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关于

【英零】两个脆皮的爱情

    王者荣耀paro,伪白鹊,伪鱼药,ooc。
    哈哈哈哈哈哈哈敏感词居然是……

    1.

    “新赛季怎么来的这么快。”天祥院英智叼着雪糕,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朔间零正拨弄着他心爱的吸血鬼伯爵刘邦,端着杯红酒的白发伯爵被他拨得三百六十度转了好几个圈。朔间零头也不抬地问:“怎么了?”

    “我还沉浸在最后一天连着八次碎同一颗星之中呢。”

    “那不是更好吗?新赛季正好让汝重振雄风。”

    天祥院英智本来正对他那根雪糕又舔又咬施加残害,听了这话眼睛一亮,笑吟吟地凑到朔间零脑袋边,往他耳朵里吹了口气。

    朔间零一口西瓜差点没噎死,他说不出话,只能瞪大眼睛表达自己的疑问。

    “重振雄风呀。”天祥院英智眨了眨眼睛说。

    2.

    天祥院英智走了以后朔间零退了游戏,进哔站点开他最爱的视频。刚看到橘右京被钟馗勾走壮烈成一血,扣扣就响了起来。朔间零把通知栏往下拉,是天祥院英智的消息:「排位吗?」

    「排。等吾辈进游戏。」

    朔间零关了视频,先是重启了一下手机,然后才慢悠悠进了游戏。一进去就看到天祥院英智发来的邀请,他加入以后开始匹配,两秒钟大家差不多就都进去了。朔间零本来想用刘邦,但看天祥院英智又秒选李白,只好又选了扁鹊。想了想,朔间零又发了句:「我打野。」

    这话一出他自己都有点尴尬,果然有人质疑。三楼的马可波罗:「扁鹊打野?」

    朔间零还没来得及回话,李白的头像左边冒出一个气泡:「不行吗?」

    马可波罗不说话了。

    3.

    天祥院英智又说:「扁鹊跟着我。」
 
     又来。朔间零翻了个白眼。每次天祥院英智都让他跟着他,虽然天祥院英智确实技术过硬,但他还是很担心两个脆皮会被对面打爆。

    这次他说什么也得反抗一下,好歹他以前也是个血条让人看了犯密集恐惧症的刘邦。于是他说:「吾辈跟坦克。」

    「没有坦克呀!」

    朔间零低头一瞅,确实没有,五楼大哥还没选英雄。朔间零顺便看了眼下面的ID,这一下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这时,五楼的头像从问号变成了庄周。天祥院英智成功打脸,坦克兄语气十分轻快。

    「来啦来啦。」噗咔噗咔噗说。

    4.

    进入加载界面,朔间零抓紧时间低头吃了口瓜。瓜就放在床上,被他用两只胳膊圈着,他一低头就能把脸埋进瓜里。

    门在这个时候被推开,朔间零回头一看,深海奏汰端着手机进来了。

    “早啊奏汰。”朔间零随口招呼道。

    “不早啦,太阳都晒屁股了。”深海奏汰用屁股关上门,低着脑袋走到朔间零床边,然后爬到他的上铺上。

    深海奏汰是朔间零的室友,同寝的还有一个日日树涉,是个兰陵王。据说日日树涉是因为看中了兰陵王的小辫子才选了这个英雄,他觉得兰陵王的品味很棒。

    “真是神奇呀,居然能匹配到室友。”深海奏汰说。

    朔间零笑了笑:“有缘。”

    5.

    朔间零第一眼看见庄周的时候就觉得这个英雄非常的适合深海奏汰,正好深海奏汰在他旁边,于是就把手机递给人看。没想到深海奏汰就这么被他拉入坑了,朔间零现在想想觉得既不可思议又顺理成章。

    不同于一般的男生,朔间零对杀人没什么兴趣,倒是想让自己尽可能的肉,对方打也打不死,那才是真的爽。深海奏汰已经玩了庄周了,朔间零看了一圈,最后挑了个刘邦。

    本来他以为自己会一直玩刘邦玩到宗师,没想到天祥院英智听说他入坑了之后在他和刘邦之间横叉一脚,硬拉着他去玩扁鹊。而且理由也很无聊,居然是什么“听说李白和扁鹊是cp耶”,朔间零只想翻白眼,他觉得那个什么,韩信,还有随便谁谁谁,都比扁鹊更像李白cp。

    朔间零本来还抱着自己新买的吸血鬼伯爵不放,经不住天祥院英智的死缠烂打,最后还是买了个扁鹊。

    “吾辈宽宏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完美履行长辈的职责,不跟小孩一般见识。”他这么跟日日树涉说。

    日日树涉回了他一个amazing。

    6.

    开始玩的并不顺利。扁鹊的躯壳刘邦的意识,后果可想而知,连着五把评分最低,以为自己还是那个看谁谁犯病的刘邦,实际上只是个脆皮,每次都大义凛然地往前冲,然后第一个被打死死。

    朔间零非常郁闷,他看了看自己的战绩,觉得还不如挂机,说不定出去以后还会被队友举报。就在他眉头深锁的时候,对话框里突然弹出了天祥院英智的消息。

    三千世界(李白):扁鹊跟着我吧。

    7.

    又是这句话。朔间零想。

    天祥院英智追他就是用的这句话,在一起了还是用这句话。本来他以为自己都快忘了,这下直接又被拉回大二那年夏天。两个人蹲在树下避暑,无聊地看蚂蚁搬家,天祥院英智冷不丁来了一句:“你跟着我吧。”

    朔间零随口问:“跟着汝有什么好处?”

    “我保护你呀。”

    “可别,就汝那小身板,吾辈保护汝还差不多。”

    天祥院英智笑得傻兮兮的:“那你保护别人,我保护你。”

    8.

    所以自己当时是怎么被这种等级的告白给套住的?朔间零百思不得其解,他想回一句「不用了」,但看了看自己的战绩,又想起天祥院英智大号还是最强王者,只好顺从地跟在天祥院英智后面,清清兵,打打怪,遇到敌人就放波技能。

    在这划水般的打法之下朔间零很快就混到好几个助攻,天祥院英智也有意地在让人头,朔间零的战绩总算不那么难看,估摸着也能逃脱又一次被举报的命运。

    他记得李白也是个脆皮,看血条还没他肉,但是跟在天祥院英智后面,再加上队友不时的配合,居然就这么推了对面的水晶。

    出来以后朔间零还有点恍惚,看着天祥院英智发过来的「以后都让我保护你吧」愣了一小会儿才回了句「好」。现在他当然知道了自己当时是答应了怎样一件大事,同时也想起了某些之前被他忽略了的东西。

    他连着五把被对面打爆,天祥院英智之前都满地图浪,第五把突然站出来救他。当时他还挺感动的,现在想想,这混蛋八成是故意的。

    9.

    这场他们五个汉子对五个妹子,一进去他们的刘备就感慨道:「哇,没有妹子的污浊世界。」

    「战场不需要脂粉!」马可波罗说完就冲向了红buff。

    「??马可你崩人设了!」

    开场就这么闹腾啊。朔间零摇了摇头,操作方向盘去了中路。

    他还没跑几步,深海奏汰已经骑着大鱼开始清兵了。

    10.

    有坐骑就是好啊。朔间零心里叹息着,默默在窝边等候。等蓝buff降落在坑里以后,他第一时间丢出一波二技能。

    一级单杀buff还是有点累,朔间零血条都让爸爸磨掉了点,这时候旁边突然窜出个李白,照着buff屁股就来了两下,之后又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天祥院英智估计以为自己很帅,但在朔间零眼里只有傻和骚。

    朔间零继续收自己的蓝buff,快打死的时候前面突然打了起来。他收掉buff出去一看,原来是李白跟小乔打了起来。

    这小乔估计是看朔间零在这打buff,想过来蹭一把,没想到草丛里窜出来个李白,登时便战得难舍难分。等朔间零出来以后,小乔自知不敌,灰溜溜钻回塔下。

    朔间零转身就跑,准备顺势入侵对方的蓝,天祥院英智还是跟在他后面。

    11.

    对面的蓝buff拿的非常轻松,绕回中路清了拨兵之后又跑回自己的野区清野。没想到正好撞见对面王昭君在攻击自己的蓝爸爸,哪能让她得逞!

    朔间零幻想自己是赵云,英武地提枪上前,然而他只是个扁鹊,想象中他挥枪出击,实际上他只是在对方脚下扔了坨屎。

    扁鹊这个英雄的一大特点就是不管哪个皮肤手里的毒看起来都特别接地气,初始是风油精,然后陆续出了红花油和注射器,刚结束的赛季的专属皮肤拿了瓶金灿灿,看着是好看,只可惜被大家说成了地沟油和屎,并且两种说法僵持不下。

    哪那么麻烦,地沟油味的屎不就得了。朔间零觉得自己理解不了凡人的思维。

    12.

    一个小小的蓝buff引发了4v4的团战,朔间零看着一群刚升四级没多久的人在龙窝里团,表示非常不理解为什么要为了区区一个buff团。

    他这么想着,就问了出来,上铺深海奏汰在上路开开心心拱了一个塔,此时刚过来支援。深海奏汰说:“这都打了快四分钟了,有的人还一个人头没有,着急了嘛。”

    他又呵呵笑了两声:“哪有什么理由,想团就团嘛,什么都可以是开团的借口。”

    朔间零想想也是,往人群里丢了坨地沟油味的屎,抬头就看见深海奏汰的胖鱼被蓝爸爸拍了一巴掌。

    “敢打我的鲲!”深海奏汰小声嘀咕,下一秒蓝爸爸就被他的胖鱼给拱死了。

    朔间零看着本来是自己带头入侵的蓝被别人给收了,心里五味杂陈。

    13.

    这场团战最后以二换三结束,窝里躺了一地尸体,活着的人如丧家之犬般四散奔逃,朔间零本来想继续去打野怪,丝血的李白冲到他面前。

    无耻。朔间零看着不回城却在自己面前晃悠的天祥院英智,脑子里只有这个词。

    扁鹊被迫停住。李白也停住,还围着这个不像炼金王倒像路边卖炸串的小贩的扁鹊转了两圈。扁鹊双手举起放了波二技能,李白头顶上冒出个“1”,这下他不跑了,乖乖地让扁鹊给他奶,俩人身上的印记慢慢叠到五层。

    钻进塔的保护范围以后李白突然不动了。朔间零还以为他吃饱了终于要自己行动了,正准备继续去收野,对话框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三千世界(李白):「最后还是跟着我了。」

    ……你是小孩?

    噗咔噗咔噗(庄周):「扁鹊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奏汰你也来??

    东山花灯路(扁鹊):「你俩消停会儿吧。」

    14.

    [全部]修我戈矛(孙尚香):「yooooooooo」

    [全部]鬼灯夫人(钟无艳):「修罗场!」

    [全部]你压我头发了(大乔):「有基情!」

    朔间零一愣,往上翻翻看,果然看见天祥院英智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咋的,发了个全部,而深海奏汰居然也跟着发了全部。

    [全部]东山花灯路(扁鹊):「……」

    [全部]你压我头发了(大乔):「扁鹊小哥哥,到底谁是你男朋友?」

    李白和庄周几乎同时发了个「我」。

    [全部]东山花灯路(扁鹊):「汝等别闹了。」

    [全部]鬼灯夫人(钟无艳):「我觉得是李白」

    [全部]鬼灯夫人(钟无艳):「因为庄周的ID」

    [全部]鬼灯夫人(钟无艳):「不是一个画风」

    15.

    “我很委屈。”深海奏汰说。

    “谁让汝没事凑热闹。”

    “零就这么让天祥院君拐跑了,作为你的娘家人,我当然要小小地惩罚他一下嘛。”深海奏汰慢悠悠地说。

    朔间零窒了下,掩饰尴尬地咳了一声。

    “你们两个的ID是怎么回事?”

    “他翻歌单的时候随便挑的。”

    “原来是这样。”深海奏汰摇了摇头,“没有我的真实可爱。”

    16.

    对话框小剧场暂时结束,因为六个人都停下来打字,就被剩下的人钻了空子。然而自己保护自己的队友,朔间零打完字发现旁边快打起来了,于是上去又参了波团。

    又是一场惨烈的55,朔间零位置没找对,直接被对面的荆轲摸到,几下打死了。顶在最前面的深海奏汰一鱼难敌六手,扛了波伤害也挂了。李白带走俩人之后被小乔终结。

    大乔逃出生天之后也不忘发消息:「原来还是模范修罗场,活着的时候一块活,死了也要一起死。」

    孙尚香把她的话美化了一下:「生当共枕,死则同衾。」

    朔间零觉得还是没有妹子的污浊世界更好一点。

    17.

    复活以后天祥院英智发了个进攻暗影主宰的消息,然而跟他去的只有朔间零,别人要么在打野要么在杀人要么在推塔,尤以骑鱼庄周推塔推得最欢。

    李白扁鹊一前一后包围了大龙,一个正面肛一个隔着墙输出。两人被大龙一掌轰上天,又同时落下,然后纷纷炸技能,大龙坑里顿时喧闹起来。

    “夫妻同打大龙呀。”深海奏汰跟着凑热闹。

    朔间零胳膊没撑住,脸差点砸进西瓜里,他翻了个身躺在床上,假装自己打得太投入没听见。

    不料上铺又传来一句:“不对,是夫夫。”

    ……还不如不改。朔间零深吸了口气,冷冷地说:“奏汰,汝什么时候也这么吵了。”

    深海奏汰笑了一声,不说话了。

    18.

    到底是脆皮,打了一会儿天祥院英智就不行了,朔间零赶紧绕出来帮他扛伤害。然而大龙乃天外之物,不是区区凡人就能抵抗的,尽管朔间零边打边奶,血条还是很快见了底。

    朔间零寻思着,吾辈不能死,于是他掉头跑了。

    跑了几步顶端消息提示:李白击杀了主宰。

    朔间零一口气还没松下来,顶端又有提示:主宰击杀了李白。

    评论区刷起了一片敌方的哈哈哈哈哈哈。

    19.

    朔间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虽然之前他俩玩游戏也是互相坑,当对手的时候甚至还拼过好几回。朔间零记得有一次天祥院英智也玩扁鹊,两个扁鹊开场六分钟内来了三次同归于尽,双方队友都很害怕。

    然而这次朔间零觉得是自己坑了天祥院英智,把他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危险的地方,于是他靠在塔后面打字:「对不起,吾辈只顾着自己逃命。」

    对话框很快刷出一条新消息,估计是天祥院英智因为死了所以打字飞快:「好在你活了下来。」

    朔间零愣了愣,把脸埋进了床单里。

    20.

    [全部]鬼灯夫人(钟无艳):「就是李白,没跑了」

    朔间零还没来得及思考要不要说话,滚进来一条新的消息。

    [全部]别抢大爷人头(马可波罗):「你俩到底是不是情侣啊??」

    ……马可汝不是在专心推塔吗!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破事干什么!

    [全部]三千世界(李白):「不是。」

    朔间零愣了一下,胸腔里的那玩意突然剧烈跳动了起来。

    [全部]三千世界(李白):「我们是夫妻。」

    宛如一支强心剂。朔间零顿时就放松下来,身体里甚至还升起几股暖意。

    朔间零没有打字反驳,而他刚才还说深海奏汰吵。深海奏汰又不高兴了,他说:“涉说得没错,零果然重色轻友,吃里扒外。”

    “天地良心,以前跟英智走得最近的明明就是涉他自己。”

    深海奏汰冷哼一声。朔间零感到非常心累。

    而且他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是深海奏汰跟他们组成了这个修罗场。

    21.

    修罗场后来还发光发热了一回。朔间零在下路被草丛里的荆轲暗算,闪现之前就交了,此时是毫无还手之力,腿都迈不开。眼瞅着残血,深海奏汰强势插入,鱼尾巴一扫就冲到荆轲前面。

    朔间零得以逃出生天,连忙跑路,边跑还边对空气放了个二技能回血。

    降落在泉水里的时候对话框弹出来条消息。[全部]噗咔噗咔噗:「最后扁鹊还是由我来守护!」

    天祥院英智愤怒了,天祥院英智坐不住了,天祥院英智准备攻击了。

    [全部]三千世界(李白):「走开。」

    22.

    最后他们有惊无险地推了水晶,这场耗时甚长,虽然也不排除是大家都在打字拖慢进度的可能性,但杀的也确实惨烈,硬给拖到了二十分钟以后。

    扁鹊是一个存活时间越长战斗时间拖越久越有用的英雄,加上朔间零前期就死了两回,最后几分钟疯狂拿人头,结算的时候还给他算了mvp。

    朔间零终于又捡回了那块被他冷落多时的瓜,边啃边看数据。深海奏汰从上铺爬下来,朔间零含混不清地问:“要走了?”

    “是呀,我去看看千秋什么段位了。”深海奏汰说,“对了,我们下次要不要一起出cos?修罗场不能白当啊。”

    “汝想出什么?”

    “西汉组怎么样?刘邦韩信张良。”

    朔间零思忖着,觉得自己可以胜任刘邦,但是另外两人……嗯,谁韩信谁张良啊。

    “再换一个?”

    “那大唐三傻怎么样?”

    这次是天祥院英智担任李白了。朔间零想了想李元芳,果断摇头。

    深海奏汰思考了一下还有什么三人组合,然而手机响了,估计是守泽千秋在叫他,于是他赶紧走了。

    23.

    朔间零点开之前那个视频继续看,看完以后又点开另一个。在看到一半的时候他关了视频给天祥院英智发了条扣扣:「奏汰说有机会想一起出cos。」

    「好啊,是他自己要当电灯泡的。」

    「……汝够了。」

    「先不说这个,我进来了哦?」

    朔间零疑惑地放下手机,看见天祥院英智推开他们宿舍的门晃了进来,手里还拎着午饭。

    24.

    朔间零端着饭盒,想起刚才那局排位,冷不丁问了一句:“吾辈下次还能拿mvp吗?”

    天祥院英智愣了一下,说:“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朔间零就笑了:“比吾辈还脆的脆皮。”

    天祥院英智很不服气,用一块肉堵住了朔间零的嘴。“醒醒,我上王者的时候你还没入坑呢。”

    脆皮怎么了,脆皮也不影响我爱你呀!

    这话他没好意思说出来。

    END

评论(3)
热度(58)

© 去以秋云 | Powered by LOFTER