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信云】大龙和子龙

    王者荣耀,韩信x赵云。

    赵云奔跑在通往大龙坑的路上,心脏咚咚咚跳得厉害,脚底踩着的风都带着一股有去无回的悲壮。

    刚才团战,赵云顶在前面扛了一波伤害,实在不行了才绕到后排输出,孙尚香让他赶紧回家,他就跑了。本来是躲在草丛里回城的,条读到一半他想起来大龙还没被击杀,于是中断回城绕了个弯去大龙坑。

    悄咪咪从后面靠近,一个红彤彤的人影出现在赵云眼前。原来是韩信在单挑大龙。赵云愣了一下,本来还悬着的心立刻就放下了,他静静地站在后面,瞅准时机冲过去,一枪就把大龙带走了。

    杀了大龙,赵云觉得自己这条残命又焕发了光辉,心里十分安宁,闭上眼睛引颈就戮。等了一会儿也没见韩信动手,赵云疑惑地睁开眼睛,看见韩信脸上什么神采都没了。赵云一下就慌了,寻思着难不成我低估了龙没杀到对重言的伤害?他试着叫了叫韩信:“韩前辈?”

    韩信愣愣地看着倒在他脚下的大龙,对赵云的呼唤毫无回应。

    赵云又叫了一声:“韩前辈?”

    韩信愣愣地抬头,看着眼前模样凄惨的赵云,张了张嘴,没说出话,嘴扁了下去。

    刚才他们五人开龙,打到一半敌方赶了过来,其他人担心混战之下这条龙再让对面哪个手抖放歪技能的人给抢走了,于是且战且进,慢慢把敌军都逼出龙坑,只留个韩信在里面。韩信虽然平时杀起人来状如疯狗,但也很懂得配合队友,此时肩上落了个单杀大龙的任务,自然不能辱了使命。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大龙只剩丝血的时候,就在大龙最后一击把他震上天的时候,就在他落下就可以了结了大龙的时候,突然有道银影闪进坑里,一枪把大龙刺死了。

    这身影他太熟悉了,当下就上下牙齿狠狠一嗑,在脑袋里把赵云干了千八百遍。赵云还想叫第三声,一个“韩”字都出口了,韩信抬起头,恶狠狠地问他:“你叫我什么?”

    赵云愣了愣,改口道:“重言。”

    韩信瞪着赵云,突然就泄了气,像皮球一样瘪了下去。

    大脑刚分析出“龙被抢了”这条信息的时候韩信确实想一枪穿了赵云,可是赵云现在也是残血,全身上下没一处好的地方,韩信看了心直揪揪,特想说唉你小子怎么这么冲,我掩护你回城吧。他倒是没忘了赵云敌军的身份,可是加上抢龙这条也构不成打赵云的理由,他心疼地看了赵云两眼,垂下头,转过身摆摆手。

    赵云不太明白情况也知道自己让韩信伤心了,心里挺愧疚,但情况紧急,只能先跑路,有事回家再说。赵云就在大龙坑里坦然地回起了城,韩信背对着他站着,好像还回头看了他一眼。条读完了,赵云稳稳当当降落在泉水里,跑了几圈之后就去下路支援了。

    韩信的血也没剩多少,但还是可以浪的,可他垂头丧气的,整个人散发着只有残血才有的颓败气息。他深吸了口气,准备再去杀个小龙长长精神。这个时候,刘邦传送到了他这里。

    “君主?”

    “我看了地图,你和赵子龙一动不动地僵持太久了,我有点担心,就传送过来看看情况。”刘邦解释道。

    “那你看不见我半血他残血吗?你觉得我会被他反杀?”

    “不是啊,重言的能力我还信不过吗?”刘邦笑眯眯地说,“我这不是怕你对媳妇下不去手,过来帮忙了嘛。”

    “……刘老三,你好狠的心。”

    刘邦笑了笑,全当没听见。

    韩信振作起来以后又开始跳来跳去清野,刘邦背着手慢悠悠跟在他后面,偶尔还出手抢个野,气得韩信想控诉为什么不能杀队友。刘邦没一直跟着韩信,打团的时候传送走了,韩信一个人提着抢赶过去,心里还苦兮兮地想着他那条龙。

    大概是赵云极限抢主宰振作了士气,对面逆风翻盘,韩信他们没撑多久就被爆了水晶。韩信又气又苦,只想搂着赵云乱蹭泄愤。他去找赵云,离老远就看见自己的心尖尖被几个人围着。赵云队里全是女脆皮,坦克都在韩信这边,所以赵云只能站出来帮姑娘们挡伤害。

    韩信看着四个女生围着赵云,心里可不是滋味,他想“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脆皮子龙才伤成这样的”,又想“打他的都是我这边的人,说不定还有刘老三的份”。这么一想,韩信胳膊一抡,结结实实砸在凑过来的刘邦的面盘上,疼的刘邦差点没把舌头咬断。

    “呜呜呜,弑君啦弑君啦,以下犯上啦,没有王法啦,一代英主究竟为何惨遭部下殴打?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韩信没理会刘邦低声的喋喋不休,他抬了抬下巴,提高声音叫道:“子龙。”

    这两个字叫得荡气回肠磁性迷人,韩信自己十分满意。只见赵云扭过头来,脸上的表情有点呆,他看着韩信,问:“什么事?”

    “晚上吃什么?”

    “啊。”赵云低头看了看平均比他矮一个头的姑娘们,“我们要去开庆功宴,你自己吃点吧。”

    “……”韩信想把舌头咬断。他听见了刘邦的憋笑声。“那你早点回来啊。”韩信挤出一个笑容,努力扮演温和的丈夫的角色,冲赵云摆了摆手。

    眼巴巴地看着赵云走远,韩信感觉脖子一沉,刘邦的猪爪子已经搭了上来。“要不咱也开个庆功宴?”刘邦笑得贼贱,好像刚才被打脸的根本不是他。

    “得了吧,咱开不叫庆功宴,叫散伙饭。”韩信冷笑完又叹了口气,“要不咱俩喝酒去吧。”

    “那我不行,你找子房。”刘邦说完,没等韩信答话就摸出手机拨通张良的号码:“歪?子房?你在家吗?不在家啊,那正好,重言感情受挫了你陪他喝点酒吧。我?我还有事呢,行啊,那就这么说定了,挂了啊。”

    “李白开的那家酒吧。”刘邦扬了扬手机,“去吧,韩跳跳!”

    “你妈的刘季。”韩信骂道,“调酒师是不是扁鹊?我看你是存心想把我毒死。”

    “有酒喝都不高兴,你瞅你火喷得快赶上周瑜了。”刘邦摇了摇头。

    刘邦回家逗仓鼠去了,韩信背着手大摇大摆地走在路边。李白的酒吧特别好认,又大又招摇,韩信走进去,一眼发现了同样特别好认的张良。

    “欢迎来到青莲酒馆,恋爱咨询师张子房为您服务。”张良推了推他的单片眼镜。

    韩信跟张良说话的时候不敢像跟刘邦说的时候那样骂骂咧咧,即使这样他还是气的笑出声,拉开张良旁边的椅子一屁股坐下,招呼服务员上酒。

    端上来的果然是一杯绿油,韩信看得眼睛都直了,他下意识地看向张良那边,只见他们三个里看上去最柔弱的张良面不改色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说吧,遇到什么恋爱烦恼了?”张良云淡风轻地问。

    韩信到底还是不甘认输,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杯。他抹了抹嘴,决定从头说:“子龙他,呃,抢了我的大龙。”

    “一条大龙而已嘛,一局能打三个。只要你愿意,它永远就在那里等着你。”

    “不一样的!你今天没上场,不知道,我奉命于危难之间,独自与大龙纠缠,英姿飒爽意气风发,本来大龙已是我囊中之物,就在最后一刻!子龙冲过来一枪带走了。”

    “他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他的嘛。”张良依然很平静。

    “也不一样!一个杀不着大龙的韩信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你可以当一封被酱油泡过的信……呃,我是说,你还有塔。”

    “还是不一样!”韩信沉痛地说,“塔是死的,龙是活的,杀龙让我更有成就感!”

    “你家子龙也是龙,你俩在床上杀个八百回合岂不是更爽。”

    韩信差点没把嘴里的绿油喷出来。“行啊军师,学坏了啊。”

    “耳濡目染,近墨者黑,每天跟在你们俩智障屁股后面忙前忙后,不知不觉中我也染上了污浊的颜色。”张良叹息着,右手握了把空气模仿诸葛亮摇扇子。

    服务员又端上来两杯酒,这回是红油,韩信一回生二回熟,绿油下肚了就不怕红油,端起来就往嘴里灌。张良又问道:“不能只是一条龙的事吧?”

    “还有啊。”韩信说,“他打完跟四个妹子去吃饭,都不跟我回家。”

    “还有呢?”

    “他还叫我‘韩前辈’,还叫了三声,第三声被我堵回去了。”

    “这算什么。”张良摇头,“他什么性格你不知道,跟诸葛亮商量作战方案完了之后还要作揖,给刘备的鸟顺完毛之后还要双手奉上,每次出场都说‘赵子龙,参见!’,叫你声韩前辈怎么了。”

    “我当然知道啊,他只是在外面才这么叫我。”韩信说,“但是我还是想……”

    我还是想他能不那么拘谨,脸皮厚一点,在外面也能依靠我,能坦然地在所有人面前叫我的名字,一丝不留的展现我们的亲昵。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我不跟他说话他就不跟我说话,每次都要我先把恩爱秀起来,他再傻呆呆地回应。

    “明明我是不一样的啊,为什么他就不能区别对待我一下呢。”韩信越想越憋屈,抢过刚端上来的还冒泡的紫水干了,又喝了口黄澄澄的酒。

    张良还是摇头,心想恋爱狗的世界我不懂。

    韩信趴了一会儿,看张良优雅地抿酒,突然坐了起来。

    “干啥呀,终于醒悟了?知道自己很幼稚了?还是看见落单的鲲了?”

    “都不是。”韩信说,“突然想见子龙。”

    “去呗。”张良摇头晃脑地说,“喝酒的时候想着的人,喝完了就去见他,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谢谢你了啊兄弟。”韩信笑了,露出一口白牙,“酒钱就麻烦你了。”

    还没等张良说话,韩信就一溜烟跑出了酒吧,把张良的气急败坏都抛在脑后。
   


    赵云吃完饭已经十一点了,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觉得韩信如果还醒着,这个时候该等急了。

    他加快脚步走到家,打开门,屋里漆黑一片。赵云心说这是睡了,弯腰脱鞋,走进屋里把衣服脱了。后腰突然被一个冰冷的金属物抵住,赵云立刻不敢动了。

    他全身都绷紧了,拳头攥了起来,直到后面的人往他脖子上吹气,他才又放松下来。

    冰冷的东西挪开了,取而代之的是温热的怀抱。韩信轻轻咬了口赵云的耳朵,赵云没躲开。他无奈地问:“怎么还没睡?”

    “等你呀。”

    “等我干什么?”

    “见你呀。”

    “白天不是还见了吗?”赵云拖着韩信往屋里走,爬上床把剩下的衣服脱了,刚躺下去还没进被里,韩信压了上来。

    赵云觉得不太对,但他先闻到了韩信身上的酒味,于是他的注意力先放在了这上面:“你喝酒了?”

    “是啊,喝的不多。”韩信说,“但是不想浪费。”

    他把一条腿挤进赵云的两腿之间,嘿嘿笑了两声,仿佛隔着黑漆巴乌的空气看见了赵云涨得通红的脸。

    大龙没杀到,子龙可不能跑了呀。

    END

评论(13)
热度(217)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