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白鹊】天地缓缓

    王者荣耀,李白x扁鹊

    李白接过酒葫芦挂在腰间,沉甸甸的感觉让他十分满意。和店家道了谢,李白转身往外走,走到门边的时候店家笑着问他这次的酒钱什么时候还,李白回头也笑了,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初入七月,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今天还刚好晴空万里,大大的日轮神气地往外吐着热量,逼得人只能在家睡觉。街上行人寥寥,李白刚出酒馆就感觉热风扑面,不得已加快了脚步。经过客栈的时候,李白看见墙边种着一棵大树,顺手捋了把叶子下来,嘴里叼上一片,其他的则揣进怀里。

    李白家并不在镇上,而是在郊外,除了买酒和一些生活用品,李白并不会踏上小镇的土地。但镇子也不大,李白来过几次以后,就渐渐和镇民相熟了,不然酒馆老板怎么肯赊酒给他。李白叼着树叶出了小镇,嘴里这片咬得没味儿了,他就吐掉,再从怀里摸一片新的出来。

    晃晃悠悠地走近熟悉的小屋,李白正要推门进去,蓦地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李白顿时警觉起来,双手环胸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在房子后面发现了一个人,不知道是死是活。

    李白把嘴里的树叶吐了,凑过去查看情况。这人穿得挺凉快,胸腹处裸露着大片皮肤,只是上面几道伤口纵横交错,还往外渗着血。再往上看,一条紫色的围巾遮住了他的下半张脸,眼睛紧闭,浓密的睫毛森森地垂着。

    正常的重伤人士不是歪着就是倒着,可这位不是,他还能保持坐姿,安安静静地靠在墙上,乍一看像是睡着了。李白蹲在旁边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心里琢磨着,把人救回去吧,先不说这人来历不明,自己的破屋就这么大,怎么挤下两个大男人;不救吧,人家正正好好靠在自己家的房子上,难道还要把他拎起来丢进树林里?那也太不像话了。

    李白最终还是决定救人,他站起来,抓住这人的右胳膊,想把他扶起来。还没等使力,李白的耳朵动了动,捉住一丝不寻常的风声,他一低头,躲过飞来的暗器。

    李白站直身子,朗声问道:“不知是哪位朋友大驾光临?”

    话音落地,不远处的树林里走出来几个人,个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李白眼睛一眯,回头看了眼安安静静昏迷着的蒙面青年,不可避免地走上以貌取人的道路。这几个大汉也不说话,自己人对视一眼,就掏出兵器向李白攻来。李白不进不退,伸手把怀里的树叶全摸出来,随随便便这么一扔,众大汉慌忙闪躲,有两位不幸被树叶擦中,“哎哟哎哟”叫了出来。

    “还不快滚?”李白淡淡地道。

    这几人眼力也算不凡,清楚李白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敌人,只好退散。小屋周围重又安静下来。李白俯身看了眼青年,摇了摇头,把他扶进了屋。

    李白的家很简陋,除了必要的家具以外看不见别的东西,空间也很小,但胜在干净,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酒香味。李白把人安置在床上,先取下腰间的酒葫芦放在桌上,又从墙角的矮柜里翻出些草药和绷带。回到床前,李白又检查了一遍青年的全身,在手臂和大腿上又发现了几道伤口。李白摸到青年腰间的时候发现他腰上挂了不少东西,摸出来一看,都是些小小的瓶瓶罐罐。

    李白仔细分辨了一下这些瓶子,发现从颜色来看,它们分为两个阵营。李白挑了瓶颜色浅的打开,凑近闻了闻,一股草药香。他又挑了瓶颜色深的,这回没敢凑太近,远远闻了下就一阵迷糊。李白把浅色瓶都扒拉过来,倒出几个药丸塞进青年嘴里,这青年伤得颇重,牙关紧咬,李白愣是花了不少力气才撬开。处理外伤也是用的青年自己的药粉,倒是省下了李白那点可怜的草药。

    包扎完青年身上的所有伤口,李白擦了把额上的汗,把浅色瓶子挨个举到眼前观察一番。不似寻常的金创药,倒像是自己配制的灵药。

    原来是个医生?李白想。那想来用毒也不会差,看他手无寸铁的,应该就是靠毒行走江湖的。暂时就先叫他医生。

    李白凑近去看躺在床上的医生,也许是药发挥了作用,他的脸色缓和了些许,但还是毫无血色。李白想起了什么,握住医生的手腕号了号脉,果然异常紊乱。李白认命地叹了口气,伸手贴上医生后心。

    如此一番忙碌之后医生的情况总算稳定下来,李白自己也累得够呛,歪歪斜斜地靠在床边喘气。盛夏的天气闷热,阳光从窗户照进来,照得李白的头发一片滚烫,李白胡乱揉了两把,又扯了扯衣服,低头一看,医生脸上的围巾还要掉不掉地围着。李白顺手把围巾扯了下来,露出医生的完整的脸。李白歪头看了看,嗯,不认识,不过还挺好看的。

    李白本来是要守在床边看医生什么时候能醒的,但天气实在太热,李白没一会儿就点头如啄米,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滑到地上去了,跟医生头挨着头。李白心说幸好医生还没醒,看了看天色,反正无事可做,干脆提早准备起了晚饭。

    到了晚上医生还是没醒,李白犯难地看着他,最终决定自己打地铺睡。李白本来嫌地上硬,怕硌得睡不着,但没想到特别凉快,于是他干脆把被褥都挪走,自己在地上睡了个四仰八叉。

    第二天清晨,李白刚醒就爬起来看医生醒了没,昨天救回来的人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地躺在那里。李白又给他做了遍检查,确定他正在好转之后才放心去做饭。李白一直都是自己住,平时一日三餐就随便对付,馋了就去镇上的饭馆。但现在家里多了个人,难道要把这随便弄的饭菜给人家吃?李白抓了抓头发,有点后悔把医生捡了回来。

    这一日李白不敢再随意外出,一是担心医生的仇家会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来犯,二是外面的太阳毒辣,即使自己内力深厚也难抵挡。从早晨起来开始李白就围着医生转,定时给他喂水,然后还要给他换药,再给他输点内力。闲下来的时候李白就坐在桌前喝昨天打回来的酒,喝着喝着就想起又该给医生喂水,于是又走到医生身边。其实也挺无聊的,但低头看看医生的脸,又觉得没那么无聊了。

    医生醒的时候是黄昏,李白正拿着把蒲扇坐在床边的地上无聊地扇着,给自己扇几下给医生扇几下。一抬头对上医生半睁不睁的眼睛,李白愣了下,扔了扇子起来看医生的情况。

    “醒了?”李白看着医生的眼睛,不知道它们还会不会再闭上。

    医生像是知道李白心中所想似的,吃力地又把眼皮撑开几分。

    “真醒了啊,那看来是没事了。”李白松了口气,心里一动。

    李白行走江湖也有几年,年少的时候自然是一腔热血,到处替人打抱不平,因为处事青涩栽了不少跟头。现在李白仍然侠肝义胆,但到哪都以自己为先,保证自己不会有事才去帮助别人,毕竟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但救人救到家里来,这还是头一遭。

    也是这人会逃,偏偏就靠在他李白的墙上了。李白看着被自己救活的医生,心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我叫李太白,是你的救命恩人。”李白一屁股在床头坐下,“你叫什么名字?”

    医生的眼睛转动几下,什么反应也没有,李白凑近了看才看到医生的唇瓣有微小的蠕动。李白一拍脑袋,怪自己粗心大意忘了医生伤重刚刚苏醒,正要说一句“你先好好休息吧”,发现医生的眼睛在瞄着自己的手。

    “你要这个?”李白举起右手晃了晃,“想喝水?”

    医生静静地看着李白,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是想吃饭?”

    还是不对。

    “想吃药?想换药?伤口又疼了?”

    医生干脆闭上了眼睛。

    李白没辙了,对自己并不善解人意的事实有了一个深刻的认知。他干脆把骨节分明的手掌递到医生脸边。

    医生看了看手,又看了看李白。

    李白在一头雾水中抓到了灵机,他把手拿回来,握住了医生搭在床上的手。

    医生的手轻轻挣了下,开始在李白的掌心上写字。医生的手不太利索,抖得厉害,李白仔细辨认着缓慢写就的笔画,还是个挺复杂的字。

    医生写完三个字后就曲起手指不再动了,李白道:“秦越人?”

    医生闭上了眼睛,默认了。

    人虽然是醒了,但这四肢僵劲不能动的,实在是让李白又提心吊胆了一阵,仔仔细细又检查了一遍才把心放回肚子里。秦越人看着李白的手在自己全身上下乱窜,眼里流露出感激之情。李白把秦越人的药从床边拿起来,晃了晃瓶子,问:“几颗?”

    秦越人曲起手指,轻轻在床上敲了三下。

    “三粒啊,我哪回都给你喂四粒,浪费浪费。”李白从瓶里倒出三粒小小的药丸送到秦越人嘴边,“张嘴。”

    秦越人张开嘴,药被一粒粒小心地塞进嘴里。李白又端来了水,喂秦越人喝下。李白本来想问“用不用输内力”,但他一想也知道秦越人不会同意的,于是他握住秦越人的手,玩似的搓了搓冰凉的手指,然后从掌心灌入内力。

    秦越人猛地睁大眼睛,手指挣了下,马上又不敢动了。李白道:“你放心,我的内力给你输一点又不会枯竭。”见秦越人还是看着他,李白笑了笑:“看什么,再看走火入魔了。”

    秦越人艰难地弯了弯唇角。

    输完内力,李白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坐不住,他又拿起床边的药瓶子,问道:“你自己做的药?”

    秦越人眨了下眼睛。

    李白笑了,道:“真是医生啊,医生还把自己搞成这样。”

    他又晃了晃装毒的瓶子,问:“毒也是你自己调的吧?”见秦越人又眨了下眼睛,李白好奇心起,到柜里翻了张纸出来。“我试试有多毒。”

    李白打开瓶子,往纸上倒了点药粉,粉末刚一沾到纸就把纸蚀出一个大洞,吓得李白立刻把瓶盖盖上了。

    “这么毒的!”李白目瞪口呆,他看了看动弹不得的秦越人,恍然大悟,“那些人,你手下留情了?”

    秦越人看来又恢复了点,能点头了。

    李白摇了摇头,道:“要不是我,你的命就交代在那些人手上了。”

    秦越人说不了话,整间屋里只有李白的声音,但李白并不觉得闷,还觉得挺有意思。他给自己和秦越人扇风,边扇边说自己以前行走江湖的趣事。

    “……那次我没搭理他,把他放走了,但谁知道他没两天又来找我。那时候我正坐在客栈里吃鸡腿,他突然冲进来打我,招招要取我性命,我为了避免损坏人家客栈的桌椅就跑到外面屋顶上去了。他还来杀我,我一看这不行,只好送他归西了。”

    李白摇了摇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你不想杀人,人家想杀你,你就只能杀人了。唉,可惜我那只油汪汪肥嘟嘟的鸡腿,好些钱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秦越人扬了扬唇角,眼里满是无奈的笑意。

    李白救人的时候以为会救回来块冰,没想到秦越人笑起来的时候一扫阴郁,连李白心里都暖呼呼的。他看了看外面,该做午饭了,秦越人好几天没正经吃东西了,这回怎么也得吃一点。然而李白嘴里说着鸡腿,本人却没有做鸡腿的食材和手艺,只好认认真真做了碗自认为是手艺巅峰的粥,给秦越人端了过去。

    秦越人刚喝一口的时候身体僵硬了一下,但李白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他只好又就着李白的手喝了几口,实在喝不下了才摇摇头。李白也不嫌弃,把秦越人吃剩的粥呼噜呼噜吃了,然后去收拾碗筷。

    晚上的时候李白搬到床上睡,但床实在太小,都没法翻身,李白又怕自己睡觉不老实压到秦越人的伤口,于是就在秦越人无声的目光注视下跑到地上睡去了,一夜好梦。

    两人就这样过了几天。李白为了照顾秦越人一直没有外出,最多只在房子周围转两圈透透气,他平日里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到哪都少不了刀光剑影,有时候睡觉睡到一半还要爬起来打架。这几天跟秦越人住在一起,陡然闲了下来,虽然有些不适应,但心里却很踏实。

    有自己随身携带的药和李白的精心照料,秦越人恢复得很快,不仅能说话了,还能撑着身子坐起来。秦越人告诉李白自己又叫秦缓,李白觉得哪个都挺好听,于是阿缓越人秦兄乱叫一通。

    这一日李白见家里的存粮快要告磬,两人又吃了几天的粥配青菜,嘴里快淡出鸟来。李白决定去附近抓点野味,临走的时候把毒瓶子都放在秦越人枕边,想了想觉得还不放心,又塞给他一把匕首。

    李白没一会儿就打着一只肥硕的野鸡,提着鸡快步走回家,离老远就听见哀嚎声。李白心说这么准的啊,直接就冲到门前,果然看见秦越人坐在床上勉力与四人打斗。

    其中两人已被毒倒,躺在地上不停翻滚,其他两人围在床边,正准备给秦越人致命一击,突然感觉身后传来异样的风声,刚回头就被人抹了脖子。

    “大河之剑天上来!”

    两人难以置信地倒下,另两人看了这一幕,艰难地想往门外爬,李白看他们就像两条离了水的鱼。不能留他们,李白又是两剑落下,取走两人性命。

    李白找了块空地把四人埋了,回家看见秦越人蹲在地上缓慢地清理着血迹。李白吓得差点魂飞天外,赶紧把秦越人扶到床上。

    “怎么下地了?哎呀这点小事我处理就好了嘛。”李白查看着秦越人的伤口,并没有裂开。“刚才伤着你没?”

    秦越人摇了摇头,道:“太白,这次冒险了。”

    李白挠了挠头,道:“对不起。”

    “我不是这个意思。”秦越人道,“如果你晚点赶来,不仅我送了命,你也截不到这些人。”

    李白“嘿嘿”一笑,道:“我是故意的。堵人是主要的,打野味是次要的,毕竟你比野味重要多了嘛。”

    秦越人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李白拜托住在附近的猎户的妻子把鸡烧了,晚上他和秦越人两个人坐在桌前大口吃着来之不易的肉。秦越人刚能下地走路,李白就让他没事多走走,但不能累着。秦越人咽下一口肉,突然开口道:“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你是我救回来的,不信你信谁。”李白随口道。

    秦越人放下筷子,静静地看着李白。李白投降,道:“如果你想杀我,这么多天,你有数不清的机会可以把我毒死。”

    秦越人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些人追杀我,是以为我身上有我师父的药经。”

    “那你师父一定很厉害了。”李白随口道。

    秦越人笑了笑,笑容十分讽刺悲凉。

    李白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岔开话题:“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你以后会不会永无宁日?”

    “不至于,那几个人只是和我师父走得比较近而已,再加上瞎猜。”秦越人道,“哪里有什么药经,百药运用之法,全都在我们师徒的脑子里。”

    说完,他又笑了笑,道:“我不该还叫他师父的,我不是他的什么徒弟,只是条被利用了的可怜虫。”

    李白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秦越人抬眼看他,道:“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李白盯着秦越人的眼睛,笑问:“真的?”

    秦越人回应着李白的目光,但到底还是扛不住,率先移开视线,脸颊爬上一点可疑的红色。

    “我先帮你把衣服补了吧,看着丢人。”秦越人道。

    李白本来是笑着的,听了这话嘴又扁下去,往秦越人的碗里夹了块鸡肉。

    有很多财主聘请李白给他们当杀手,李白都拒绝了,自己也没份正经工作,自然是两袖清风,穷得叮当响。李白只有一身还算像样的衣服,自然是宝贝得不行,但毕竟穿得太久,不仅旧了而且也有很多地方需要缝补。

    屋里点了盏油灯,李白趴在床边,借着昏黄的灯光看秦越人给他缝衣服。秦越人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冷然的五官在光线下也显得温润。清风送入屋中,屋外有树叶的轻响,还有蝉鸣。

    三天之后,李白打算重出江湖了。

    他嘴里叼了根树叶,靠在门上看秦越人收拾东西。他们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就是把家里为数不多的东西都装起来带走。秦越人背上背了个自己编的药篓,看上去还真挺像个医生。

    等秦越人收拾完出来了以后,李白吐掉树叶,道:“走吧。”

    秦越人回头看了看自己待了许多天的屋子,问:“你就这么舍得?”

    “我们还会有很多个屋子。”李白笑了笑。

    秦越人默然。

    他绕到屋后,看了眼墙壁,回头问李白:“你就是在这救的我?”

    “是啊。”李白道,“我当时还想,谁这么会靠,靠在我家墙上了。”

    秦越人笑了笑,道:“挺有缘的。”

    “是挺有缘的。”李白也笑了,“走吧。”

    他们并肩离开小屋,从那以后,江湖迎来了神医和天下第一剑。

    END

评论(5)
热度(91)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