤虽然帅,但是他老婆的太丑了,总体还是比不过你这个。”韩信正儿八经地汇报敌情,被赵云轻轻摸了把大马尾:“重言,你挡到屏幕了。”

    赵云升上二级,学了二技能,这下二三技能全亮,赵云惊奇地瞪大眼睛。他估摸着这就是那个鱼一样的弯剑气,找准位置让小兵都处在轨道内,一道剑气把三个兵穿成了糖葫芦,清兵比别的英雄快多了。

    韩信还在赵云耳边絮叨:“干将莫邪这英雄真的很变态啊,二技能是弯的,大招又是直的,一会儿弯一会儿直,对面还没死呢自己先晕了。”

    “大招是直的?”赵云清完这波兵,挤出时间看向韩信。韩信点点头说:“是啊,我给你示范。”

    “干将莫邪这个英雄的技能说白了就是这样。”韩信坐直身体,一边挥动胳膊一边扯着他那自以为傲的歌喉,“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韩信掌心一翻,双掌向前推出,“嘿”了一声。

    男友滤镜也救不了韩信的嗓子,赵云看韩信的眼神像看一个傻子。

    “是不是很形象?”韩信又重复了遍刚才的动作,嘴里喊道:“千锤!百炼!”

    赵云没忍住,笑了出来。

    等到了要使大招的时候,赵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别看了,就是莫邪。这英雄设计得灭绝人性,连老婆都扔。”韩信揽住赵云的肩膀,在他耳朵上亲了亲,低声说,“换了是我,我肯定不会把你扔出去的。”

    赵云的耳朵“腾”地红了,离韩信远了点。

    即使有韩信的“友情出演”,赵云送人头送的还是停不下来。赵云平时一直玩自己的英雄,意识也就那样,清兵的时候还有时间对好轨道,保证把小兵穿成糖葫芦,但是打架的时候没有那么多时间,赵云一着急,又把一技能当突进二技能当扫射,结果两剑全空,一技能不进反退,赵云手忙脚乱,仓皇逃跑,被对面的绿干将两剑收走。

    赵云一个人就把对面送得肥了起来,队友都骂他。赵云点开打字框,用他堪忧的手速打了句“对不起”,然后就把手机一扔,低头瞅着地板。

    韩信吓了一跳,赶紧搂住赵云的肩膀,柔声问道:“怎么了?”

    赵云抬头看着韩信,半天憋出来仨字:“你玩吧。”

    “啊?”韩信傻眼了,“什,什么?不是,我那什么,我……”

    赵云老是死,被人一骂,脾气也上来了,但是又不好意思挂机。他看着傻了的韩信,皱了皱眉,问:“你不是老玩家了吗?”

    韩信有苦说不出,他看着垂头丧气的赵云,胸中热血一涌,也不管什么要压赵云的锐气了,也不管什么老玩家的面子了,拍拍胸脯就大放豪言:“等我给你报仇!看我怎么大杀四方,把他们都杀得叫奶奶!”

    赵云精神了一点,韩信心里很得意,但当他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技能圈时,他的脸和对面干将莫邪差不多绿了。

    我的妈,这都什么。韩信心里疯狂刷着弹幕,面上不动声色,操控着干将莫邪向前走。赵云凑过来看屏幕,韩信顺势把脸贴在赵云的头发上。双方在野区疯狂地团,韩信冲上去帮忙。他也不熟悉干将莫邪的技能,四大皆空,徘徊在后方干着急上火,没一会儿就死了。但韩信毕竟玩了挺久了,该有的意识还是有的,他迅速冷静下来,思考玩法的同时还不忘呼噜呼噜赵云的毛。

    赵云一个没注意让韩信撸了个正着,头发顿时乱了。赵云看着韩信严肃的侧脸,只觉得这个人一会儿像个小孩,一会儿又像个将军。

    赵云正恍惚着,突然感觉到一只咸猪手探进了自己的衣服里。赵云身体一僵,条件反射地扒拉掉韩信的手,面无表情地想:还是更像个小孩吧。

    就在赵云的脑细胞越颠越快,已经颠回到他和韩信初识那天的时候,屏幕里突然响起声语音,赵云凑近一看,韩信杀了个人。

    这次韩信是有选择地放技能,没想到误打误撞擦到一个残血的大小姐。韩信内心大受鼓舞,面上也眉飞色舞起来,搂着赵云就说看吧还是我最厉害。赵云无奈地说是是是你最厉害,催韩信快点打游戏。

    韩信为了赢,什么面子都不要了,打得特别猥琐,好歹是没再死过,后来还刮死两个人,队友骂他抢人头他也全当没看见。终于我方一波了,韩信站在中路远远观望,特别高兴,原地甩了个老婆以示庆祝。

    “赢了!”韩信兴奋地拍床,自己3.9的评分也当没看见,高兴地抱着赵云乱亲。赵云也很开心,任着韩信乱来,最后还被韩信拉着摆了个干将莫邪的pose。韩信根本抱不动赵云,勉力支撑了几秒钟就摇摇晃晃要倒,赵云眼疾手快的一推使俩人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找了这么一个男朋友还真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啊。被死死压住的赵云无奈地想。但他马上就发现了更头疼的事,他觉得韩信应该减肥了。

    第二天韩信神清气爽地去上班,邻座干将在对着老婆照片流口水。看到韩信,干将问:“分上得怎么样了?”

    “还是黄金!”韩信兴高采烈地说。

    “怎么还是黄金。”安琪拉推了推眼镜,“我都钻石一了。”

    “不着急不着急,我们也是打算打到钻石就停。”韩信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为什么啊,你们都这么没追求的啊。”干将很不理解。

    韩信嘿嘿一笑,存心要逗这个直男。他凑到干将耳边说:“因为我和子龙昨晚商量好了,我俩要做一对钻石爱人。”

    END

评论(3)
热度(101)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